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 

2021-04-29 19:05:00  2468632

【征文/物】妈妈的酒钵/丘素薇(劳勿)

星云


老一辈的客家人把好杯中物的酒客称呼为“烂酒钵”。

母亲有一个酒钵,大概陪她走过50年岁月。圆筒形的陶钵高及母亲的膝盖,造型古朴但不失优美,钵的上部分比钵底略大,大大的钵口边缘有简单的图形浮雕,经过岁月的洗礼仍然油光靓丽。虽然钵体刮痕累累,但是如果不仔细看,还以为是它原来就有的雕花呢!圆圆的体型不大不小,刚好让母亲双手合抱怀中。的确,母亲对它爱护有加,搬动时抱在怀里,唯恐一个不小心就把它摔坏。

母亲酿客家黄酒功夫了得,酿出来的酒香醇浓厚顺喉。酿酒时加上一小撮的红曲米,酿出来的色泽带微微的玫瑰红,倍加诱人。父兄喜欢饭后倒一杯慢慢品尝,母亲偶尔也啖三两口,不胜酒意的她,脸颊子红扑扑的,母亲微醺的模样深深烙印在我脑海里。

上一代的人相对含蓄,怀孕了不敢张扬,遮遮掩掩的。我们家有一个独特的方式宣告这个喜讯,就是扭扭捏捏的要求母亲“扒酒”。母亲也总是轻描淡写的回应: “哦,好的,什么时候要用到啊?”很快的,家里就弥漫着一阵阵的酒香,向家人宣告新生命的来临。

母亲酿的酒补益了家族里几代的产妇。她酿酒有一些禁忌,特别注重糯米进酒钵的时辰:“三六九有糟冇酒,二十七八满盆满钵”。母亲没刻意的教,我们也没刻意的学。母亲认为酿酒没有特别的功夫。“客家婆都应该会的啦。”酿酒的功夫却因此失传了。

如今酒钵废置而蒙尘,福至心灵,用它栽种一钵风信子。紫色的花儿迎风摇曳,啊,母亲的酒钵以另一个风貌重展风姿。


作者 : 丘素薇(劳勿)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1-04-29

热门话题 :


分享到 : 


【免责声明】
星洲网促请读者、网民与观众,共同维护言论自由精神,营造理性交流环境;任何人身攻击、鼓吹种族与宗教仇恨、诽谤与造谣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网站立场。本网站有权删除任何违反此原则的留言。


Advertisement

其他新闻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