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 

2021-05-01 12:39:00  2468733

李凯业 | 多行不义必自毙

观点

在10年前的2011年,如果大家还记得的话,当时发现了芙蓉中华小学停车场校地差点被发展商强硬回收的事件。当时事件闹得满城风雨,纷纷扰扰一段时间后,最终由州政府祭出强制征收土地法令,向发展商征收土地纳为校地,听闻强制征收土地的费用是由芙蓉商贾拿督李典和出资的。

有关发展商过后就在毗邻的土地上大兴土木,建了一排店面,在当时也很快的被一扫而空,但在将近完工之时,这排店面却停工了。

据闻这名发展商在2014年左右因为欠下巨债,开始出售名下资产,但是套现的速度赶不上追债的速度,2014年后,这名谢氏发展商就宣告破产了,其名下的公司也如骨牌效应一般接着清盘,办公楼也跟着被银行拍卖了。

而身处罗白的这一排店面也正因为这样成了“烂尾楼”,买下店面的业主眼睁睁地看着接近完工的店面饱受风霜却什么也做不了。

509过后,森州换了政府希盟上台。张聒翔在当上行政议员之后,努力的收拾州内的一些“烂尾楼”,情况不是很糟糕的这一排店面,也得到了幸运之神的眷顾。

有几名业主找上了我,因为他们过后在物业转名之时遇上了麻烦,当中包括发展商把马来保留地卖给了华裔业主,也有两间店面但在发展规划上其实只是一间,发展商却将之一分为二,牟取暴利,可以看出当时发展商为了利益,是如何游走刀锋,违反法律之事错了再做。

这些在法律上和州政府政策上都是属于难度不小的阻力,在经过一番的斡旋和几经波折之后,州政府批文下来了,接下来要做的就是等待清盘师清算业主还需要付还的剩余买价,然后就可以经由清盘师转名割让了。

在这个时候,就是前几个星期的某一天,一位自称是发展商代表的人物找上了其中一名业主,该名业主让他和我商谈。

有关代表提出了一个旁门左道,意图绕过破产局清盘师,向破产局佯称这些业主在很早之前已经付结余款,但这个方法就是必须把余款直接付给发展商。该位代表甚至在会议中一度威胁说,其实店面的土地是注册在另一间公司的名下,他们随时可以卖掉。我当然也趁机讥讽了他,让他试一试。

在对方乃是一位破产人士的前提之下,我当然必须保障我客户的利益,提出余款不能在产业还没转到业主的名下之前交手,否则一切免谈了。

这种保护客户的手法在这位破产人士的眼中,竟然成为了一个阻扰,进而向当地的国会议员和张聒翔行政议员做出投诉,并且拒绝任何的商讨。那既然如此,我唯有遵循原有的法律途径了。

在这篇稿截稿之前,笔者收到来自业主的来电,称有一班马来人找上一名买下马来保留地的业主,并且威胁该名业主,我已经劝告该名业主去报警了。

这对我来说,毫无损失,我捍卫客户的利益,我可以继续行走法律正途,不陪你走法律边缘。

作者 : 李凯业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1-05-01

热门话题 :



【免责声明】
星洲网促请读者、网民与观众,共同维护言论自由精神,营造理性交流环境;任何人身攻击、鼓吹种族与宗教仇恨、诽谤与造谣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网站立场。本网站有权删除任何违反此原则的留言。

分享到 : 



Advertisement

其他新闻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