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 

2021-04-25 08:00:00  2465813

黄大志教授.历史教科书与国民意识的塑造

学者观点

不久前,历史学者蓝吉星强烈批评大马的最新中学历史教科书内容,指它严重缺乏反映国家民族的多元性,偏袒以马来民族和伊斯兰为国家核心的主导地位。蓝吉星并以经济层面为例,针对印度裔为橡胶业以及华人对锡矿业作出的巨大贡献,教科书只是轻描淡写,一扫而过。他呼吁教育部必须修正教科书的不公正和不确实内容,而在修正过程中,教育部务必征召各族学者参与,征求共识才下定论,以反映历史的真面目。

须知,历史教科书是塑造国民意识的根本。它的内容和观点,能影响幼小无邪学童的心灵,并可能在他们脑海中一辈子留下深深的、挥之不去的烙印。然而令人扼腕的是,任何政权建立的国家体制,都会倾向于用主流文化融合次主流文化,达到中央一统,甚至同化的目的,编写历史便是重要手段之一。即便是属同一文化基础的国度,也会因分裂而两边出现迥然相异的历史版本,中国大陆和台湾便是一例。

台湾自民进党执政以来,便执意想以历史教育来为台湾的“去中国化”铺路,一般人的理解这是为“台湾独立”作准备。台湾曾数次对其历史教育进行大修改。2006年以后,台湾课本的“本国史”被分成为“中国史”与“台湾史”两个不同课本,基本树立了大陆汉人与台湾本地人的两个概念。另外看中国大陆,其历史教科书和台湾的内容差异巨大,除了对近代政治人物的推崇、贬伐或描述立场各异,对各自的内政、抗日和对美国的外交关系论述,都各持己见,可说基本处于对立状态。试想两边的学童,在各自老师的淳淳善诱教导之下,思想定形之后再接触到对方关于历史的表述,认知错乱自所难免。

近20年来,中国的快速崛起,受到许多西方国家尤其是美国的抵制和对抗。中国大陆采取的对策,除了加强军事研发、改善外贸商品的质量于国际市场的竞争力,就是主观性的在教育领域增强学生和国民的“爱国热情”,以爱国心作为维护国家主权和构建社会凝聚力的一个要素。说到构建“爱国心”,我们不妨探索一下大马以马来人为主的联邦政府,在新编历史教材中是否暗藏着这个议程。

1965年在印尼发生了930政变之后,苏哈多政府就发起过一个“爱国运动”,作为关闭华校和查禁中文出版物的论据。近年来,“爱国主义”的原意已被政客歪曲使用,旨在配合政党的政治目的。在大马的马来族主导的政府,爱国行为可以被诠释为少数民族应该配合占统治地位的多数民族的意向,不配合就可被看成非爱国行为。举个例子,由大马的陈炳耀和陈慧琳于2012年创立的电召汽车共乘公司GRAB,业务发展异常迅速,今天的业务已扩展到东南亚300多个城市,其公司总值估计为1600亿令吉,超过了全国最大国营的马来亚银行的900亿资产总值。想当初陈炳耀曾向大马政府投资公司(Khazanah)申请资助时,曾因对方提出必须分出例常的“土著股份”条件,而不愿接受。陈炳耀之后与新加坡政府的淡马锡控股谈妥合作条件,业务从此在他的领导之下蒸蒸日上。在马来人主导政府看来,陈炳耀的作法也可被看成非爱国行为,虽然嘴上不公开说。

回头再说大马编写一面倒历史教科书一事,作为华、印和东马少数民族来说,我们能接受以马来民族在教科书的主导地位,但我们不能接受把少数民族的存在和历史贡献最小化,或是歪曲他们应有的地位和功绩。少数民族的事迹,教科书必须以合理的篇幅以及真实的情况呈现在各族学童眼前,让他们从小就认识异族同胞的真实历史,并从中获得传达互相尊重、合作共荣的信息。我想这才是栽培各族学童真正爱国、促进各族更深一层互相了解的基础元素。

环看当今种族主义全球肆虐、民族之间互相排斥的纷争不断,大马也不例外。

大马60年来实施的种族政党政治,导致种族之间的关系不和谐,已经使得各族互相猜忌、各走偏激,这对全国未来的政治和经济走向都不利。修改历史教科书,还给所有族群一个合理和真实的面貌,不但显现政府直面历史的勇气,也是缓解当前困境重要的一步。

作者 : 黄大志教授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1-04-25

热门话题 :


分享到 : 


【免责声明】
星洲网促请读者、网民与观众,共同维护言论自由精神,营造理性交流环境;任何人身攻击、鼓吹种族与宗教仇恨、诽谤与造谣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网站立场。本网站有权删除任何违反此原则的留言。


Advertisement

其他新闻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