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 

2021-04-08 07:40:00  2455908

宋明家.当香蕉不成熟时

微隐于学

最近迷上种香蕉。

起初只想在那贫瘠空地种一些粗生粗养的植物,从阿祖家附近野树下挖两个不知名的香蕉苗,权当开山鼻祖,开启了香蕉之旅。

后来趁研究之便在适耕庄向缅甸外劳讨3个Berangan子株、再从士毛月老农那里用5令吉买几个红皮香蕉苗,开启了香蕉之旅。

过了两年,开山鼻祖毫无预警的开花报喜,竟然是Rastali蕉。

原本只是每逢周末来浇些水,大多数时候都交给老天帮忙看顾,没想无心插柳却换来色香味俱全、超级好吃的蕉果。

有了Rastali的经验,轮到Berangan蕉开花时,就比较特意常去除草、浇水、拔叶,还用鸡粪、厨余和尿水鼓催这不肥沃的土,服侍得无微不至。

一切看来万无一失,收割后却发现,大半香蕉放烂后都没变黄!

后来才知道原来是太早收成,之前的Rastali虽然粗生粗养,但挂在树上时间够长,长到颗颗粗圆饱满才采摘,差不多都是树上熟的,所以才超级香甜。

就在我懊悔Berangan蕉不够成熟的时候,老张WhatsApp来讯问18岁选民够成熟吗?

香蕉吊挂树上三个月,就已长得亭亭玉立饱满香甜,人类停靠父母脚下18年,却总有一堆青涩催不熟的行迈靡靡。

年轻人很可能不认同:你们老人家就是这样老看不起年轻人,总说我们幼稚,青涩Berangan蕉其实只是少数长不大的妈宝,大多数的我们还是Rastali蕉,够熟够甜。

凭个人过去高中、大学的教育界经验,加上英美两国的经验比较,我还是认为,马来西亚有太多不成熟的Berangan蕉。

比如在美国圣路易的那两年,观察到洋父母“种香蕉”不会特意浇水施肥,不过度呵护,偶尔还让天敌害虫挑战蕉苗,就像我园里Rastali蕉的成长过程。

和我国十多岁孩子比较,美国同龄孩子普遍上脑袋相对有分析力,嘴巴有沟通力、叙述力,心态较强,比较有公民意识,懂得融入和回馈社区。

或许2018年“国际学生评估计划”(PISA)数据可提供一些提示,证明我国青少年Berangan不够熟:在6111位大马15岁受测试者里,不足0.6%的学生拥有PISA阅读最高级别的能力(研磨分析、充分理解明写和暗喻/抽象长篇内容、能反映和评估所读文字、能对内容进行批判思维和高度理解),远远落后其他邻近国家:新加坡26%、中国22%(北京-上海-江苏-浙江)、香港15%、澳洲13%、韩国13%、日本10%、台湾11%。其他西方进步国家分数也至少9%以上。

由于国家教育系统缺乏思考、客观、理性阅读的训练,在海量讯息中迷失自己的,不只是青少年们,整体国人都出现思辨能力不足的症状。

PISA报告还有一个和心智成熟度有关的“心态”指标,显示我国只有41%年轻学生拥有“成长心态”(growth mindset,相信智能是可以后天勤奋养成的),相比其他得分逾60%的国家(例:丹麦、德国、奥地利、冰岛、爱尔兰、英国、拉脱维亚、立陶宛共和国、美国、加拿大、芬兰、日本、纽西兰、澳洲、新加坡、台湾),我们差很远。

15岁距离18岁只有三年,你说,成天埋首书堆和填鸭考试下的高中生们,能提升多少分析能力?能改善多少僵硬心态?

目前看来,18岁投票的最大好处,就是让孩子的爹娘多投一次票而已,反正大多数18岁少年人就只是耳濡目染的听取父母的“政治教育”,然后再到投票站投下父母的第二票。

话说回来,香蕉熟不熟,和能不能投票,根本是两回事,别放在一起讨论。

作为民主国家,就该做到“还权于民”,让国民不分性别、肤色和宗教,允许所有法定成年人参政和投票。

既然成年法令说我们18岁就该离开母树独立自主,那就认定18岁可以投票;至于Berangan蕉够不够成熟,够不够稳重、有没有分析力,那是思辨教育、公民教育、和政治教育的责任,和“能不能投票”一点干系都没有。

如果有干系,那我国部分青、壮、老年人,包括一些国州议员,都不合格,都不能投票。

作者 : 宋明家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1-04-08

热门话题 :


分享到 : 


【免责声明】
星洲网促请读者、网民与观众,共同维护言论自由精神,营造理性交流环境;任何人身攻击、鼓吹种族与宗教仇恨、诽谤与造谣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网站立场。本网站有权删除任何违反此原则的留言。


Advertisement

其他新闻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