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 

2021-05-01 06:00:00  2467079

【劳动节专题】你辛苦了!

说书

5月1日劳动节,报馆的印刷厂也休假,是以每年的5月2日是无报日。

曾经到本报印刷厂采访,报纸是在夜里印刷的,入夜后的印刷厂灯火通明,非常美丽。印刷工人除了巡视机器,还不时抽样检查报纸成品的墨色,校对CMYK四色是否对,调整墨汁浓淡。铃声响起,报纸开印后,他们快速走进走出,一会低头校色,一会快速点击荧幕调色。旁观,好像游戏开打,在限定时间内得全神贯注,不容闪失。

我常站在印刷厂外听里头“唰唰唰”的声音,规律得有点疗愈。印刷厂内忙碌,一旁兴建中的公寓工地,有时也在夜幕低垂时映出劳作者的剪影。我偶尔也会观察建筑工人如何在窄小的木板、铁架上行走。然后,想起台剧《做工的人》大结局的画面,主角兄弟从未建峻的大楼望向远方公寓,感慨说“一栋一栋这样盖,很有成就感耶!可惜没有一栋,我们有办法搬进去住。”

我想,同名原著《做工的人》或许是一本劳动节必读的书。作者林立青是工地监工,他把工地小社会真真实实呈现在读者面前。工地里有板模、烧焊、灌浆等很多不同专业,每个专业都有不同的职业伤害。在工地社会里,他们也有阶级之分,偶尔被工地主任“抽油水”,外籍移工总是小心翼翼深怕被检举。

林立青后来又写了《如此人生》,写“八大女孩”(声色场所工作者)、酒促小姐、夜间工人、失业厂员。在林立青看来,这些社会边缘人物也是劳动者,但是社会笑贫又笑娼,无视社会不公和结构压迫,只会指责他们不够努力。“只要努力就会成功”,是不是资本社会最大的谎言呢?



◢永远领取“新人薪资”


采访线上也接触过医院清洁工人。在外包制度下他们三五年就被更新合约,重新聘请,永远领取符合最低薪资的新人薪资,哪怕他们已有二十几年工作经验。面对不公,他们勇敢站起来反抗,组织工会争取应得的福利。就在成功签署新的劳资合约后,整个医院清洁服务又外包给另一家公司,他们又重新成为了“资深新人”。

马来西亚的工人运动其实曾经非常蓬勃。1962年,马来西亚铁路工人发起罢工要求增加工资和改善工作条件。当时共有1万4000名工人参与行动,长达33天,政府不得不让步。 1967年阿沙汗(Asahan Estate)工潮,园丘工人从马六甲阿沙汉出发前往吉隆坡,展开百里长征。

《战斗在阿沙汗》作者张子佳是阿沙汗工潮的参与者兼其中一位领袖。书介写道,“让曾经参加过这趟列车的朋友回首阿沙汗三大民族团结奋斗的史事。”《Struggle For Justice: Bestcan Workers, The Untold Story 1977》也是本地工会的故事,1977年怡保公教职工青年会(Young Christian workers, YCW)工运,最后成立工会。

在现在这个上街抗争会被标签为“作乱”的马来西亚,过去工人争取权益到底是一幅怎样的光景?

◢真相令人绝望


当然,坐在冷气房里埋首看文件、打电脑的人,也要跟你说声:辛苦啦。因为科技便利,好像没了下班时间,手机总是响不停,随时随地都可能收到主管、客户的短讯、电邮,要求完成这个那个。这些便利转换成压力,延伸出各种文明病,如生理上的骨刺、眼疾、自律神经失调,和心理上的精神疾病。

《失控企业下的白老鼠:劳工如何落入血汗低薪的陷阱?》,作者丹·莱昂斯提出大胆的看法:开放式办公室、如同咖啡厅的茶水间、吃不完的零食、专属的户外活动,其实是把办公室变成实验室。透过如此“创新”的工作环境,人们在压力大、无隐私的环境长时间工作,价值被压榨殆尽。

作者提出现代职场令人绝望的“四大真相”,分别是金钱、不稳定性、急遽变化和去人性化。其中,去人性化指科技无时无刻不在监视、评估我们的工作表现,在追求效率、生产力的数位时代里,这些数据将直接决定你在一间公司的去留。不知读到这,你会否心有戚戚焉?

《没人雇用的一代:零工经济的陷阱,让我们如何一步步成为免洗劳工》作者詹姆士展开180天的卧底观察,先后应征亚马逊捡货员、Uber司机、客服人员、居家照护员等职,挖掘出这些工作尽管在大企业或“创新趋势”的名声加持下镀了层金,其实暗藏着诸多陷阱和谎言。

他描述工作如何从一种骄傲沦为无情无人性、对尊严的践踏,也点出生活在后工业经济时代,每一个人已经或终将遇到的困境。在终身雇用制式微,AI即将取代人工的时代,得好好思索自己的未来。


延伸阅读:

静寂工人:码头的日与夜/魏明毅

作者与田野报导人同行在台湾基隆港的东西码头岸上、同处在简单阳春的候工室里、同坐在密闭局促的货柜车内,并随着他们的脚步进出不同的食肆与茶店。侧耳倾听他们的娓娓叙说,且听出他们没能说出口的喑哑之声。然后,以笔一字 一句刻划这些暂时隐没容貌、以化名现身的人物,记下他们在码头内外的日日夜夜。

蟹工船/小林多喜二

这本日本小说发表于1929年经济大萧条时代,是小林多喜二根据蟹工船“博爱轮”和“英航轮”虐待、剥削渔工的实际案件为蓝本,亲自走访函馆渔会、听取船员们的体验,经过长期调查所完成之著作。作品发表距今已超过80年,仍引起广大的回响和共鸣,实因《蟹工船》重现不只是文学现象,而是与现实有关的社会现象。

40%的工作没意义,为什么还抢着做?/David Graeber

“……现代职场的大揭露,充满各行各业从业人员真心告白。‘凉差’不一定是‘爽缺’,无所事事的工作不只是‘废’,员工还得费力假装忙碌,瞎忙于一些琐碎无聊的细节。这一类的狗屁工作误国误民,有时还带来例如金融海啸的灾难。”——何明修(台湾大学社会学系教授)




作者 : 白慧琪(整理)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1-05-01

热门话题 :


分享到 : 


【免责声明】
星洲网促请读者、网民与观众,共同维护言论自由精神,营造理性交流环境;任何人身攻击、鼓吹种族与宗教仇恨、诽谤与造谣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网站立场。本网站有权删除任何违反此原则的留言。


Advertisement

其他新闻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