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 

2021-04-07 21:00:00  2455869

张庆禄.成熟的政客与不成熟的青年

风雨看潮生

“18岁青年可不可以投票?”──是一个法律问题,法律说可以,就可以;“该不该让18岁青年投票?”──是一道政治题,涉及价值判断与利益考量。

两年前,朝野对此似乎没有太多意见,18岁投票的法案顺畅无阻在上下议院通过;讵料,风云骤变,换了政府,政治版图重新洗牌,大家坐的位置不同了,看到的景象不同了,有人就“以今日之我打倒昨天之我”。

伊斯兰党主席哈迪阿旺早前支持选委会展延落实18岁自动登记为选民及投票的决定;他后来更撰文指,在决定投票年龄方面,必须考量到个人的心智成熟,不只是单靠年龄来决定。

同一个哈迪,在两年前,支持降低投票年龄至18岁。从支持到反对,是强烈的反差,但是国人不会对政治人物这种行径感到诧异──毕竟这是他们的拿手绝技。

持平而论,哈迪的话,也非全然没道理,年龄确实不一定与成熟直接挂钩。

18岁者,心智未必成熟,可能一心只顾吃喝玩乐;然而,30岁的人也可能不成熟,他或许只是一个“巨婴”,缺乏独立思考能力,完全受杏仁核控制,只谈情绪只从本能。

当我们说年龄与成熟无必然关系,恰好在反面上,说明其实18岁也可以是成熟的。

1939年,张爱玲写下《我的天才梦》,结尾一句“生命是一袭华丽的袍,爬满了蚤子”,技惊四座,展现了对生命的省察。那一年,她19岁。算成熟吗?

被喻为“硅谷钢铁侠”的马斯克10岁学编程,12岁设计出游戏软件,小时候还把附近图书馆的书都看完了。他18岁时的心智,以及逻辑思考能力,比起我们四、五十岁的政客,又如何呢?

18岁可能成熟,也可能不成熟,但按理说,一个人在接受10余年教育之后,在大概率上,是有可能成熟的。若说他们容易受影响、缺乏独立思考,那就不仅是18岁青年的问题了。人生漫漫,谁没有遇过毫不讲理、霸道蛮横的安哥或安娣?真的要说不成熟,看看国会内上演的闹剧,尊敬的议员们作出了怎样的示范?政治人物跳来跳去,立场翻来覆去,造成政局动荡,又是怎样的一种“成熟”?

再者,在法律上,18岁属成年,可以结婚,但却不可以投票,其实是挺奇怪的事。当谈到结婚组织家庭,政治人物认为,18岁青年有足够的思考能力作出选择;可是说到投票,他们却摇头曰,18岁心智未成熟。怪哉!

要是大叔大伯们,认为18岁青年对政治不了解,那就在学校教育他们呗,让他们了解民主制度,让他们知道制衡的重要,让他们明白政府的运作;而不是一口咬定他们不成熟,把他们挡于政治门外。

目前选委会是以技术理由延后落实18岁投票的措施,政府也没有否定青年投票的权利,某些政治人物就不要再节外生枝,来个大倒退。

大马政坛被老人家把持多年,一套把戏玩几十年,整个体制都已僵化,若再不注入年轻新活力,喊出再多的口号、画出再大的饼,也没有用!

作者 : 张庆禄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1-04-07

热门话题 :


分享到 : 


【免责声明】
星洲网促请读者、网民与观众,共同维护言论自由精神,营造理性交流环境;任何人身攻击、鼓吹种族与宗教仇恨、诽谤与造谣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网站立场。本网站有权删除任何违反此原则的留言。


Advertisement

其他新闻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
 

x
some descrip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