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 

2021-04-04 16:07:59 
专访教总主席 | 谢立意:商华教课题 · “教总盼晤教长”
教育
谢立意
谢立意说,教总新领导层在任期内会继续捍卫华教权益,反对不利华小的政策。

王丽琴、练珊恩 /

黄志汉 / 摄影

(加影4日讯)教总新任主席谢立意透露,在希盟执政时期,董教总领导层曾一度拜会时任教育部长马智礼,但久等一个小时半却未见部长踪影,最终只能向教育部官员提呈文件,失望而归。直到部长辞职以后,董教总也没有机会与部长见面。

他表示:“如果可以,我们当然希望能与现任教育部长(拿督莫哈末拉兹)见面。”

他接受星洲日报专访时说,除了教育部代表,教总也希望与其他华团组织及关心华教的个人会面。

因行管展延与马汉顺会面

教总新领导层原定于1月14日和教育部副部长拿督马汉顺见面,共商华教课题,但基于有条件行管令(CMCO)的限制,导致双方的会面被迫延后进行,日期暂未敲定。

虽然谢立意曾以个人身分与副教长见面商谈华教事宜,但他表示这只属于私下交流,并非官方面谈。

遗憾开课前无法晤谈

他不讳言,教总当时希望赶在学校开课前向教育部提呈各项建议,以帮助协调开课时可能会面对的困难,但很遗憾地在开课前始终无法见上一面。

“也许提出的建议,并不一定能够解决问题,但至少能够向该部提出方案,比如在开学前聘请临教、疫情下开课的SOP等等。”

针对教育部所公布的复课管理指南是否征询教育团体的意见,谢立意只是简短说:“教总是没有受邀给予建议。”

谢立意(右)受访时,侃侃而谈各项华教课题及新领导层的愿景。
谢立意(右)受访时,侃侃而谈各项华教课题及新领导层的愿景。

盼教部定期与华教组织开会

重启委会解华小师资荒

踏入2021年,我国华小依然持续面对师资不足的问题,教总盼望教育部重启解决华小师资短缺委员会,定期与华教组织开会,以便能对症下药,确保华小拥有足够的教师。

该委员会是在国阵政府时期成立,两届教育部副部长分别为拿督斯里魏家祥和拿督张盛闻都曾主持过该委会圆桌会议,与各华团代表定期商议师资问题,包括五年制教师学士课程(PISMP)和大学毕业生进入假期师训班等。

希盟执政后停运

不过,该委会在希盟执政时期下不再运作,至今仍没有任何消息,这一点令谢立意感到很遗憾。

“我们在希盟政府执政时期曾向教育部建议(启动解决华小师资短缺委员会),但一直没有下文。”

“如果没有这个委员会,我们只能鼓励有意当教师的学生申请师训课程,但政策方面就会有阻碍,我们无法里应外合,解决问题。”

在没有该委员会的辅助下,教总、全国校长职工会和其他华教团体只能够透过会晤副教长的管道,争取解决华小师资课题。

他也指出,华小师资是华教长久以来所面对的困难,虽然师资不足的情况较十年前均有改善,但如今依然会每年出现缺乏1000名教师的情况。

谢立意(中)首次以教总主席身份,接受星洲日报高级记者王丽琴(右)及记者练珊恩的专访。
谢立意(中)首次以教总主席身份,接受星洲日报高级记者王丽琴(右)及记者练珊恩的专访。

让临教早日成为教师

促勿拖延假期师训班

“如果教育部继续拖延临教的假期师训班,华教就会失去这批有热忱的教师。”谢立意说出这番话时,语气多了一丝感叹。

他不讳言,如果临教迟迟不能受训成为正式教师,他们的职业生涯肯定受到极大影响。

他说,临教原本在完成为期1年或1年半的假期师训班后,就有机会转正成为教师,并获得教师的薪金与福利,包括享有每年加薪与其他津贴,但目前的情况还是个未知数。

“教育部在去年6月调派471名临教到华小执教,并承诺开办假期师训班,以便受训和毕业后能成为正式教师,可是至今仍无下文。”

建议办线上假期师训班

他指出,这班临教的合约将在2022年2月14日届满,这也意味着,临教不可能在合约期限内完成假期师训班。

他也建议教育部采用线上方式展开假期师训班,以便临教能够安心,早日成为正式教师,同时也让有意成为临教的人士对我国的临教制度有信心。

多州学校传确诊

校方成箭靶 不公平

全国小学自3月1日开始分阶段开课后,多州皆传出学校确诊的消息,各种言论四起,最频密听到的说词就是“学校应该关闭”,谢立意不由得有些无奈,他觉得校方在疫情期间成为箭靶,对他们来说是很不公平的。

他指出,学校是住家以外最安全的地方,因为校方和教师非常严谨地执行防疫标准作业程序,确保学生在校内保持人身距离,不会近距离交谈或玩耍。

他对于教育部让全国小学分阶段开课的决定表示赞同,因为学生有接受面对面教学的需求。

配合2021年是教总创会70周年,教总已设计活动徽章,供每一场活动使用。
配合2021年是教总创会70周年,教总已设计活动徽章,供每一场活动使用。

将修章限定3高职任期

教总630前开大会

教总将会在今年6月30日之前召开会员代表大会,会上将修改章程以限定主席、秘书长和财政的任期,即(一)保留一届2年或(二)改为1届3年。

谢立意说,如果全体会员一致同意保留3个职位原本的任期,即一届2年,则可担任最多4届(即8年);若是同意改为1届3年,则可出任最多3届(即9年)。

他指出,教总属于一个团队精神,彼此互助合作,而修改章程的目的主要是栽培更多新人担任组织的要职,期望不同的领导层可带给教总新思维,带领组织把会务推向高峰。


作者 : 王丽琴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1-04-04

热门话题 :


分享到 : 


【免责声明】
星洲网促请读者、网民与观众,共同维护言论自由精神,营造理性交流环境;任何人身攻击、鼓吹种族与宗教仇恨、诽谤与造谣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网站立场。本网站有权删除任何违反此原则的留言。


Advertisement

其他新闻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