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 

2021-04-10 19:30:00  2455621

李健——君子行/卓振辉(怡保)

星云

我没有实际数据,但我认为李健的歌很少在KTV被唱。

KTV是那种关起来,环境封闭,嘶吼情感的地方。就这方面,李健的歌很难在KTV唱。一来,别看李健唱得轻柔漫步,抒情轻盈,他的歌音都偏高,唱起来很费力。但不像现在许多歌手,李健不随意唱高音,即便高音也要听众听得舒舒服服,不觉压力。二来,李健的歌很慢,唱的、听的,都需交出耐心。三,他歌曲的精神内涵往往很不“现代”——李健从小受古典音乐喂养,他的歌更处处流泻浑厚的古典情怀。今年2月,大年初三,李健线上发表了新歌单曲〈君子行〉,就我看来,这是李健音乐风格的集大成之作。作为乐迷,我忠实地单曲循环了几小时,也不厌倦。

见了标题,读了歌词,或许有人会将〈君子行〉纳入中国风歌曲。不说音乐(毕竟我是外行),只说歌词好了。迈入千禧年,中国风成了华语乐坛极耀眼夺目的曲风,追随者陆陆续续,只是画虎不成反类犬居多,我记得李健在《中国好声音》曾用一个词描述这种现象:新古典主义。当然,跟艺术界的新古典主义不一样。近年冒起的华语乐坛“新古典主义”风,歌词出现许多古时才有的意象,而且很多只为堆砌意象,缺乏思想,弄得牵强而尴尬,不伦不类,很像脸上抹太浓妆的女人,让人肠胃不适。

〈君子行〉算不算中国风?算,但和时下的中国风比,是另一回事。这儿女私情泛滥成灾的华语乐坛,李健歌曲里尽是很古朴,古朴得你觉得不合时宜,是早已被淘汰,现代语境下略显幼稚的精神内涵,但与其同时,他仍深情地唱着“我不在意世界多绚烂,我只相信古老的情感”。所以李健的歌缺乏林夕歌词里那种萎靡哀伤,爱恨纠缠,只有仿佛足印无比清晰的、直截了当、无怨无悔的情感路线。李健最能描述爱情的歌,也都是“发乎情,止乎礼”,克制,淡然,始终正面,拒绝颓废。往更深处说,李健虽是理科生,但身上散发着纯粹干净的人文情怀。因此,李健的词不阴晦,不难懂,难得的是那种淳朴但深刻,晶莹剔透的思维景观。

英国小说家石黑一雄接受访问时,说过这样的话:上个年代的书,像陀思妥耶夫斯基和托尔斯泰的小说,里面的角色能花上20页的篇幅讨论严肃的话题(如“何谓人性?”“生存的意义是什么?”)而没有谁会抱怨,但这个年代,小说家不得不花更多精力找寻合适的词汇、故事,甚至语调,去讨论这些问题而不显得浮夸或老态龙钟。因此,李健的古朴和清晰是需要勇气的。而且,从李健身上能发现纯正的古典中国思想荟萃。

望向古人思想遗产


想想看,“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地势坤,君子以厚德载物”,这两句,要是被其他二流词作者放进歌词会有多惺惺作态?但到了李健手里,如此水到渠成。“纵然过客要磊落,自古有人说”,一个引子,娓娓道来,缓缓迸发。〈君子行〉将先秦风起云涌,思想激烈碰撞,天地浩荡的气势,像太上老君收孙悟空的葫芦般收了进去,以极其熟练的技法与流行音乐完美结合。方文山和周杰伦的“中国风”里,这种思想境界是到不了的。因为那再也不是儿女私情,也不是伤春悲秋,而是对于现代人,来自古老智慧《易经》的一记敲响。〈君子行〉是李健和先秦诸子隔空3000年的遥相呼应。

但为什么?为什么在这时候,要回过头去,看中华先辈那些“刻在墙上古老的诗句”?

因为“天还是天,地还是地,你还是你”,天和地样子依然如故,真理便是真理。或许在李健看来,如今这世道,俯首遍拾却拾不着叫人安心的只字片语,在更苍茫的未来来临之前,他为我们开出的药方是回首,望向古人留下的思想遗产。

〈君子行〉让缅怀祖先,如此古老、仅剩形式的文化传统,瞬间多了层艺术的润色。我想李健要说的,无非是古老的智慧放在如今,或许显得笨拙不入流,但适当的再诠释再思考,就能折射出照进现代的光芒,弥久不散。

何谓君子,何谓天地?君子如何无愧于天地?那是现代人遗忘的叩问。〈君子行〉提醒我们该重新思考。我却暂时忘了思考,痴迷的听了一遍又一遍。每次前奏响起,先秦白衣飘飘,君子作揖,鼎钟咚咚咚的画面便扑面而来;《诗经》那个窈窕淑女,君子好逑,“我愿逆流而上,找寻她的踪迹”的时代,便在李健的歌声里栩栩如生,横穿时空了。


作者 : 卓振辉(怡保)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1-04-10

热门话题 :


分享到 : 


【免责声明】
星洲网促请读者、网民与观众,共同维护言论自由精神,营造理性交流环境;任何人身攻击、鼓吹种族与宗教仇恨、诽谤与造谣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网站立场。本网站有权删除任何违反此原则的留言。


Advertisement

其他新闻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