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 

2021-05-06 20:55:52  2472403

黄家贤 | 是谁在为难校方?

观点

约10天前,芙蓉国会议员陆兆福为振华中学争取到州政府2万令吉拨款,这对振中来说,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

陆兆福把拨款移交给校方后召开新闻发布会,指教育部不欢迎他进入校园,但在他的坚持下,最终获准进入学校礼堂,把州政府支票移交给董事长叶国强。

陆兆福不忘向教育部喊话“不要为难校方!”。

校长是一校之长,如果没有弄错的话,应该是校长发出的指示,至于校长以什么理由阻止陆兆福踏入校园,当事人没有交代。

舆论站在陆兆福这一边,断定陆兆福遭到教育部无理打压,因为他是一名反对党议员。

我采访过州行政议员为了送抗疫物资给华小,不得其门而入的新闻。

事发当天,这名女校长站在校门外等候议员到来,议员抵达校门时被挡了下来,女校长拿出教育部的公函对议员说:“很抱歉,我不能让YB进去,因为我收到教育部的公函,在行管令期间,禁止公众人士包括重要人物进入校园。”

这名议员听后,不但没有表露出不悦的脸色,还以谦卑的态度、平和的语气对女校长说:“没关系,我明白你的苦衷。“

为了学生的利益,双方协商一番,最终同意在校门外移交物资。

这名行政议员就是来自希盟诚信党的莫哈末道菲,在现场,我们感受到道菲的同理心,也感受到他散发出的智慧。

最近,行动党的行政议员张聒翔去峇都基基启新华小移交80盒口罩给校方,校长温秀娟也没有破例让YB进入校园,移交仪式改在校门外进行。

张聒翔不被允许进入校园,他没有表示不满,他知道这是教育部在抗疫期间定下的条列,无论是高官显要,还是升斗小民都必须遵守。

议员受不受人尊重,要看他的涵养,也要看他的格局。

我曾多次为报馆送抗疫物资给晏斗中华小学,我从不以校友、退休教师、赞助人或是董事部查账的身份,要求校方给我通融进入校园,每次我都是通过保安人员把物资转交给校方。

我能够做的,也是应该做的,就是不进校园,一来可以保护师生,二来也可以保护自己。

振中不时传出学生感染冠病,学校三度关闭,家长人心惶惶,当然,我们不可因此把矛头指向陆兆福,怪罪他,但身为国会议员的陆兆福,必须明白遵守法律的重要性,在疫情爆发的非常时刻,岂可蓄意藐视行政人员,不顾条例存在?  

是谁在为难校方?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1-05-06

热门话题 :



【免责声明】
星洲网促请读者、网民与观众,共同维护言论自由精神,营造理性交流环境;任何人身攻击、鼓吹种族与宗教仇恨、诽谤与造谣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网站立场。本网站有权删除任何违反此原则的留言。

分享到 : 



Advertisement

其他新闻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