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 

2021-05-03 08:00:00  2470177

杨丽琴.如果不到一半人打疫苗

琴不字禁

有人不肯登记接种疫苗,并非怕疫苗副作用,纯粹是害怕打针。

据说,这叫针头恐惧症,是天生特别惧怕针类的心理病症,打针时甚至吓到晕过去。根据调查,大约有20至30%成年人害怕打针。

假设大马有20%人口不符合接种疫苗的条件(18岁以下、对疫苗严重敏感等),再假设有至少10%的人特别害怕打针,坚决不肯接种疫苗,那么,只剩下70%人口能接种疫苗。

这70%里头,可能有一半人对疫苗存有疑虑、抱持观望态度,或不懂得如何登记(偏远地区),那么只剩下约35%人愿意主动接种疫苗,这就是为何大马登记接种疫苗者迟迟未破40%。

一份调查报告指出,28%尚未登记接种疫苗的大马人不愿登记接种疫苗。72%尚未登记的大马人则抱持观望的态度,半数计划在几个月至1年的时间内才会登记接种。

未登记接种疫苗者,有不少打定主意,要等日后疫苗市场开放后,到私人医院选择本身属意的疫苗。

还有一些人对疫苗存有误解,并把接种疫苗与确诊的因果关系颠倒了。他们认为,确诊病例一再飙新高,是因为打了疫苗后,更容易得冠病,而忽略了其实目前大部分人仍未免疫。

通常越害怕冠病者,越不敢接种疫苗。这些人接收了大量资讯,但不懂得过滤与分析,导致本身惶惶不可终日。

总的来说,拒绝打疫苗者当中,约有10%难以被说服。因此,与其浪费时间和资源呼吁这些人登记,政府更应把火力集中在偏远地区,并帮助没通讯设备的群体登记。当然,宣导活动还是要进行,因为并非所有人都不可说服。

此外,即使已登记者,也未必人人会出席接种疫苗。比较可惜的是,由于技术问题而错过接种者。听闻有人接获MySejahtera接种疫苗预约通知后,不晓得如何回复。另外,很多人在登记时,没留意到手机定位,以致被派到离住所太远的接种中心,这些都会造成爽约率升高。

因此,政府必须顾虑到未必人人都是“手机通”,应简化登记及回复方式,并通过媒体宣导。

政府亦必须做好最坏打算,万一最终接种率不达标,低于半数人口,会有什么对策?毕竟不能永无止境地封锁经济和社交活动。

有人建议立法强制人民施打疫苗,但万一有人出现严重副作用,政府负得起这个责任吗?

其实,私人界在推动疫苗接种方面,可能比政府有更大空间。一些老板暗示属下,已接种者日后会优先获得出差机会,这是游走于灰色地带。此外,已免疫者日后或许能享有更大的行动和社交自由。

因此,可以预见,身体健全但选择不接种者,日后会面对种种代价与挑战,但既然这是他们的选择,自然也必须坦然承担其后果。

基于登记接种者数目目前到了瓶颈,政府现在就必须部署,万一真的不到一半人口免疫,有多少领域是可以重返正轨的?

至于无法接种的群体,如中小学生,一直上网课也不是办法,教育部必须有更长远的规划。

免疫计划还有一个不可预计的变数,就是疫苗供应。就算登记率将来飙高了,也无法确保人人都有疫苗可打。

经历种种“打折”和计算后,70%人口免疫始终过于理想化,甚至可能连50%都难达标。

所以,各路专家是时候开始思考,假设一两年后,只有三分一人口免疫,退场计划必须如何进行,才能同时保全人民健康和国家经济?

我们不能认为人人都会配合接种,兼很乐观地认为,达到70%人口免疫“不是问题”。因此,疫苗接种计划继续推进之余,政府也应该开始部署退场的B计划了。

作者 : 杨丽琴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1-05-03

热门话题 :


分享到 : 


【免责声明】
星洲网促请读者、网民与观众,共同维护言论自由精神,营造理性交流环境;任何人身攻击、鼓吹种族与宗教仇恨、诽谤与造谣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网站立场。本网站有权删除任何违反此原则的留言。


Advertisement

其他新闻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