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 

2021-03-30 16:00:00  2451520

【疫中求存】疫苗接种 谁又有“等”的筹码呢?/吴奕品医生(新山)

星云

时光荏苒,过去的一年多,我们受辖制于各种不同程度的行动管制。这些日子,我们听得最多的不外是标准作业程序、新常态、勤洗手、戴口罩、单日新确诊人数、死亡人数等等的词汇。我们的生活本可多姿多彩逍遥自在,但这一年来的日常起居却枯燥得似乎只剩下“冠病”,坐卧立行都离不开这既恼人又扰人的瘟疫。

这一年,日子被冠病骑劫,甚至被消失掉。大家被迫适应新常态,而所谓的新常态并非单纯的只是什么勤洗手、戴口罩和保持肢体距离等等略显冷漠的“官方口号”,老百姓所切身体会的常态,是生意惨淡后的结业,是经济停顿后的失业,是官老爷们心血来潮后的停课复课、停业复业,无止境的循环着;是边境关闭后与亲人的分隔两地,是经历各种压力与负面情绪后的彻夜难眠。

失去的日子怎么追也追不回,好比因冠病而逝去的亲人,怎么盼也不可能再盼回身边。这种日子还要过多久?1年?3年?7年?还是更久?半温不火搞不清楚目的的行动管制,加上政客和百姓都不懂得克己奉公,以至于疫情无法受控。而我们如今唯一可寄予厚望的似乎只剩“冠病疫苗”了。

疫苗的面世,承载着全球人类的期待。但冠病疫苗接种计划,执行起来却面临诸多阻碍。人民对于疫苗的反应显得意兴阑珊,踟蹰不前。许多人仍抱持着观望态度,担心自己会成为那只不怎么幸运的“白老鼠”。疫苗的安全性、有效性、副作用、生产国、生产科技等等,皆成为大家心中的考量与顾虑。这也难怪,对于自己所不熟悉不了解的事物感到恐惧,是无可厚非的。但恐惧并不能成为我们逃避的理由,何不试着积极正面的从正确管道取得正确资讯,以开放的心态去好好认识疫苗?

/疫苗并非新玩意


疫苗其实并非什么新鲜玩意儿,人类史上的第一种疫苗——“天花疫苗”,早在1798年就诞生了。英国医生爱德华·詹纳当年所发明并推广的“种牛痘”,虽被谴责违反科学道德,却有效的将天花完全根除。“牛痘接种”也成了研发各种疫苗的基础。“Vaccination”这词源自于拉丁语“Vacca”,意为“牛”,代表着当年的“种牛痘”。

老一辈的人对于预防天花的种牛痘应该记忆犹新。胳膊上烙下的刀疤,奇形怪状,正是曾经接种牛痘的印记,也象征着自己为根除天花所尽的一份绵力。对于年轻的一辈,打从我们呱呱落地的那一刻,就已开始接种人生里的第一剂疫苗——卡介苗。我们这一生中,接种过无数次各个种类的疫苗,让我们得以幸免于遭受各种疾病之苦。

各大品牌的冠病疫苗今天得以在全球超过140个国家被广泛使用,其安全性毋庸置疑。或许你不时会接收到一些疫苗的负面传言,但更多时候,那都是些不负责任的一方刻意煽动误导,博的只是点击率。

疫苗是否100%安全?我只能说,极少数人会对疫苗产生过敏反应,但这并不代表疫苗不安全。我们平时吃花生,也有可能出现过敏,或是被噎着梗死,甚至罹患癌症,其几率更甚于接种疫苗所引起的不良反应。那吃花生就不安全了吗?这不合逻辑啊!事实上,接种疫苗是比吃花生还安全的。或许我们更应该思考的是,存在于这世上的人,事,物,又有哪一样是百分之百安全的呢?

就疫苗生产科技而言,如中国科兴疫苗,所使用的科技,和人类这几十年来生产其他常用疫苗的科技是一样的。人类对于这类疫苗技术早已十分纯熟,若是以新的疫苗科技——“mRNA疫苗”而言,我们大可参考以色列。犹太人被誉为世界上最聪明的民族,在处理疫情更是走在所有国家的最前端。以色列使用辉瑞mRNA疫苗,如今已有超过50%的以色列国民完整接种两剂疫苗。以色列至今不但没有发生疫苗所引发的严重不良反应,更令人雀跃的是,他们的冠病感染率、入院率及死亡率都大幅度下降。已有那么好的真实见证摆在我们眼前,何足惧哉?

/接种就像接力赛跑


当然,接种疫苗与否绝对是个人的意愿与权力。若真的有所顾忌而不愿接种疫苗,那我们也只能给予尊重。切勿批判,以至两极对立,这并不会带来益处。我们能做的是协助他们更了解疫苗,更相信数据与科学。

但对于反疫苗人士,还请您高抬贵手,在自己不愿意接种疫苗的同时,切勿向身边的其他人宣导或鼓吹反对疫苗的偏见。因为这样很可能导致你身边的所有人都不受疫苗保护,继而形成一个“无免疫”的群体。

接种疫苗对抗病毒就像是接力赛跑,单独一个人跑得最快,但其他人却连脚步也不跨开,只会前功尽弃。我们需要的是——越多人接种疫苗,尽可能超过70%的人民都接种疫苗,那我们才有机会达到群体免疫,否则防疫终将失败收场,功亏一篑。

/与病毒较量速度


病毒也会繁殖后代,甚至会越来越聪明越来越狡猾。疫苗接种计划是与病毒较量速度。若是我们达到群体免疫的速度比病毒变种的速度慢,那或许我们又得耐心的多等几年,让科学家继续努力研发新的一款疫苗了。

而谁又有“等”的筹码呢?

谁又有能力经得起一轮接一轮的锁国封城呢?

我已接种了第一剂疫苗,至今一切安好,并无任何不适,我期待着4月份完整接种两剂疫苗。于我而言,接种疫苗与否,并非我个人的事。我更在乎的是自己身边的亲人。只有靠我们都踊跃接种疫苗,形成群体免疫,才能保护好我们的孩子、我们的下一代。只有我们都安全,那少数不适合接种疫苗的群体才会一起跟着安全。

冠病或许并没想像中严重——死亡率那么低,担心什么?但现实中,冠病的严重性是在于其对人类日常生活所带来的不便与冲击。你难道不想回到以往的生活吗?我很想,我真的很想。我希望这不是一种奢求。究竟能不能,我不知道,也没人知道,但至少仍有那么一点希望,只要你我都不放弃这希望。

让我们一起努力,让接种冠病疫苗,成为一种“新常态”。


作者 : 吴奕品医生(新山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1-03-30

热门话题 :


分享到 : 


【免责声明】
星洲网促请读者、网民与观众,共同维护言论自由精神,营造理性交流环境;任何人身攻击、鼓吹种族与宗教仇恨、诽谤与造谣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网站立场。本网站有权删除任何违反此原则的留言。


Advertisement

其他新闻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