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 

2021-04-02 09:00:00  2452013

梁馨元/当我再次回去的时候她终于拉开窗帘

文艺春秋

好好爱自己不好吗
每日藏匿在缺光的斗室
以为看不见太阳
就没有醒来的必要

一盏垂挂的IKEA阅读灯
仿造的日光。顺道亦成月光
所以她在那片人造天空底下
阅读、写字,一边陷入工作
一边无日无夜难过。
她说那是从不抵触的,就像
喜欢男人的同时,也喜欢女人
也是从不抵触的事

她穿着从丧礼回来的衬衫,倒在床上
坏掉的她,多数时候潮湿
湿润的汁液与泪水
也从不抵触。于是我们
一边珍惜一边挥霍着,一边快乐
一边悲伤着。一边白昼,一边
黑夜着
我们一边相爱一边相恨着
一边到来,一边离去着

我们始终无须为彼此停留
我们的身体不属于自己

但我如一列错站的列车到来之前
她不也习惯如虫鸟,粘附阴暗之墙
驱赶太阳,嗜吸味如悲伤之血
且飘摇在遥远的国度,海鸥一般
坠落进错的人
因而,磨损了羽翼。她说
也只是,“好好活着而已”
那是一种母胎生来的活着
一边生存,一边死亡着
每个人都如此经历
但晓得的人不多

于是当我再次回去那天
窗帘开着。但那毕竟是一扇
作用不大的窗户

作者 : 梁馨元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1-04-02

热门话题 :


分享到 : 


【免责声明】
星洲网促请读者、网民与观众,共同维护言论自由精神,营造理性交流环境;任何人身攻击、鼓吹种族与宗教仇恨、诽谤与造谣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网站立场。本网站有权删除任何违反此原则的留言。


Advertisement

其他新闻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