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 

2021-04-08 07:00:00  2455258

【音乐这些事/02】临场改编是“即兴”吗?音乐中的“即兴”是怎么一回事?

焦点



本地音乐人佳旺和许媛婷有份创作的〈刻在我心底的名字〉,去年荣获台湾金马奖最佳原创电影歌曲。电影讲述同志之间深刻又隐晦的情感,歌曲延伸剧情故事,用慢节奏的音乐搭配歌词,缓缓道出对爱情的执着与奋不顾身。

请李乃刚和郑泽相弹奏这曲,再要求每一段落临场改编成不同曲风,当然难不倒他们。

李乃刚是资深流行音乐编曲家,现场聆听一遍原版歌曲,随手写下旋律及和弦,10分钟内就编好。一段浪漫的前奏后进入主旋律,时而加重低音和节奏,时而转换成俏皮曲风,最后回归轻盈又凄美的高音结束。郑泽相演奏的风格迥异,他是爵士乐家,没来一段“即兴”说不过去,旋律听来明显不同,却有原曲模糊的影子。

●报道:本刊 白慧琪
●摄影:本报 黄玲玲
●影音:本刊 黄琬焮

古典音乐强调“照谱弹”,保留作曲家原意;流行乐则较多改编或翻唱。郑泽相不认同,“很多人也会觉得心目中那首歌被改掉,那就听原曲,不要听翻唱了。”

爵士乐的改编概念是动机。他曾改编娃娃金智娟的〈飘洋过海来看你〉,歌词“用了半年的积蓄”让他觉得女孩很积极,所以改成比较正面的曲风。“这是我的想像,听的人如果投入这个故事,可能得到不一样的东西。”


问:临场改编是“即兴”吗?音乐中的“即兴”是怎么一回事?

李乃刚:电子琴学到第八级左右就开始即兴演奏,现场听一首歌,用同样的和弦创作另外的旋律,变成另外一首歌。

我多在编曲,听歌曲后面用什么乐器、风格走向,对旋律不那么敏锐。10分钟内把歌编成不同曲风也是靠经验累积。以前在酒吧、演唱会或电视节目,歌手会直接cue歌(点唱),尤其很多中国民歌没听过的,要现场抓音乐的调与和弦。

常常主持人在台上访问,艺人感觉来了想清唱几句,就得现场配乐让段落更精彩。我曾带领一组38人的管弦乐团现场伴奏,当然,也有严重出错的时候。这种情况没得重来,因为歌手就是在那个当下想要清唱,再来一次就没感觉了,所以才那么挑战。

郑泽相:黑人被带到美国当奴隶时,也带来非洲的音乐、舞步,做工时借唱歌舒缓苦难心情,或用节奏来同步动作。久而久之这种音乐形成蓝调,是美国黑人文化中最深的根,长出了枝桠有爵士乐、摇滚、R&B和嘻哈等等。美国黑人每周到教堂礼拜,6小时有5个半小时在唱歌,而且都是即兴的。我所认识的黑人乐手的确是耳濡目染,听到什么音调就跟着唱。即兴是爵士乐很重要的元素。

用熟悉的歌作为基础来即兴,听众脑中还有歌曲原本的影子,而我在上面做东西。用大家有印象的歌曲,初入门的听众可以抓着旋律跟着走,当然我们也会玩自己的创作。

爵士乐的根基是Community(社区)的音乐,共享很多符号。比如哪里的炒粿条比较好吃大家都很熟悉,爵士乐会以大家共通的东西做出发点来即兴,人们随时可以jump in(跃进去)。

郑泽相听的音乐广泛,包含古典乐、爵士乐、摇滚乐。他认为,人们普遍看到的是金字塔顶端的音乐人,所以大众对音乐人有很高的期望。
郑泽相听的音乐广泛,包含古典乐、爵士乐、摇滚乐。他认为,人们普遍看到的是金字塔顶端的音乐人,所以大众对音乐人有很高的期望。




音乐是声音的艺术,郑泽相说,随着社会演进,音乐发展也越来越多元。例如,古典音乐从小编制发展到马勒的《千人交响曲》;1950年代电吉他一跃成为流行音乐主要乐器;1990年代音响越来越大声,玩音乐像是反叛行为,连吵架、说话发泄搭上节奏韵律也成了音乐——饶舌。

音乐可细分成好多类型,音乐人各有擅长的类型,听众也有各自喜好。中国古代有“阳春白雪”,也有“下里巴人”,分别用来形容曲高和寡及通俗的艺术。普罗大众喜好流行音乐,对古典乐敬而远之,是一种迷思吗?


问:流行音乐就通俗?古典音乐就高大上?

李乃刚:每个时代都有经典好歌,1940年代有〈夜来香〉、〈夜上海〉,1970年代有邓丽君的〈甜蜜蜜〉。这些歌曲可以流传这么久,因为那时资讯不发达,听歌非常专注,也没有MV(music video,音乐影片)可以看,一首好歌要很能打动你的心。

现在所谓的好歌,没有MV是不够的。例如〈刻在我心底的名字〉,歌曲本来就不错,电影和MV拍得很好,又有很好的歌手演唱,把歌推红了。现在,听觉和视觉是分不开的。对我来说,近代最大回响的是韩国PSY的〈江南Style〉,MV很鬼马,歌曲很朗朗上口。

我心目中近代的好音乐有Bruno Mars、Billie Eilish和韩国的IU,旋律、编曲、包装的音乐性比较高。现在很多歌曲以包装、跳舞、编曲来刺激当下的感官。可是没有了画面,那首歌你可能唱不出来。

郑泽相:音乐要朗朗上口,都需要一个hook,就像用钩子勾住你。例如〈土耳其进行曲〉开头不断重复的旋律和节奏。又像〈刻在我心底的名字〉副歌,“刻在我”、“你藏在”两句都是同样的旋律。好的旋律加上歌词代入感很强,流行音乐商品又看重MV,要拍得很唯美。

不是说古典音乐一定好,流行音乐就一定不好。例如〈我愿意〉经过岁月洗礼后到今天还在传唱。

流行音乐也和商业操作有关,电台打歌打很凶,一直洗脑,听众很容易上瘾。如果电台愿意每个时段播两首古典乐或爵士乐,也可能变得朗朗上口。

我会从音乐角度分析音乐的流畅度、旋律、结构。一般人需要花那么多心思去欣赏音乐吗?这是人最本能的想法,可以坐为什么要站?但人也是最奇特的动物,会去寻找新事物,寻求突破。我选择音乐,因为从中得到很多喜悦,因为好奇就去寻找前人的努力。而音乐又和文化进展息息相关,就像爵士乐在美国民权运动扮演了很重要的角色。

每个年代都有流行乐,就算中国古代也有“阳春白雪”和“下里巴人”。好的音乐经得起时光过滤,什么元素能流传,没有定律或方程式。


问:普罗大众对“音乐人”的普遍期望似乎很高,态度也很苛刻,你怎么看?

李乃刚:大众对音乐人可能有误解,以为Musician就是什么Music都要会。这是不对的定义,就好像做金融的就一定要会信托基金、保险、股票吗?这些都是完全不一样的东西。音乐也可以分得很细,不要因为自己分不清楚,就把整个压力套在一般音乐人身上,对很多人都不公平。

就流行乐来说,每个做音乐的都各有专长。有些连作曲、编曲、演奏都不会,可是他能做很好的音乐销售,审核歌曲适合什么市场,很清楚流行音乐的素质,这也是很好的职业。还有经纪人,难道就不是音乐人吗?我觉得他们更重要,如果好的音乐没人帮你推广,也不会有人认识你的音乐。

李乃刚在10分钟内重新改编〈刻在我心底的名字〉。他指出,大众以为Musician就是什么Music都要会,这是不对的定义。
李乃刚在10分钟内重新改编〈刻在我心底的名字〉。他指出,大众以为Musician就是什么Music都要会,这是不对的定义。



郑泽相:大众对音乐人有很高的期望和幻想,我想是因为在马来西亚以音乐为正职还是很近代的事。我的成长过程,“音乐人”就是音乐老师,教钢琴或在学校教音乐课。后来才开始有全职音乐人出现,亮相世界舞台。再加上,人们看到的是金字塔顶端,遥不可及的音乐人,例如歌手。可能社会还需要一点时间去习惯有人真的用音乐去“找吃”,而他们做的音乐未必是在收音机听到的。

我们现在很幸运可以做自己喜欢的音乐,而且未必要让大众都听到。习惯了这个想法,也许就能把幻想和现实拉近一点。当然,音乐人也要尽可能自律,把你的音乐更好地传达给更多人。

说到来,一个社会、国家可以支撑艺术家的存在,表示有一定的文明进程,不然吃饭都来不及了,还来谈艺术?跟20年前相比,马来西亚进步了。


【兩位音乐人完整版演奏片段,請瀏覽活力副刊臉書


延伸阅读:

【音乐这些事/01】音乐人不是点播机  随点随播  你行你上呀!


相关稿件:

【Podcast实录/02】抓紧潮流 次文化也能发光发热

【音乐.视频版权不可不知的事/02】上一堂视频版权课  记住4大合理使用法则

作者 : 白慧琪(副刊记者)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1-04-08

热门话题 :


分享到 : 


【免责声明】
星洲网促请读者、网民与观众,共同维护言论自由精神,营造理性交流环境;任何人身攻击、鼓吹种族与宗教仇恨、诽谤与造谣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网站立场。本网站有权删除任何违反此原则的留言。


Advertisement

其他新闻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