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 

2021-04-08 07:00:00  2455243

【音乐这些事/01】“你不会就等于你很糟糕?” 会弹琴≠会各种音乐

焦点


马来西亚网红李元玲有“钢琴女神”之称。前一阵子上网络直播节目,擅长古典音乐的她被主持人突然要求“夹band”(组乐队)演奏不熟悉的流行音乐,数次推脱不果,弹完一首歌后静静坐在一旁,变成来宾看主持人表演。最后因看到网民留言数落,情绪失控。

对于艺人、网红甚至是公众人物是否“应该”具有高EQ,各界已经诸多讨论。换个角度,我们来谈谈困扰很多人的一句话:“你会弹琴啊,那你一定会弹……”

试试把“弹琴”换成各种职业,你或许也是这句话的受害者或加害者。把会弹琴与会各种音乐直接划上等号,多少反映了人们对音乐人的期待。再往后一层,这也反映了我们对浩瀚音乐世界的不了解,只知一概而论。有时,这种强词夺理还上纲到“绑架”:“你不会就等于你糟糕”。

●报道:本刊 白慧琪
摄影:本报 黄玲玲
影音:本刊 黄琬焮

“请演奏李斯特的〈钟〉(La Campanella)。”

把酸民的刻薄搬到采访现场,没有预先通知就直接出题考验本地爵士乐大师郑泽相,他呵呵笑了笑,直认太久没练习,弹不来。

匈牙利作曲家李斯特有“钢琴之王”的美称,创作的钢琴作品都超高难度。钢琴独奏〈钟〉是《帕格尼尼大练习曲》的第三首,改编自小提琴魔鬼帕格尼尼的《B小调小提琴变奏曲》第三乐章〈钟声回旋曲〉。李斯特用大量的超远距离音程跳跃,即两个相隔8至15度的音,以快速的高低音交替来模拟钟声。

不过,郑泽相也没让人失望,转而演奏李斯特另一首作品〈叹息〉(Un Sospiro)。这是《三首音乐会练习》之三,连续不断的琶音(Arpeggio)也非常考验演奏者的技巧。琶音是把一组和弦分解,从低到高或高到低连续奏出。〈叹息〉中的琶音在谱上看来,或观察演奏者弹奏时手指运动,以及音乐效果,都像极浪潮不断波动。

弹了一小段,郑泽相坦言,“最近〈阿拉斯加的海湾〉很红,但是我听都没听过,真的不会。”

换个场景,来到本地流行音乐编曲大师李乃刚家中,他有一台三角钢琴。考他演奏台湾金曲歌王陶喆的〈爱很简单〉当然不成问题;〈阿拉斯加的海湾〉很红但不熟,现场听过一遍还是可以奏出。

然而,演奏莫扎特的〈土耳其进行曲〉时,就听得出左手演奏的是临时搭配的和弦,而非原版“嗯踏踏踏”类似步操节奏的伴奏旋律了。李乃刚自认,“弹‘骗吃’的可以,正式版本不是这样。”

瞧,在爵士乐和流行乐各领风骚的两位本地大师级音乐老师,也有勉强过关的时候。且听听经验丰富的他们,怎么看一般大众把音乐人当点播机。

问1:从小到大,有没有被当成“点播机”?

李乃刚:当然有啦,刚开始是父母。小时候学电子琴多玩日本或西洋歌曲,但是爸爸妈妈喜欢刘文正、邓丽君、汪明荃。刚开始接触音乐会偏见觉得日本歌比较好听,华语歌曲很low(品味低),不想弹。妈妈就会念,“我给你那么多钱去上课,叫你弹一首歌给我听都不要!”我只好闭上眼听她点的歌,记下旋律再弹给她听,让她开心。

有时朋友听到好歌也会分享,我就挑战听后大概弹出来。没听过的歌现场听一两次,写下和弦(chord)或旋律(melody)再弹奏出来。

“点播机”的经验对我日后音乐事业有很大的帮助。19到22岁,我在香格里拉酒店半工半读当钢琴师,除了弹自己喜欢的音乐,还接受客人点歌。不会的话就请他唱一唱,听一遍再弹。有次前首相夫人敦茜蒂哈斯玛要演唱一首歌,也是请她先唱给我听,写下旋律,再现场帮她伴奏。

后来做电视节目《绝对Superstar》、《非常好歌》、《非常好声》,歌手把自创曲用吉他弹给我听,我再告诉他们可以怎么编曲。

李乃刚:本地知名音乐制作人、编曲人,合作过的歌手包括张学友、张栋樑、林宇中、阿杜、黄明志等。也曾任八度空间《绝对Superstar》、《终极天团》音乐总监,中国江苏卫视《金曲捞》和北京卫视《声音的抉择》执行音乐总监、第38届香港电影金像奖节目音乐总监。
李乃刚:本地知名音乐制作人、编曲人,合作过的歌手包括张学友、张栋樑、林宇中、阿杜、黄明志等。也曾任八度空间《绝对Superstar》、《终极天团》音乐总监,中国江苏卫视《金曲捞》和北京卫视《声音的抉择》执行音乐总监、第38届香港电影金像奖节目音乐总监。




郑泽相:以前比较早到学校,同学都会点播歌曲。那时是用口风琴演奏,会的我就会吹,不会的话也没办法啊!他们也不会太为难我,如果真要我吹奏的话,就回家听旋律,准备好再来吹奏。

问2:成为“点播机”需具备什么条件?

李乃刚:现场听一次就能弹奏靠的是“绝对音准”训练。从小学琴练习“视唱练耳”(solfège),老师弹一个音,我们要听音准和感觉音频震动。有些人说绝对音准分天生和后天,我想我是靠后天训练才比较敏锐。

还有,要听旋律流动(flow)的上下、感觉怎么样。就像画一幅画,影子怎么放和光从哪里来有关。

郑泽相:当然要经过训练。很多流行歌曲的结构、和弦走向、旋律不会太复杂,又朗朗上口,听了一两遍是能够“假假做一下”即席演奏出来。古典音乐或爵士乐结构复杂一点,要练的更多。相比之下,即席演奏流行音乐比较容易。

例如〈刻在我心底的名字〉,只要抓到主旋律就可以演奏不同的曲风版本。爵士乐的训练就是听一首歌,尝试用不同乐风呈现出来,可以轻快、暗淡,像说不一样感觉的故事。

问3:“你会弹琴啊,那你一定会弹……”乐器有影响吗?曲目如何掌握?

李乃刚:我从小学电子琴(Keyboard),间中只学过3个月古典钢琴。古典音乐的训练以视谱为主,要很精准,很有纪律地认知每一个音符和符号,有点地狱式训练。我不想照谱弹,但在古典音乐是不行的,会破坏美感,不尊重作曲家原意,所以考完试就没继续往古典音乐走了。

另外,电子琴比较小,虽然琴键看起来和钢琴一样,但手感完全不同。钢琴琴键有重量,后面音槌槌到琴弦发出声音,整个过程靠力度去控制大小声。电子琴琴键通常就是一片塑料,动到一点就发出声音。

我不是不能弹Keyboard,而是不能完全驾驭就不会享受。虽然适应一下就可以弹了,但我还是比较喜欢弹钢琴。

郑泽相:古典音乐博大精深,但是一个人要掌握很多曲目,要花很多时间练习。因为不同乐派有不同要求,比如莫扎特的音乐轻盈,有时候会有点顽皮;贝多芬又分为早期、中期、晚期,都有不同的情感和演绎方式。再下来浪漫乐派,肖邦、李斯特要求的音响效果不一样;再晚一点法国乐派的德彪西、拉威尔,要求空灵。就好像要求演员演出莎士比亚和《西厢记》,他得要掌握各种不一样的东西。

就算是古典音乐家,这些都还是穷一生去追求的东西。

郑泽相:毕业于美国维吉尼亚大学爵士音乐教育硕士。除了教学,也参与许多不同音乐类型演奏和制作。他是爵士乐队WVC的发起人,原意“West Virginia Connection”。毕业回国后,保留团名,招揽本地乐手继续演奏,是国际颇有名气的爵士乐队。
郑泽相:毕业于美国维吉尼亚大学爵士音乐教育硕士。除了教学,也参与许多不同音乐类型演奏和制作。他是爵士乐队WVC的发起人,原意“West Virginia Connection”。毕业回国后,保留团名,招揽本地乐手继续演奏,是国际颇有名气的爵士乐队。



问4:“点播机”如果失灵,怎么办?

李乃刚:我是编曲人,做流行音乐,也做电影配乐,但并不是把莫扎特或者拉赫曼尼诺夫(Rachmaninoff)的钢琴谱放在我面前,就一定会弹。就算会弹,也未必要在你面前弹,你又没给我准备的时间。

相对来说,如果我玩古典音乐,没有留意外界的流行音乐,突然要我在一个节目上表演,我已经觉得很不舒服,你为什么还要逼我?要求表演应先知会一声,要演奏什么曲目。

郑泽相:比如最近很红的〈阿拉斯加的海湾〉,我完全没有听过。而我不太听流行音乐,也不看什么选秀节目,我没有兴趣去听。突然间被点到这首歌,我不会,很多人会说“这样红的歌你都不会!”可是我没听过,是真的不会啊!

就好像一个人一生一条炒粿条都没有吃过,只知道有这个东西的存在,突然要他来炒一盘是炒不出来的。同样的,没听过的音乐当然没办法弹出来。

把音乐家当成点唱机,或换成每个行业,没做过、没受过训练,死都要你去做,不做的话就被说很糟,真的很不公平。

       

延伸阅读:
【音乐这些事/02】古典流行无贵贱  好音乐经得起时光历练


相关稿件:

【Podcast实录/01】个人频道时代 播客再兴

【音乐.视频版权不可不知的事/01】网络翻唱会侵权?音乐不是免费的……

作者 : 白慧琪(副刊记者)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1-04-08

热门话题 :


分享到 : 


【免责声明】
星洲网促请读者、网民与观众,共同维护言论自由精神,营造理性交流环境;任何人身攻击、鼓吹种族与宗教仇恨、诽谤与造谣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网站立场。本网站有权删除任何违反此原则的留言。


Advertisement

其他新闻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