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 

2021-04-26 09:30:00  2465046

林德成/你是听觉动物吗?

编采手记


今天想聊耳朵,不是谈耳朵看相解祸福,也非炫耀自己有很漂亮的耳垂,而是关于聆听。语音社交平台Clubhouse刚火热时,市场纷纷推崇,认为大家正面临视频疲乏,恰恰语音社交来得正是时候。另一方面,很多人直觉这是最真的社交网络,可以毫无限制和跨领域地谈论各种内容。

当时聊天室的氛围不错,每日充满新鲜话题,大家都齐聚在这片可以畅所欲言的桃花源。我自然要尝鲜,踏入各式聊天室看看大家都聊些什么。反正隐身网络,大伙儿不露脸只献声,挑起了很多禁忌和政治话题,后期还发生中国封锁Clubhouse事件,这里就不赘述。

虽说群聊,但有人是“麦霸”,一旦被点名发言会滔滔不绝。不过,听上去煞有其事,认真推敲才发现重点只有一二。那么Clubhouse要怎么玩?这就取决于“开房者”是否清楚自己的定位,如何办好聊天室是一门学问。Clubhouse是一个让喜欢学习的人吸收资讯,可以迅速得知业界最新动态或关于一门产业的运作逻辑。然而,聆听行业人士谈论课题时会有些费力,必须专注和消化他们所说的内容。除非你无心做任何笔记,只想寻求一把声音的陪伴,那么不成问题。

在Clubhouse“潜水”长达一星期后,我不知不觉花了很长时间在听大家聊天,渐渐地选择退场,离开这个平台。放弃不全然因为生活繁忙,而是找到了聆听播客(Podcast)的乐趣。Clubhouse是一个传播工具,有很多人发言,自己需学会重整和筛选,反观播客有明确主题,创作者会用最浅白易懂的词汇,依据脉络好好地把一件事说清楚。

如果把感官体验划成百分比,我发现自己有75%是倾向听觉。当我刷看视频时,大脑会比平时看书更专注,听播客却令我更容易消化主讲人的资讯。有些播客创作者的主持风格相等于与你聊天,像一位好久不见的朋友在跟你谈八卦,讲讲日常的生活心情,分享自己喜欢的书籍和音乐。近期我在上班路上就爱听刘轩的《刘轩的How to人生学》、阅读前哨站的《下一本读什么》、梁文道的《八分》等等。当然,一切很凑巧,自己喜欢上播客后,我无意间在脸书发现了Manhand饶舌歌手彭义秦(BeeMan)主持的《富都播客》(Fudo Podcast),无形中也促成一个关于播客发展的专题报道。




更多文章:

林芷桑/战战兢兢10年

张露华/灰飞烟起

许钦斐/月儿像柠檬













别以为播客的内容很浅显,不同类别的播客可以聊出深度,偶尔会刺激脑袋,令我陷入思考。网络上经常流传,大家活在碎片资讯的时代,疲于奔命地接收,但又来不及咀嚼。其实,我们未必要迎合,可以调整节奏和慢慢消化,毕竟不是每一件事都值得去“pickup”(捡起)。如果你有视频或资讯疲乏,不如转换一下口味,听一听播客,会有另一番收获。

作者 : 林德成(副刊【e潮】记者)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1-04-26

热门话题 :


分享到 : 


【免责声明】
星洲网促请读者、网民与观众,共同维护言论自由精神,营造理性交流环境;任何人身攻击、鼓吹种族与宗教仇恨、诽谤与造谣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网站立场。本网站有权删除任何违反此原则的留言。


Advertisement

其他新闻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