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 

2021-04-06 20:00:00  2455349

郑丁贤.“我的大哥”的马中关系

非常常识

外交部长希山慕丁唤了一声“我的大哥”,后果有如捅了马蜂窝,批评者竖起剌针,往希山身上螫去。

当中以安华的反应最为激烈。华叔说:“这是侮辱大马的独立主权”,“仿佛把马来西亚的地位降为外国的傀儡”。

前外长阿尼法和行动党领袖也纷纷指责希山自我矮化,有损国格;简单的说,就是丢了马来西亚的脸。

不过,希山作出解释,他口中的“我的大哥”,指的不是中国,而是在场的中国外长王毅。

而他表明之所以称王毅为“大哥”,是尊敬对方年长,而且在外交领域有丰富的经验。

希山是否自我矮化,有失外交礼仪?

在我看来,这一声“大哥”的对象,才是关键。

如果他口中的“大哥”指的是中华人民共和国,那么,肯定不恰当;因为基于国际社会的礼仪(Protocol),国与国之间关系是平等的,尊严是对称的,没有谁大谁小之分,也不能有“大哥”和“小弟”的区别。

但是,若希山唤的“大哥”,指的是王毅外长,那就是人与人之间的交流,而不是国与国之间的关系。

以王毅的年龄,大过希山近10岁;王毅的外交资历,也远比希山资深;老实说,叫一声“大哥”并不为过!

或许有人问说,希山口中的大哥,原本是指中国,事后为了补镬,才改为王毅?

我看了几遍当天记者会的视频,希山用中文说“我的大哥”时,是对着王毅说的,而且有眼神的交流,对象确实是王毅。而且,字义上,“我”是第一人称,代表自己;这个“我”,不会用来代表国家马来西亚。

当然,有人会认为,即使是称王毅为“大哥”也是不妥,因为两人同是外长,职位对等,没有必要有长幼之分,叫一声“先生”或“阁下”,不就没事了。

这当然不会有争议,只是,说者可能没有考量到中国人办外交的思维,也未曾思考大马和中国的特殊关系。

中国人办外交,和西方人办外交有明显的区别。

西方外交官处理外交关系,一切是从本身的国家利益考量,外交是一门科学,也是可以计算的数学,必须斤斤计较;从国家利益到同侪关系,都要一板一眼。

中国人办外交,在国家利益和策略之外,多了中华文化对“礼”和“仁”的强调。利物,足以和义;贞固;足以干事。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有实际需要的往来,也有人情世故的连接。同样的,国与国之间的关系,有利益的交换,也有“仁”和“义”的内涵。

希山用“大哥”称呼王毅,在西方外交学上,可能是自贬身分,但是,在东方外交学上,却是一种情感上的沟通,突显彼此的交情,也拉近两国关系。

在大马的政治人物中,希山是比较了解中国国情者。他的家庭背景和纳吉接近,和中国有渊源;国阵年代他担任国防部长,也和中国建立了密切的联系。

一句大哥,别人看来蹩扭,但是,从希山的角度,却有不同的意义和作用。

而中国和大马的关系,不能以一般国家来衡量。从郑和下西洋,到敦拉萨建交,一带一路的铺陈,乃至疫情后的发展,都有特别的历史和情感基础。

只是,不管希山如何解释,还是无法停止在野领袖对他的攻击。安华的火力加大,说“希山慕丁让大马对华外交政策倒退25年,使到大马外交人员过去数十年的努力毁于一旦”。

看来,这不是大马和中国的问题,而只是国内政治斗争的议题。

作者 : 郑丁贤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1-04-06

热门话题 :


分享到 : 


【免责声明】
星洲网促请读者、网民与观众,共同维护言论自由精神,营造理性交流环境;任何人身攻击、鼓吹种族与宗教仇恨、诽谤与造谣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网站立场。本网站有权删除任何违反此原则的留言。


Advertisement

其他新闻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
 

x
some descrip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