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 

2021-04-09 00:00:00  2456589

郭丽云 - 天上人间

清风拂吹

某夜里,老师发了一幅新画作予我观赏,题名“天上人间”,画作灵感来自南唐后主李煜的《浪淘沙》。这首词已是李煜后期亡国时之作:“帘外雨潺潺,春意阑珊 ,罗衾不耐五更寒。梦里不知身是客,一晌贪欢。独自莫凭栏,无限江山,别时容易见时难。流水落花春去也,天上人间。”

老师问我对“天上人间”之说的看法,有说是今昔的差异像是天上和人间一样,有说不知是身处天上还是人间?就亡国被俘的心境,是前者;就寓情于景的写作手法可以字面上理解成后者吧。

初识李煜,自台湾闽南语歌仔戏,叶青剧团演的《玉楼春》,那已是看得懂的年纪了,所以很多情节记得很清楚,是我初步认识李煜的开始。李煜是南唐中主李璟第六子,原本的太子李弘冀因性格乖戾而被废太子之位,李璟偏爱李煜之才,故传位予他,后世称李煜为李后主。他专攻词曲,有“千古词帝”之称,更擅书法、音乐、舞曲等,这样一位文艺全才,奈何生在帝王家。

宋太祖赵匡胤灭南唐,李煜在宋军攻下家国时被俘到汴京,过起了此后两年的囚徒生活。赵匡胤因李煜屡次违抗其命令而封其为“违命侯”,其实违命有部分原因是为了护民。即便李煜再怎么不济,爱民之心还是有的,有人为其平反,认为其仁德爱民,谓其最后投降被俘,还是因着不想发动战乱伤及无辜百姓。可惜课文教学当中只把他定义成无能之君,就像阿斗刘禅就是昏庸一样,都被二分法划分得失去多面性。

二分的,还有以亡国前后划分李煜的创作风格,前期词风温柔绮丽,多写富丽奢华的宫廷生活;后期写国破之恨,感慨既深,益发悲壮。转眼从帝王之尊沦为阶下囚,其中的转变又岂能非黑即白一语道尽。

前阵子清明节回老家祭祖。孩子问我已故的父母都住哪里?我答之“天上”。孩子一脸惊讶问我那他们如何下来让我们拜?我们又如何到天上去祭?天上人间的概念小娃儿压根儿不懂,甚至单纯地模糊了生死两隔的无情。所以说,天上人间也不纯然二分,所以才有了对李煜词,今昔差异,抑或天上与人间之别的两种诠释。

人生无常,帝王之位又如何恒常?天上人间,不管哪种诠释,每个人终归要经历这么一遭。李煜不过更明显地体验了残酷的人世变化。不同的是,他至少留下了不朽的经典诗词,而我们会留下什么?

作者 : 郭丽云(教育工作者)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1-04-09

热门话题 :


分享到 : 


【免责声明】
星洲网促请读者、网民与观众,共同维护言论自由精神,营造理性交流环境;任何人身攻击、鼓吹种族与宗教仇恨、诽谤与造谣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网站立场。本网站有权删除任何违反此原则的留言。


Advertisement

其他新闻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