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 

2021-04-26 21:16:05  2467069

左行风/烟火自在

马华读立国

单篇好看的小说放进小说集不会影响可看性,单篇好看的散文一旦放进散文集,却有可能味如嚼蜡。如此整体论的美学变化,极其特别,甚至在一定意义上难以理解:一篇每字皆同的文章,为何单独来说好看,整体来说(放在集子)却不好看?

简单的答案可能是,一个作者的散文作品之间多少要有一些关联性,至少在一本集子里是这样。有些人可能会说,散文需要呈现作者某种程度的本真。这确实可以成为说明散文作品关联性的基础,但我是存疑的,它存在一个认识论上的难题:假设读者对一位作者一无所知,他便不知道这些散文是否呈现作者的本真,这些散文就不会好看(因为散文好看要有关联性,而根据前述说法,关联性指的是作者的本真)。这结论还蛮荒谬的。

读出人间烟火味

读者从散文作品读到的关联性也许可以被投射到同一个“人物形象”上,但这“人物形象”和“作者”是有可能分割的。

林春美散文集《过而不往》就更妙了。

这和先前说的,好看的单篇放入整体反显失色恰好逆转,这些单篇放入整体,反而多了一些单个来看没有的东西:烟火气。

这本散文集多是千字短文,以单篇来看,有过类似经验的人读来也许会有共鸣,却不容易有令人眼睛为之一亮的作品。然而一篇篇读将下来,自有一股人间烟火流露。那是由多篇作品互相交织而来,散文之间也许有连贯性,也许没有,这都不重要,而若把它们放在同一个“人物”加以理解,散文的漫无目的便也有了意义。

《过儿不往》有些写槟城,有些写学院,有些写家人,有些写生活。林春美的文字朴实洗练,你会发现她的重心不在文笔的雕琢,而是专注在(自己)故事的述说。〈咖啡店民意〉是我觉得蛮有趣的一篇。马来西亚华人都知道“咖啡店”的意涵, 它宛如希腊雅典的言论自由广场,很多大叔会在那里指点江山,与彼时仍是大学生的林春美倏忽交错,两个“平行世界”碰撞得还不错。这为前述的有趣变化创造了基础,因为人(物)本就是多面。就如人们常说过去造就现在的自己,关联性不落在事与事,而在事与人。

从整体论的角度来看,个体的意义或价值会被整体翻转甚至决定。它能用来说明画作、音乐等等变化,但我一直觉得它在文学的解释力会面临困难,而散文恰好可能是一个会被整体论者喜欢的例子。


作者 : 左行风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1-04-26

热门话题 :


分享到 : 


【免责声明】
星洲网促请读者、网民与观众,共同维护言论自由精神,营造理性交流环境;任何人身攻击、鼓吹种族与宗教仇恨、诽谤与造谣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网站立场。本网站有权删除任何违反此原则的留言。


Advertisement

其他新闻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