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 

2021-05-07 07:00:00  2469382

【爱长在】王劲强 存善心做好事,是我最想给孩子留下的爱的遗物

优活

当年母亲进行腹膜透析,需住院一个月,以完成导管装置及后期操作陪训准备。

老旧的新山中央医院病房向来拥挤,入院那天母亲的病床草草停靠在走廊上,像违规停车,没有专属编号。若遇紧急事件,那张病床就要礼貌让路,有时让一让,不小心就推到了长廊两端,看似落单又像被遗忘。

即便没有紧急事件,它也会在护士执行任务时被移进移出;对于每天3次的清洁工而言,这张落难的病床更显得阻手碍脚了。

后来我发现,虽然都是床,病床和家里的床还是有分别的。病床更像悬浮于陆地,无根的舟,不是一个家具,不能永远停驻在一个地方。它注定要随人生苦海的潮水漂流、移动前进,没日没夜、时间模糊停摆、不编制美梦、选择人,更不被人记忆。

它承载的,或许仅仅只是一个病人,简单的尊严。

快乐可以分享,苦痛却无法被描述,而“尊严”对病人而言,更是生命穷极困顿的大哉问。




2016年2月,“以爱社区及临终关怀中心”刚成立,王劲强受委托走访新山福林园一位癌末患者,约莫三十出岁的年轻人,先前骑摩托车越堤在新加坡工作,癌症比梦想更早抵达他的人生。

“走进那间廉价屋,一看,早已是破败杂乱的景象。”

癌症不仅蛀蚀病患的身体,它更无形的让周遭环境都笼罩在一股让人窒息的阴影中。阴影面积不断扩大,像潮水一样,让日常都浸泡在抹拭不去的腐烂味道里。

“那时家人已帮他换了新的纸尿片,套着纱笼睡在地板上,只隔着一层薄薄且污渍斑斑的床褥,身边散落几排Panadol。


温柔的承接住不断殒落中的流星

由始至终,年轻的病患一直维持着侧躺面壁的姿势,不晓得是不想面对陌生人或是其他原因,他那蜷缩的样子,简直像一个痛苦的象形符号。出于关怀,王劲强蹲下来,本能的伸手轻轻碰触他骨碌碌耸起的肩胛骨,问他:“感觉还好吗?”

像是迷失在黑暗中,年轻的病患无视王劲强的慰问,径自重复呻吟:“很痛,很——痛!”颤抖的声音幽幽回荡在客厅。当下,显得彷徨的不只是王劲强,还有眼前年轻人苍老的父母。

他们束手无策的站在儿子身边,怯怯的看着他,除了无助悲哀,再没有更多的表情。照顾癌末的儿子对他们来说过于沉重,无言又无力,只能巴巴的等着好的坏的自行发生,统统接受就是。王劲强问老人家:“需要帮忙什么吗?”

两老摇摇头。

是不要还是不知道?或许更贴切的形容,毋宁这是他们从过去到现在,近乎绝望的答案。

各方接济的物资零零散散堆放在家中各处,显然没有经过整理分类,纯洁的善意此刻看起来却像是待回收的物品,多而不当杂而无用。“不如我找一张病床给你儿子。”王劲强说。老人家像是突然醒来般,迭连说好啊,好啊!

一个月后,经叶牧师的安排,全新的病床抵达中心门口。

那是“以爱社区及临终关怀中心”成立以来的第一张病床,意义非凡,它像一艘迷你小方舟,带着祝福航到了福林园年轻癌末患者的家中。

一张病床能为癌末病患或家人减去多少痛苦?还真无法计量,但它至少像守护的手,无私的把年轻癌末患者从地板上扶起来,安放在可以调整高低角度温暖的所在。

每个癌末患者,都曾是被医院拒绝的一颗流星,在殒落销毁前,一张放在自家房间的病床,正是承接住他们最温柔的天空。

我问王劲强,这一号迷你小方舟陪伴了年轻人多久?

“一个多月吧?”王劲强印象已模糊。我默想,在倒数的三十多个日子里,那个年轻人有没有偶尔翻身平躺,双眼终于从坚硬冰冷的墙壁移开,重新看看自己的父母,深情的说些话?

一张病床借出去时间的长短,王劲强从不在意。他念兹在兹的,是到底还需要多少张病床来承接住不断殒落中的流星。


“以爱”助人不分种族肤色

王劲强想起一件小而温暖、关于编号92病床的故事。

“2020年8月27日,中心来了一个马来妇女。先前她有些犹豫,在门口来回踱步许久,虽然有人告诉她可以借病床,但她又担心我们只帮助华人。”

马来妇女显然是误解了,肤色从来不是“以爱”在乎的细节。

4377TLK2021-04-1616185429984268451790.jpg



她丈夫肺癌第四期,医院通知她把丈夫接回家。“当我了解她的家庭背景后,决定免去了她的抵押金,隔天便安排卡车把编号92的病床送到她家。”

“9月1日,也就是5天后,她打电话来说丈夫过世了。”于是病床回来了。

时间对癌末患者,真的是一个残酷的习题,太难了。“我还记得一个案例,当我们把病床送到对方家门口时,那个患者就不幸过世了,我们只好把病床原封不动载回来。”

病床来来去去,即便再快都赶不及死亡的速度。

“2020年11月26日那天,一个穿灰色连身帽T、绑马尾的马来年轻小伙子驾着一部客货车停在中心门口。直觉认为是来借医疗器材的,我便请他进来填表格。”王劲强说:“后来他表明是来捐款。”

也算是稀有的事,因为这是中心创立以来,第一次收到马来人主动上门捐款。“数目虽不多,却让我非常感动。”感动王劲强的,是这个名叫莫哈末的年轻人,竟然是先前借用编号92病床马来妇女的亲戚。

一张流动病床能做的,远超出我们的想像。

“Saya datang untuk memberikan derma sukarela.”这句话,王劲强记住了。

5年过去,几番汰旧换新,“以爱”目前拥有120艘迷你小方舟进出寻常百姓家,庞大的医疗器材后备队还包括轮椅、轻便马桶坐便椅、拐杖、床垫、氧气桶、血压血糖测量仪等。可贵的是,所有器材皆免费借用,这是“以爱”一以贯之的信念,他们都是善愿的执行者。

一舟轻航载满爱,数十年社区服务经历,把54岁王劲强的生命质地,琢磨得更为晶亮。做为生命旅途的送舟人,除却社区扶贫、公益关怀,王劲强体验得最多的,毕竟还是在眼前搬演的生死大功课。

4377TLK2021-04-1616185429989088451792.jpg






太太是生命中最大的支柱

回首前半生,王劲强的人生遭遇只能算是小风小浪。

中二那年在父亲的首肯下辍学,离开原乡太平,南下新山投靠大哥,在耶耶亚哇路的汽车冷器维修中心当学徒,开始他的成长之路。间中也曾和一群小混混闯荡了一段时间,幸运的是全身而退,唯一的缺点大概是学会抽烟,16年后才成功戒掉。倒是因暗恋隔邻杂货店女儿而尾随她加入教会,每星期懵懂的听经唱诗,虽然青涩的恋情半年后因女方飞赴外地求学而夭折,不甘寂寞的他,在加入青年团契后便积极从事社区服务,渐渐培养了领导统御能力,从此头也不回的往人群走去,一步一脚印走出今天的样子。

看似顺风顺水,但老天也没少给他审视生命功课的考验。

几年前,他因介入一起无谓的人事纠纷,出言不逊,开罪了社会显要,即便无辜被错待,但为息事宁人,选择在两大报刊登道歉启事。引信点燃前一晚,王劲强特地请太太骆爱琳来到办公室,神色凝重的交待事件始末,太太听后,怔忡的说不出话。

王劲强个性向来低调,但道歉启事曝光后,倒是一阵狂风似的把他从幕后扫到了幕前。

从那天起,王劲强所到之处都能在心里荡出余震,连在咖啡店吃个早餐,都有好事之人对他指指点点。王劲强带着疑似罪愆的烙印沉潜在家近一个月,“这是我人生的污点也是转捩点,虽然很难过,但也让我的心跨过了一大障碍,勇气提升了好几级。”这堂昂贵的功课让王劲强学到,即使热忱助人,也要带着智慧。

我问他,如果时间重来,你还会不会蹚这浑水?

“会。只是处理的方式不一样。”

坚持正义、维护真理的狮子座男人王劲强,不改固执的英雄本色,让人不禁替他揑了一把冷汗。关于这点,太太骆爱琳一点都不担心。一路以来,王劲强之所以能在社区服务关怀这条路走得那么远,背后其实都是太太无声的成全。即便是在举债度日的艰难时刻,也都靠着太太的私房钱支援才稳住阵脚。

王劲强总爱开玩笑,揶揄自己是一个彻头彻尾“吃软饭”的男人。

“没有我太太背后的支持,我绝不会走到今天。”王劲强脸带愧疚,说:“如果当年太太有一句怨言或神色困难,我便放弃了。”

王劲强直言太太骆爱琳是他背后的最大支柱。
王劲强直言太太骆爱琳是他背后的最大支柱。


4377TLK2021-04-1616185429989058451791.jpg



最想把“以爱”的核心价值留给孩子

我问王劲强,如果一生缩短成一个瞬间,被触动的魔术时刻会是什么?

“大概是太太宣布怀孕的那一刻吧?”这,也是太太爱琳的答案。

两个孩子,是他和太太结婚10年后才等到的礼物。王太太记得那一天得知验孕的结果时,发简讯给王劲强。王劲强有些怀疑,闹着她玩说如果是真的,吃鲍鱼面;如果是假的,就吃美极面。

13年过去,王劲强把一生精力都投入了“以爱”这个“爱心核能发电厂”,百年归老之后,他希望能够为孩子留下的,或者,往后孩子瞻仰他而泛起思念之心的,是“以爱”的招牌,它的核心价值,它走过的路,去到最远的地方。

一张张病床代替王劲强的眼睛,让他看见一次又一次的死亡。2015那一年,有那么一瞬间,王劲强也曾亲历过自己和家人的死亡。

那天,他们一家人从彭亨林明旅游归来,回程时跟在一辆时急时缓的车子后面。王劲强心生浮躁,加速超车。前方车子似乎发现了什么,也开始加速,存心不让王劲强超越过去。王劲强把油门踩得更低了,此时两部车子已并行在双向路上。

像是公路电影里急速追踪的场面,不幸的,前方来了一部卡车。显然,卡车仗着车身优势,并没有减速或让道的意思,直直驶过来。

3部车子同时加速前进,一场预期的碰撞在所难免。千钧一发之际,王劲强驾驶的那部车子左右两边的镜子一阵风似的咔嚓被削掉了。王劲强如梦初醒,待回过神,车子已被先前那辆车超越而去。他放缓车速,转头看着车内由始至终都在熟睡的太太和孩子,骂了自己一句:笨蛋。

那已是神迹了。从此以后,王劲强从未再超速。

采访第三天早上,我站在“以爱”门口,恰好看见一部卡车驶近,停妥后两名印裔司机合力把一张病床抬下来,然后缓缓推进中心。

空的病床出去,空的病床回来。看起来好像保持原状,云淡风轻的什么都没有发生或改变。然而,它的而确默默的完成了一次由生至死的交接。它承载过渡的,岂止是一具行将告别的躯体,它抚慰了一个脆弱的灵魂,同时也把一个悲伤的家庭拥在怀里。

王劲强曾说,“以爱”中心的病床最长的一次远行纪录是两年半。那也是好多年前的事,人生苦短,现在病床要走到这么远已经很难了。原来病床所丈量的,其实是那么轻又那么重的悲伤啊!

心里有种复杂的情绪。都说了,时间对癌末患者或照护者都是残酷的习题,太难了。病床不说话,它像一个智者,每一次出发,都默默的完成它为人生做的,最后一次生死的搬运工程。

我问王劲强,如果明天是你生命的最后一天,你会如何总结你的人生?

“世上一切物质都会过去,唯有善心美事永远长存。”他接着说:“今生无憾了。”

那也是他写给自己的墓志铭。



【王劲强留给孩子的爱的遗物】

王劲强一生投入“以爱”,他希望能够为孩子留下“以爱”的招牌,它的核心价值,它走过的路,去到最远的地方。


【我为自己拟的墓志铭】

如果由你写自己的墓志铭,你会写什么?


4377TLK2021-04-1616185429974708451785.jpg
王劲强:世上一切物质都会过去,唯有善心美事永远长存



相关文章:

【爱长在】画家吴亚鸿 :用心画画大半辈子,和画画相关的,都是我的重要遗物

【爱长在】黄兼博 最想铸留一个尽职母亲、慈爱祖母曾祖母的形象








作者 : 许裕全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1-05-07

热门话题 :


分享到 : 


【免责声明】
星洲网促请读者、网民与观众,共同维护言论自由精神,营造理性交流环境;任何人身攻击、鼓吹种族与宗教仇恨、诽谤与造谣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网站立场。本网站有权删除任何违反此原则的留言。


Advertisement

其他新闻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