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 

2021-04-06 09:00:00  2453463

赵少杰/明明灭灭的烛光

节选好物

我一直以为每个家庭都至少会有一个烛台,结果答案竟然不是我想像中的那样。

你家有烛台吗?你有购买烛台的习惯吗?(我有)烛台是生活中的必需品?抑或是奢侈品?这或许跟我们的生活习惯和水平有关,在东南亚一般上我们从来不吃浪漫的烛光晚餐,只有在停电的夜里,才会被迫吃烛光晚餐,然而伴随着烛光的,还有嗡嗡作响的蚊子和一双被叮到起泡的双脚,烛光晚餐一点都不浪漫,甚至还有些狼狈。

4377TLK2021-04-0216173380840308220411.jpg



我家有七八个大大小小的烛台,分布在屋子里的各个角落,其中一个最为重要,那就是在浴室上端中空墙上的蜡烛,这样上厕所的人才有微弱的烛光照亮,他深怕家人在漆黑又湿滑的厕所中失足摔倒,每一次停电时他总会第一时间将它点燃。父亲在年轻的时候学过烧焊,当时的他手很巧,用白钢做了很多生活用品,其中他做了几个高高低低的烛台,除了放置在大厅里圣像的两旁,他也将一些小烛台放在厕所和厨房,以备停电时使用。

4377TLK2021-04-0216173380840258220409.jpg



以前新村时不时就会停电,因此家家户户都会准备蜡烛,在电视声响戛然停止,随后传出一阵阵惊呼声之后,村民们就会纷纷走到屋外看看其他的房子,隔壁街有没有灯亮着,眼看一整个村子漆黑一片,屋内的人在黑暗里摸索,有人用火柴点起白色或红色的蜡烛,点点烛光,微弱地照亮村子里特别安静的夜。

停电的夜晚蚊子特别多,蚊香也是家里必备的生活用品之一,将绿色漩涡状的蚊香一拆为二,用一个买蚊香附赠的小铁片底座,在尖角处叉着蚊香的最内端,点燃后放置在饭桌下,一家人围坐在蚊香的四周,潮湿而炎热的空气中弥漫着一股难闻的蚊香味,我们用报纸或练习簿折成的扇子,一边拨动着扇子,一边写作业,母亲时而读着报纸,时而催促我们赶快做完去睡觉。母亲拎出Milo桶,在桶盖上用烛泪竖立一根长长的白蜡烛,家里的“圣母桌”柜子里总会有好几盒的白蜡烛备用着,尤其是停电的时候,我们会在各个角落都点上蜡烛,但是父亲却将那些蜡烛吹灭回收,因为房子是木造的,生怕有些地方一不注意会造成火灾,因此就干脆把大家召集在饭桌前吃饼干、聊天,全家一起度过漆黑无风的夜晚。漫长的黑夜,就这样一直不断地被那些披上隐形斗篷的蚊子进攻着,偶尔打到一只,醒来时发现死在血泊中的胜利品,它已变成一小坨在床单上的污渍。

疫情拖了一整年,有人说就像是一个看不到明天的深夜,尤其是停课许久的学校,全国教师和学生们转为线上教学,这像是在黑夜里匍匐前行,有人一路上失足跌倒,有人一早就习惯在黑暗里跳跃,然而我们都看不见彼此脸上的表情,在断断续续的网速中完成教与学,却忽略了教育是一个生命与另一个生命的交流。

你有多久没点燃一根蜡烛?你有多久没看到点点的烛光?

4377TLK2021-04-0216173380844958220412.jpg




或许是因为对停电的记忆特别深刻,因而养成长大后收集烛台的习惯,然而我对教师最老土的赞美“燃烧自己,照亮别人”却感到非常厌恶,仿佛每一个老师都是一盏微弱的烛光,在现实冷风的吹袭中忽明忽灭,或许只有达到“蜡炬成灰泪始干”的结局,才能显示是教师们的心酸。如果说教师是一根蜡烛,而学校肯定是一座烛台,衬托并支撑了蜡烛的高度与价值,没有了蜡烛,烛台也只是一座小小的纪念碑,没有光彩和价值。无论如何,经历了那么长时间的居家学习,全国学校也终于来到了开学的时刻。

4377TLK2021-04-0216173380840288220410.jpg



如今我想念一家人守护在明明灭灭的烛光旁,时间静悄悄地从大家的身边经过,虽然夜很黑很长,蚊子很多,但是只要那盏为我们点燃的烛火还亮着,我们不怕,相信天很快就会亮了,电流会在夜里某个时刻恢复,突然亮起的白灯和再次转动的风扇,宣告停电的夜终止了,所有人依然沉浸在梦乡中,一个人都没有醒来。



相关文章:

赵少杰/生命里的圆舞曲

赵少杰/低头,只不过是另一个角度


作者 : 赵少杰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1-04-06

热门话题 :


分享到 : 


【免责声明】
星洲网促请读者、网民与观众,共同维护言论自由精神,营造理性交流环境;任何人身攻击、鼓吹种族与宗教仇恨、诽谤与造谣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网站立场。本网站有权删除任何违反此原则的留言。


Advertisement

其他新闻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
 

x
some descrip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