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 

2021-05-14 22:00:00  2476848

黄泉安.开斋节后,政治季候风猛吹

开门见山

伊斯兰把斋戒月(Ramadan)视为圣洁伟大和尊贵的月份,因为可兰经是在这个月份降世予穆斯林,属于穆斯林五大核心功课之一。随着而来的沙瓦尔月份(Syawal)代表喜庆吉祥,旧雨新知相见都会互相祝颂,不咎过往,同时祈求外在和内在的宽恕(Maaf Zahir Batin)。

在本地,斋戒月政治活动向来都低调处理,也有内阁部长特别安排到圣地进行小朝觐 (Umrah),虔诚者更在沙瓦尔连续禁食6天,尽量避免口舌纷争,谨记非礼勿言、勿听、勿问、勿闻的训诫。

今年斋戒月也如常祥和,媒体登载的台面争议,看来也只局限于前总警长公开谴责内政部长干涉警队运作的孤立事件;先有电话窃听疑云,随后,前者选择斋戒月里狠批部长,而后者却选择沉默以对。

这件事会否旧事重燃至举行听证会或皇家调查庭阶段,委实令人玩味。

预料,等到佳节喜庆一切回归正常后,由于政府在抗疫方面仍无休止符计划,民间与网络谴责“#失败政府”的愤怒会继续燃烧,政治角力也很快又会重临大马,鼓动政治季候风转向。

持平来看,目前大马政治因朝野斗得两败俱伤,双方都难在僵局中取得大突破,至多只是在忽悠选民之余,大家广发文告,互相比烂。

先说执政党的种种败絮,首大负面刻板印象就是无能部长和政联机构主管滥竽充数、抗疫准绳杂乱无章兼朝令夕改、赈灾济贫计划眼高手低、疫苗接种计划(价格评估、采购程序、物流运送与实践接种)不够透明、国家安全委员会屡屡发生部门失调。

这一箩箩民间投诉早已罄竹难书,但抗疫至今已经14个月,仍不见当局果断悔改,反而借口多多,不是一味推搪就是大耍官腔。难怪现在来自民间的诉求,是要罢免假公济私的无能部长,赶快把抗疫工作的指挥领导交予专才负责。

慕尤丁政权的第二败絮,是借紧急状态、国会停摆的捷径来任意动用国家资源和储备金,先斩后奏,但至今已国债攀天仍无法公布疫情退出计划(Exit Plan)与时间表。人民真的不知道,国家智库是囚困在何方。

财政部长东姑赛夫鲁透露,截至去年,政府“债务和负债”项目高达1兆2617亿令吉,占国内总生产总值的89.1%。

令人吃惊的是,银行家出身的财政部长只是新闻报告,至今仍无法提出疏解国债的短中期方案,或是推行立竿见影的拯救市面计划。

见笑的是,针对政府理财方针的短拙手法,最令人信服的信息分析,不是来自内阁或“候任政府”希盟的智库,反而是挥使1MDB借贷间接造就攀天国债的前首相/财长纳吉。至少,现任及前任政府(希盟)都对纳吉的种种反驳,噤若寒蝉。沉默可能是默认吧?

慕尤丁政权的第三败絮,是无法拢合和凝聚形如一盘散沙的马来政权,只能游走国盟-国阵-全民共识-砂盟-沙巴人民联盟之间,低声下气,苟且残喘。

我们看不到政治稳定的前路,慕尤丁只能托赖临时紧急状态来换取时间和空间,也使外资纷纷绕道投资邻国。这样下去,马来西亚疫情重生,会是怎样的一条复苏之路?

折射之下,在野党处境也不算好到哪里,在智慧选民眼中,现正面对严重信心赤字。

理由很简单,希盟执政中央,可说是滋长政治青蛙风潮的推手,引得慕尤丁也东施效颦。既然两者共同拥有政治跳槽的基因,敢问谁较清高?

2018年509大选后,7月希盟+随即掀起首轮议员跳槽事件。转瞬间,国阵+伊党被拖走国会议员38席,国会议席分布一度是希盟+139席(下议院总席位的62.6%)、国阵+伊党82席(36.9%)、独立人士1席(0.4%)。

随后,2019年2月底喜来登政变,朝野双方大洗牌,希盟昔日盟友突然倒戈相向,国民联盟(PN)乱军崛起并得以组织联邦政府,国会势力分布旦夕之间变成国盟112席(50.9%)、希盟+在野党102席(46.4%),包括马哈迪残余势力的独立人士6席(2.7%)、2席暂时悬空(0.9%)。

近期希盟与巫统最可怕的论述,是各自都开始在寻找新票房,大力鼓吹“只要对人民有利益”,大选之后连希盟与巫统也能从宿敌变为合作伙伴。

投票日,选民票落谁家看党纲,被美称为人民的委托;投票后,选民的委托却变成一张预先签名的支票,胜者可任意选择共帘同榻的政治伙伴,违背民意又何妨?这是什么民主道理呵?

希盟另一败絮是自渎性的信心赤字。希盟政权垮台后,安华数度叫嚣凑足国会人头来推翻慕尤丁政权,另组新政府。

安华几度狼来了虚招,腐蚀个人公信力,也引致盟友行动党、诚信党蝉过别枝,改荐马哈迪及沙菲益为折衷首相人选,埋下同床异梦、尔虞我诈的祸根。

现在沙菲益里外不是人,中途失去沙巴州政权,也在联邦势力版块站不住脚,现在已公开与沙巴团结党互抛媚眼,仿佛探问如何旁门执政沙巴的途径,此时安华后希盟又将情何以堪?

再过一个月,佳节的一片祥和气息将会逐渐转淡,大家销假或居家作业之余,也必须回到工作轨道,面对现实。

同样的,对首相慕尤丁和财政部长赛夫鲁来说也时日无多,前者必须部署8月1日临时紧急状态解除后的善后事宜,后者也只剩下不到4个月时间来颁布2022年财政预算案。

现在人民的心情是很无奈,必须坦荡面对政经两沦落的现实;但是,如果来日政治季候风转劣,政府朝野可要小心一句明训:水能载舟,亦能覆舟。到时,希盟也不要错觉以为大马华裔已经没有多大选择,选民一旦决心不再把所有鸡蛋放在同一个篮子里,那就别怪选民大胆寻求第三选择。

作者 : 黄泉安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1-05-14

热门话题 :


分享到 : 


【免责声明】
星洲网促请读者、网民与观众,共同维护言论自由精神,营造理性交流环境;任何人身攻击、鼓吹种族与宗教仇恨、诽谤与造谣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网站立场。本网站有权删除任何违反此原则的留言。


Advertisement

其他新闻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