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 

2021-04-12 07:55:00  2457283

叶伟章/KLSP线上说故事 融合戏剧元素强调互动

艺文

2845CFL2021-04-1016180223826588351736.png

林建利认为,剧场是永远无法被取代的。作为剧场工作者,他最终仍会回到舞台,但这次的经验让他意识到,线上演出不失为一种渠道,可把戏剧推向更宽广的世界。

疫情肆虐了一年,剧场也近乎关闭了一年,然而剧场人不能坐以待毙,于是纷纷探讨、实验线上演出的可能。

“吉隆坡莎士比亚演员”剧团(KL Shakespeare Players,简称 KLSP)今年3月至9月间,以Zoom为平台,展开了一连4集的线上说故事系列《Sang Kancil》,每集4场,合共16场。这项活动获得教育部的大力支持,以及森那美(Sime Darby)基金会的赞助,对象是全国的所有小学生。

KLSP向来以搬演莎士比亚的作品为主,这次选择了民间故事里家喻户晓的小鼠鹿为题材,是否和疫情有关?

KLSP艺术总监林建利表示:“其实在疫情暴发之前,我们就打算做一系列Sang Kancil 的故事了,当时的构思是舞台演出。我们觉得,是时候把马来西亚的故事带给观众,当然,莎士比亚的作品依然会是我们剧团的主轴。

KLSP在演出过程中,加入了小游戏、投票、让学生们发表意见等活动,增加彼此间的互动。
KLSP在演出过程中,加入了小游戏、投票、让学生们发表意见等活动,增加彼此间的互动。

“我们和一位常驻大马的英国演员约翰尼·吉列(Johnny Gillett)向来有合作,他的特长是说故事,对象包括成人、小孩,甚至是企业训练。讨论后我们决定由他来选故事,我与他合导,这是Sang kancil演出的缘起。”

那是2019年杪的商讨结果,活动原定于2020年开展,筹备工作如火如荼地进行,包括联系教育部、找赞助商等,疫情来袭却打乱了计划。

行管令开始之初,林建利也采观望态度。1个月后意识到无法再等,于是决定寻求出路。KLSP有3个领月薪的演员,行管令期间剧团依然支付薪水,演员们如常工作,只是把排练换成了线上演出的实验。

“经实验后我们认为线上演出是可行的,于是重新拟定计划,与教育部、赞助商等再次联系。”

实验线上演出的过程,让林建利更深入思考戏剧的本质。
实验线上演出的过程,让林建利更深入思考戏剧的本质。

线上演出场场爆满

书信往来耗了不少时间。线上演出太新颖,许多人会以为那仅是线上播放影片。林建利等人费了好些功夫与各方解释,也与个别学校合作,有了成果示范,大家才比较理解。教育部答应后,剧团与各州教育局联系,再等教育局发出批准函……如此一番周折,活动正式开跑时已是半年后的事情了。

2020年11月,KLSP原定推出4场线上演出。适逢我国实施有条件行管令,学生无法到校上课,只能个别在家上线观看。Zoom的限制是一场最多100个观众(授权用户),个别上线无形中占去了许多名额,KLSP唯有加场演出,最后加到17场仍是场场爆满,遂决定于今年加演。

2845CFL2021-04-1016180223792658351727.jpg
KLSP在演出过程中,加入了小游戏、投票、让学生们发表意见等活动,增加彼此间的互动。
KLSP在演出过程中,加入了小游戏、投票、让学生们发表意见等活动,增加彼此间的互动。

线上演出让林建利更深入地思考——什么是戏剧。

“戏剧是现场的,戏剧是与观众有联系的,我们该如何在线上演出中保留戏剧的精髓呢?”

他先从现场感着手,坚持每一场演出都须直播。

“在剧场里,即使演员没有和观众直接互动,彼此还是接近的,哪怕镜框式舞台隔着第四面墙(注1),观众也能清楚知道墙是假的。但线上观剧的屏幕却是一道无比真实的墙,我们一定得先打破。

“我们坚持不预录,也不转发到YouTube等平台。有些老师要求链接,我们都婉拒,一定要让学生们来到‘现场’。我会要求所有的观众都开镜头,与我们互动。”

说到互动,林建利认为那是戏剧另一精髓,因此其团队在线上说故事系列里,设计了好些小游戏让学生参与,同时也让他们投票以及发表意见。他们也会加入动画元素,让画面更为丰富。

学生们在校通过Zoom,参与KLSP 的《Sang Kancil》线上说故事系列。
学生们在校通过Zoom,参与KLSP 的《Sang Kancil》线上说故事系列。

2845CFL2021-04-1016180223851778351737.png

探索线上戏剧新形式

“我们也办工作坊,让学生学习如何说故事和交流。”

系列活动开跑后,获得了学校的热烈响应,尤其吉打州教育局的官员更是非常配合。对许多老师而言,学生观剧之余还能学习英语——培养语感一直是学习语言的不二法门。

“当然我们还是面对很多问题,譬如网速,卡线会影响演出的流畅。线上也会出现声音时差,因此很难进行团体活动,如一起唱歌。”

林建利认为,剧场是永远无法被取代的。作为剧场工作者,他最终仍会回到舞台,但这次的经验让他意识到,线上演出不失为一种渠道,可把戏剧推向更宽广的世界。在未来世界里,线上演出显然还有许多可能。

2845CFL2021-04-1016180223856608351739.jpg
学生们在线上彼端观剧的情形。
学生们在线上彼端观剧的情形。

后记:

采访结束后,建利才与我说,接下来这几个月的线上说故事系列都已额满。

“那对这活动有兴趣的学校怎么办?”我问。

建利以无辜的眼神反问:“对呀,怎么办?”

后来还是我说:“不如你留下电邮,让有兴趣的老师与你联系。虽然赶不上这波活动,但或许可探讨其它合作的可能。”建利听后欣然同意。

听到活动额满,心情其实有点复杂——担心看了报道后,想参与的老师感到失望;却又因为有那么些人愿意接触戏剧,而禁不住微微窃喜……

注1:“第四面墙”,剧场术语,意为传统镜框式舞台上,横置于观众与演员间那面隐形的墙,观众如透视般看着舞台上(另一空间)所搬演的故事与情节。

电邮:[email protected]

更多文章:

粉墨勾兰/《午睡》在“借来的时间与借来的地方”

寻访巴赫足迹的音乐旅程──陈子虔《追踪巴赫》纪录片

作者 : 叶伟章 图:受访者提供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1-04-12

热门话题 :


分享到 : 


【免责声明】
星洲网促请读者、网民与观众,共同维护言论自由精神,营造理性交流环境;任何人身攻击、鼓吹种族与宗教仇恨、诽谤与造谣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网站立场。本网站有权删除任何违反此原则的留言。


Advertisement

其他新闻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