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 

2021-04-08 21:00:00  2456489

达祖丁教授.是否会有新国阵,还是无国阵?

冷眼横眉

当一名记者问我,国阵在不是执政者的情况下如何以反对党的身分作战时,我的回答是,还有国阵吗?最近结束的巫统大会,在我看来,是“真巫统”的惨败。他们的咆哮和警告被巫统的国盟派系“嘲笑”。巫统的亲国盟派系本应辞职,但没有一个人辞职(除了一名受委政府关联公司的高官)。巫统最高理事会不再是至高无上的,因为它已经被亲国盟派系打脸。他们呼吁伊党回到全民共识,也获得了“talak”或离婚的回应,因为伊党与土团党在议席分配上正式达成协议。马华似乎无话可说,而我们也看不出国大党至今与国阵是否还有关系。国阵最高理事会取消会议的最新消息,则是对“真巫统”的致命一击。

所以,一切都指向在第15届大选中不会有国阵这个重要竞争者。甚至有人怀疑是否还会有巫统。如果巫统展开党选,那么可以肯定的是,代表们将选择那些能够填满口袋的人,而不是“尊严和历史”。如果巫统举行党选,可以肯定的是,亲国盟派系将获胜,巫统将沦为土团党的“第二夫人”,因为伊党如今已是第一夫人了。土团党将狮子开大口拿下大部分的议席和有胜算的选区,而将不太安全的选区留给伊党和巫统去争夺。土团党党员希望获胜,因为他们是该联盟的大王或大老板。喜来登行动者则希望在有胜算的选区获胜,因为是他们造成希盟垮台。巫统和伊党部长感染群也会想要上阵有胜算的选区。在我看来,巫统党员真的没有什么可捞了。在第15届大选后,巫统将沦为历史的注脚。

因此,这将是巫统和国阵的末日吗?好吧,如果按照目前巫统仍然是一个强大政党的说法,是的,这将是我所预见的游戏的最终结果。然而,还有另一个游戏规则可以扭转上述情景,并对国盟构成严重挑战。如果巫统法庭感染群可以让路给莫哈末哈山,那么他就可以为国阵写下新篇章。如果敦马和斗士党获邀加入新国阵呢?如果民兴党在背后支持莫哈末哈山领导的新巫统呢?如果大马民主联合阵线(MUDA)也加入游戏,站在新国阵这边呢?最后,如果瓦塔慕迪领导的大马进步党也加入其中呢?一下子,我们现在有了一个多元文化的国阵,由强大的马来力量领导,年轻人已经做好了战斗准备。

希盟,我以前说过,是注定要失败的。只要安华继续把自己当成第15届大选的目标,这个联盟就绝对没有前途。我预测希盟将赢得不超过50个议席,行动党占多数,诚信党将彻底落败。这样一来,新国阵就可以开出条件,因为它是最强而有力的反对党。国盟只有土团党、伊党和部分巫统派系,而国大党、马华和民政党是他们的“仆人”。

哈迪阿旺说得很清楚,非穆斯林伙伴必须是“温和派”,这样他们就可以随时随地向伊党版本的“伊斯兰大马”磕头。沙巴和砂拉越的政党是个很有趣的家伙。他们一直说他们不支持任何宗教极端主义,因为这是西马半岛的问题。沙巴和砂拉越政客想要的只有推动落实1963年大马协议。好吧,这些沙巴和砂拉越人天真地认为,伊斯兰主导的政治只会止步西马半岛。由于YouTube和社交媒体的存在,这种论述将在短短3年的时间内强势跨越南中国海。

总之,旧国阵已死,旧巫统也在重症病房等死。除非巫统的非法庭感染群党员接种新政治疫苗,否则他们永远无法保护自己在大选中不受金钱主导的政治影响。2018年,希盟成功击败金钱主导的国阵。在第15届大选中,新国阵可以轻松击退政敌,无论他们是谁。一个由新巫统领导的新国阵是唯一真正的竞争者,以对抗掌握金钱和紧急状态的强大国盟。在这场战役中,没有其他任何人能成为反对党的竞争对手。

Prof Dr. Mohd Tajuddin Mohd Rasdi: Will there be a New BN or No BN?

作者 : 达祖丁教授(Prof Dr. Mohd Tajuddin Mohd Rasdi)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1-04-08

热门话题 :


分享到 : 


【免责声明】
星洲网促请读者、网民与观众,共同维护言论自由精神,营造理性交流环境;任何人身攻击、鼓吹种族与宗教仇恨、诽谤与造谣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网站立场。本网站有权删除任何违反此原则的留言。


Advertisement

其他新闻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