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 

2021-04-09 14:39:06  2456819

​伍思薇·为何要刁难百姓?

都会观点

因冠病疫情的爆发,去年有许多还在上课的大学生匆忙返家,全员转换上课模式,在家上网课。

由于近来疫情和缓,前阵子小妹也接获大学教职人员通知,要求所有学生返校取回留在学校宿舍的私人物品。

尽管该大学所处的州属已转为复原期行管令,但还有许多大学生仍在实施行管令或有条件行管令的州属上网课或实习,但校方并未因此让步,坚持要求学生必须在指定日期内返校取回物品,否则在本学期结束后,所有私人物品将视为学生的遗弃物品,全部丢掉。

基于校方的坚持,还在吉隆坡实习中的小妹迫不得已选择在4月初的周末返校,我也必须临时请假,载着她一起跨州到大学宿舍收拾私人物品。

为此,小妹在3月杪的时候,利用午休时间到旧巴生路的八打灵警局申请跨州信。经过警员的重重询问及检查资料后,该警员表示,国防部高级部长将于2天后宣布是否开放跨州,因此,该警员并不打算签批小妹的跨州信,而是要求她,若届时政府依然不允许人民跨州,小妹才在跨州的前一天重返警局申请跨州信。

小妹也十分无奈,只好先行离开。4月初,她再次利用午休时间到访该警局,这次是另一名警员来负责签批跨州信。与上次一样,经过重重询问及检查后,该警员说,“好了,大学发出的信件没问题,到时候你就拿着学校信跨州即可,毋需申请跨州信。”

警员的这番话让小妹十分傻眼。她在上班日牺牲了两次午休时间到警局申请跨州信,被多重刁难后却依然没有获得跨州信,若届时我们已到了另一州属的收费大道,却因为没有跨州信而不得起门而入,或被开罚单,我们又该向谁申诉?!

接获小妹通知后,我立即出发到灵市SS2的东南亚花园警局申请跨州信。这次,我完全没有被刁难,只是向警员解释跨州的理由后,警员就立即签批了我的跨州信。

基于这几次的经验,我真想知道,各警局在处理签批跨州信这件事上,为什么会出现不同的做法及说法?难道他们就不能统一做法,让人民不再混淆吗?

作者 : 伍思薇(作者为本报记者)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1-04-09

热门话题 :


分享到 : 


【免责声明】
星洲网促请读者、网民与观众,共同维护言论自由精神,营造理性交流环境;任何人身攻击、鼓吹种族与宗教仇恨、诽谤与造谣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网站立场。本网站有权删除任何违反此原则的留言。


Advertisement

其他新闻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