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 

2021-04-16 11:25:00  2458803

【爱长在】黄兼博 最想铸留一个尽职母亲、慈爱祖母曾祖母的形象

优活

如果将一生的经历拍成电影,那会是怎样的一部电影?有什么特别的画面?

听了问题后,黄兼博皱着眉头思索片刻,脸色有些凝重,仿佛看到大半生闪过眼前,心里翻江倒海波涛起伏,慨然说道:“我这一生可以说都是在挣扎中,像一个不会游泳的人,被丢到水里,拼命挣扎求生,好在总有一些手及时拉住我,扶我一把。”

生于1929年,现年92岁的黄兼博被誉为国内第一女广播人,于上个世纪40年代末投身广播工作,当年没有电视,资讯接收全靠广播,当年也没有DJ或主播这些名词,只有广播员或播音员。黄兼博是少数经历了从殖民统治、日本入侵、战后动荡到马来西亚独立建国整个过程的中文广播员,行内人称她是广播界国宝、中文广播的奠基人,她自谦地说道:“那是媒体给面子;其实是战后人才缺乏,人们将就而已。”

从一帧帧黑白照片所见,当年国家广播局开办的各种研讨会和培训课程里,黄兼博几乎都是现场唯一的女性,在阳盛阴衰、两性同工不同酬的大环境里,这万绿丛中的一点红显得弥足珍贵。

那些年,她在空中讲故事、播音乐,也代表广播局参与国家妇女咨询委员会(National Advisory Council on the Integration of Women in Development , NACIWID),不时在自己主持的妇女节目和报章专栏为性别平等课题发声,唤起女性意识的觉醒。

马来西亚广播电视台(RTM)于1970年5月8日举行的一场研讨会上,在清一色打着领带的男士中,黄兼博是唯一的女性。
马来西亚广播电视台(RTM)于1970年5月8日举行的一场研讨会上,在清一色打着领带的男士中,黄兼博是唯一的女性。


在上个年代,黄兼博的故事显得特立独行,活脱脱就是巾帼须眉、当代女性的典范,让今天的我们为之撼动。惟她却摇摇头,一迭声否认:“我从来不是一个凡事主动积极的人,我只是被动地完成别人给我的任务而已。”

她说:”我只是生逢其时,见证了大时代的变迁。”风云变幻,造就了黄兼博的先锋女性身影,92高龄的她回首前尘,当年那个冲锋陷阵的自己,现在看来,更觉得像是在时代浪潮中翻滚扑腾,载浮载沉。

英殖民地时代,正值花样年华的黄兼博第一次乘坐直升机,向听众贴身直击报道马来亚紧急状态下英政府采取的各种措施。
英殖民地时代,正值花样年华的黄兼博第一次乘坐直升机,向听众贴身直击报道马来亚紧急状态下英政府采取的各种措施。



丽的呼声第一批全职广播员

黄兼博的人生里,第一道打过来的巨浪是3年零8个月日侵时代的黑暗岁月。

她在坤成女校上初中一的年尾,马来亚沦陷了,“不能上学,只好跟着广东中山大学毕业的三哥用广东话学古文,光复后,本来要念初中二,可是家里没有钱,可以典当的只剩下妈妈的一双耳环和嫂嫂的一只玉坠,但也只够付一年的学费,所以只好跳班上初中三。”

跳班生的日子也不好过,“同学觉得我是外来者,所以就受到排挤,当时伸手扶我一把的是一位姓陈的同学,她对我特别照顾,成了我最好的朋友。”

初中三毕业后,校方因为师资缺乏,留下17岁的她和几个毕业生做临教。同一年,她又因机缘巧合成了华文女校女童军的创团者。

她莞尔一笑,娓娓道来:“当时,驻马来亚英国最高专员邓普勒爵士夫人想在华文女校成立女童军,校方接到通知,派我和陈丽容到King House(国家迎宾馆的前身)受训,回来后,我们把学到的东西传授给体育老师,成立了女童军,就这样成了其中一名女童军创团者。”

当跳班升上初中三的黄兼博(右)受到同学排济时,陈丽容(左)挺身而出,对她照顾有加,两位好友还一起成了华文女校的女里军的创团者。

当跳班升上初中三的黄兼博(右)受到同学排济时,陈丽容(左)挺身而出,对她照顾有加,两位好友还一起成了华文女校的女里军的创团者。



但这些都不是她真正想做的事,虽然年纪轻轻,但黄兼博的人生已经有了明确的目标──要用声音传递感动。

那是她在日军高压统治期间立下的志愿,当时人心惶惶,正值花样年华的女子都把自己打扮成男装,足不出户,唯一的消遣就是收听电台。一天,她无意中收到新德里电台的中文节目,本地华文广播先驱施祖贤的声音破空而来,仿佛蕴含着无穷的能量,“他一说话,全世界都听见,令我非常向往,心想,有机会我一定要从事这个行业!”

二战结束后不久,马来亚广播电台在吉隆坡设立分台,黄兼博逮住机会,如愿当上兼职广播员,以“洁姨”为艺名,用广东话和华语给小听众讲故事,开启广播员生涯,也迎来人生中第二道狂风巨浪。

当年的社会仍普遍认为女性不能轻易抛头露面,尤其不宜在男女混杂的环境下工作,“我去电台上班,老宗叔也不太放心,他说,你在坤成教书就好,不教书的话,可以去做接生或看护!但我太爱广播了,我说我一定要去!”想起那个执拗要当广播员的自己,黄兼博也忍俊不禁。

一开始只是兼职,直到1949年丽的呼声有线广播在吉隆坡开业,她顺利被录取,成为该台的第一批全职广播员。

1949年3月,英国电缆转播商丽的呼声(Rediffusion)在香港创办有线广播电台,同年8月,马来亚联合邦的丽的呼声有线电台开业,黄兼博是开台后的第一批全职播音员。
1949年3月,英国电缆转播商丽的呼声(Rediffusion)在香港创办有线广播电台,同年8月,马来亚联合邦的丽的呼声有线电台开业,黄兼博是开台后的第一批全职播音员。


黄兼博:“凯撒大帝说I see, I come, I conquer,而我则希望我的一生是‘我来过,我活过,我奉献过’。”
黄兼博:“凯撒大帝说I see, I come, I conquer,而我则希望我的一生是‘我来过,我活过,我奉献过’。”



在丽的呼声两年余,由于行政偏差,黄兼博决定回巢马来亚广播电台。马来亚广播电台是国营机构,广播员也在公务员的行列,“我没有会考文凭,不够资格当公务员,但我还是想去试试。面试时,遇到从新加坡总台过来的施祖贤,他听了我呈上的广播剧,也许觉得我对广播很有热诚 ,也有一点经验,还能编剧,就破例录取了我。”

喜出望外之余,黄兼博也觉得自己欠了政府人情债。“我跟自己说,这人情我一定要还,于是我去黄昏成人补习班报读英文,最后通过会考,拿到文凭。”

可是,一纸文凭在手后,黄兼博心里还是不踏实,“常常觉得自己不够好,好像患上了知识饥荒症,为了充实自己,凡有在职训练的机会我一定不错过。”


无心插柳被牵扯进妇运圈子

谈到参与妇运,黄兼博笑说这也是被人生际遇推着走。“二战结束后,第二波妇女运动崛起,我刚好在这个时候进入社会,直接受到妇运影响和推动,成了妇运下受惠的一群。”

在过去,女性公务人员婚后就无法享有房屋津贴、升级、受训和退休金等福利,但因为当时的台长B. Read特别提拔,黄兼博成了电台里第一位打破陈规的女公务员。这位爱穿旗袍、满腔热血的广播员也没有辜负上司的期望,在工作上表现标青,1957年,她被委派到英国国家广播公司接受培训,成为第一个已婚、没有大学资格却被派到海外受训的女公务员。之后,她又受命在吉隆坡成立中文新闻组,为电台栽培生力军。

1975年,大马政府响应联合国的号召,成立了国家妇女咨询委员会,黄兼博代表广播局成为其中一员,“因为常收到妇女运动的第一手资料,所以我就透过当时南洋商报的专栏〈妇女之见〉,把这些讯息传达给华社。”

身为一介女流之辈,黄兼博的力求上进,看在一些同事眼中却甚是刺眼,晋升管理层后,她也在人际关系管理上吃尽苦头,“各种排挤、中伤,几乎令我崩溃。”旧事重提,心里还是会有点郁闷憋屈。

黄兼博轻叹一声道:“对广播,我谈不上有什么远大的理想,纯粹是爱这份工作而已。我喜欢音乐、戏剧,觉得可以通过音乐和戏剧实行社会再教育是一件有意义的事,所以做得非常用心和起劲。”

国家元首曾经授予她A.M.N.护国有功勋章,马来西亚华人文化协会也于2010年颁给她“文化奖”,对于大众的肯定和嘉奖,她如是表示:“培训新人,传承广播,我是责无旁贷的,那是我的工作,我只是履行责任,把工作做好。”

人生的历练越丰富,越是懂得谦卑,对荣辱也不再关心,黄兼博从容说道:“我希望后人记得我一生的努力,我追求上进、坚韧、无畏的精神,而不是什么功劳。”

如果要给自己写墓志铭,她说她想要借用凯撒大帝的名言“我见,我来,我征服”,改为“我来过,我活过,我奉献过”,一日广播人,终生传播心,也就不枉人间走一趟了。


以前随身擕带小型收音机,随时监听监督,现在家里的收音机终年沉默,难得开机一次。
以前随身擕带小型收音机,随时监听监督,现在家里的收音机终年沉默,难得开机一次。




爱的遗物──老火药材汤、眼镜、著作

1984年退休后,黄兼博开始参与教会及社会工作,闲时含饴弄孙,展开全新的生活。

有阵子,几乎每个礼拜天她都会煲一锅药材汤,“我的孙说是‘嫲嫲煲嘅汤’,有淮山、茨实、北芪、党参、杞子、红枣,并不贵重,都是常见的药材,健脾开胃,要煲4个小时,才够火候,以前我婆婆和妈妈说这汤‘太子都食唔坏’,谁都可以喝的意思!”

说起可爱的孙儿和曾孙,她打自心里笑了。这锅老火药材汤的香气也许会像线头一样牵动一连串温馨记忆,叫她的孙儿们想起他们慈爱的嫲嫲。“再不然,就是这副不值钱的眼镜了,因为他们的嫲嫲一天到晚戴着眼镜看书看报。”她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呵呵笑道。

“总是戴著眼镜看书报”是黄兼博给儿孙最深刻的一个印象,所以她笑说这副不值钱的银框眼镜应该会让儿孙们睹物思人,看到眼镜就想起她。
“总是戴著眼镜看书报”是黄兼博给儿孙最深刻的一个印象,所以她笑说这副不值钱的银框眼镜应该会让儿孙们睹物思人,看到眼镜就想起她。



黄兼博的6本著作──〈妇人之见〉、〈四代亲情一脉传〉、〈何必惆怅近黄昏〉、〈乐龄人Kopitiam〉、〈蓦然回响〉和〈西马女宣传士拓荒履迹〉,她也给每个孙儿留了一套,希望透过书中文字告诉后代子孙,做人要做好本分,要有所奉献,要百折不挠。

黄兼博给孙儿们每人留一套自己的著作,借此告诉后代子孙,做人要做好本分,要有所奉献,百折不挠。
黄兼博给孙儿们每人留一套自己的著作,借此告诉后代子孙,做人要做好本分,要有所奉献,百折不挠。



她侧头想了一下,笑说自己并没有留下什么特别的东西给儿孙,“就让他们在心里纪着好了,”顿顿,又幽幽说道:“我希望能够在他们心里,留下一个尽职的母亲、慈爱的祖母和曾祖母的形象,我一直努力的做,可是没有做得太理想。”

“我们那一代女性,在努力争取教育和就业平等的当儿,为妻为母的责任就成了一个很大的挑战。我承认我处理得不够好,我太投入工作,亏欠了孩子。感谢他们能够自重,在主的恩典下,保持高尚品德,长大成人。”


华研和新纪元将会整理和收藏黄兼博的剪报和手稿,这也意味著她珍藏了大半生的旧文稿终于有了永久的归依之处,想到这里,黄兼博也老怀安慰。
华研和新纪元将会整理和收藏黄兼博的剪报和手稿,这也意味著她珍藏了大半生的旧文稿终于有了永久的归依之处,想到这里,黄兼博也老怀安慰。


黄兼博的全家福。
黄兼博的全家福。



我为自己拟的墓志铭: 如果由你写自己的墓志铭,你会写什么?

黄兼博:我来过,我活过,我奉献过。





相关文章:

【爱长在】黄一飞与小喵:孩子是我们最珍贵的遗产,而爱就是我们留给她最好的遗物

【爱长在】抗癌路上相互扶持/癌症,教会我们勇敢面对



作者 : 张佩莉(特约) 林毅钲(摄影)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1-04-16

热门话题 :


分享到 : 


【免责声明】
星洲网促请读者、网民与观众,共同维护言论自由精神,营造理性交流环境;任何人身攻击、鼓吹种族与宗教仇恨、诽谤与造谣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网站立场。本网站有权删除任何违反此原则的留言。


Advertisement

其他新闻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