快报 |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 

2021-03-30 19:00:00  2451518

【那些人那些事】剑桥食堂/永乐多斯

星云

一大早,我还捧着咖啡在看报呢,宿舍管家就来敲门说有访客。我匆匆下楼,只见客厅里,小马和一沙靠着门口站着。

我有点惊愕地望着他们,心里想,这么早来,不会发生了什么事吧?

大概是读到我一脸的问号,一沙忙把手上的提袋朝着我晃了晃,说;“我们刚才去阿里的店里买了一只鸡回来。”阿里是剑桥巴基斯坦小超市的老板。

我点点头,但是除了疑惑地看着他们,我不知道要怎么样接腔。

这时小马嗫嗫嚅嚅地说话了。“大姐,那天听你说你这次来剑桥,随身带了几包咖哩粉以后,我们两个不知道为什么就开始想吃咖哩鸡了,所以……”

“所以,我们就决定……”一沙和小马一唱一和还配合得真不赖。

“要我帮你们煮咖哩鸡?”我现在终于明白他们的意思了。

他们有点不好意思地笑着点头。一沙是警官,小马是军官,两人都是被政府保送来这里参加进阶课程的。大概宿舍餐吃怕了,想吃点家乡味又不会煮,这会儿想到找我煮咖哩鸡,也真是“走投无路”了。

“我不是土生土长的马来西亚人,煮的咖哩鸡恐怕不够地道哦。”可是话还没说完,他们就飞快地把鸡交给我,说:“大姐,太谢谢你了,我们现在就赶去上课了。”说完,他们转身就走。我赶快叫住他们,“那你们准备什么时候来吃呢?”

“当然是越快越好!”两人异口同声。

我点点头。“好吧,那就晚上见啰!”

“谢谢你,晚上见!”他们踏着轻快的脚步走了。

安慰了游子的心


那晚,他们还带了两位朋友一起来,不但咖哩吃得连汁儿都没剩,一锅饭也清洁溜溜。而我这个“咖哩大姐”的大名也由他们四处宣传而声名远播,从此煮饭烧菜成了我在剑桥大学当访问学者时的副业。一时之间,近悦远来,好些台湾的、香港的、马新的学生都拜倒在我的咖哩鸡之类的家常菜下,就连那一年学院谢师茶会,我的咖哩鸡也登上了长桌和学生们从伦敦马来西亚餐馆订来的沙爹相互争辉,真是我去英国前始料未及的呢。

其实我厨艺不精,之所以能打出“知名度”,最应该要感谢的是让我可以挥洒自如,也让他们可以吃得自在的宿舍厨房。我住的宿舍过去是院长官邸,因为时时需要招待外宾,所以客厅、会议厅都非常亮眼,不过最让我惊叹的还是那个光线明亮,设备齐全,面积宽大的厨房。厨房四壁烤箱电炉微波冰箱一应俱全,中间则是一张10人餐桌和一个现代化吧台:一人据台便餐很方便,多人围桌聚会也很宽敞; 我的室友全是不会煮饭的男士,所以大厨房基本上就归我一人所有,洗切炒煮非常得心应手。

那时我在剑桥的身分是访问学者,每天除了听课、看书,就是在剑桥采风,过的是闲云野鹤的逍遥日子。因为如此,我才有时间,才有闲情逸致煮煮炒炒以食会友。

当时常在我厨房出现的除了小马这样开门见山的食客,也有想吃家常菜的朋友儿女,或是闻香下马、随兴前来的旧雨新知。甚至有些小朋友失恋了、考试考砸了也会到厨房找我。在这种心酸的时刻,我不但得奉上一双聆听的耳朵,还要快快煮上一碗热乎乎的汤面才能温暖一颗受伤的心。我的厨房虽然不是开在深夜,也不是日日高朋满座,不过却像“深夜食堂”一样有很多故事,也一样安慰了一些游子的心。

随着烹煮次数越来越多,南洋风味、中华料理的香味日日绕梁,我同宿舍的几位教授学者在用餐时间不经意出现的次数也增加了。他们嘴里说的是到厨房取物,或是使用微波,可是人却在厨房盘桓不走,眼睛还不住地往我锅里窥探。在这种情况下,我反应再迟钝都会邀请他们试菜,而试多试久之后,他们不但宫保、咖哩字正腔圆,还会给我暗示、提醒:“你好像好久没有做中国pancake了”,“这个星期六你一定又吃炒面吧?”甚至还有哀兵之计:“快点教我们炒饭,不然你走了我们怎么办?”啊,真想不到我离开家不当家庭主妇,可还是没有逃离柴米油盐。

当年徐志摩挥别剑桥不带走一片云彩,而我就远不如他那么潇洒,因为光看食友在宿舍门口跟我相送的悲伤,我就知道我不但带走了色香味的回忆,也带走了我们共有的食堂。


作者 : 永乐多斯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1-03-30

热门话题 :


分享到 : 


【免责声明】
星洲网促请读者、网民与观众,共同维护言论自由精神,营造理性交流环境;任何人身攻击、鼓吹种族与宗教仇恨、诽谤与造谣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网站立场。本网站有权删除任何违反此原则的留言。


Advertisement

其他新闻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