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 

2021-06-08 19:25:00  2490516

【喝咖啡才是正经事】打疫苗/许书简

星云

那天,我去打疫苗。羊同事问我紧张吗,打针罢了嘛,有什么好紧张。如果是打那种流行的美白针,连到底是怎么做出来的东西都不知道,我才怕。虽这么说,其实还是有一点点紧张的。所以打针之前,我以女儿撒娇的方式,要妈妈煮一大锅粥。心想身体如果不舒服,就不用大费周章找食物了。热粥很容易,而且还有妈妈的温暖。

我们的疫苗,是在马大校园考试礼堂里打的。既然当初进不到马大,也没念到牛津大学,在马大打这支来自牛津大学的针也足够让人感觉很聪明。它就像可以弥补当初小小的愿望,多少沾上一些关系。嗄,扯远了。

我们一行3人一起去打针。车里有羊男、羊爸和我。羊爸一点即将要打针的紧张都没有,还若无其事地在开往马大的车上看书。我的紧张感在快来到考试礼堂前要扫描进入的当儿,开始像火山那样爆开来。因为我的手机一整晚竟然没充到电,剩下1%的电量。现在我终于明白自己为什么当初没有进到马大,更不可能念牛津大学。

由于每进入新的一站,就必须扫描一次,让系统知道我们已经来到哪一个阶段。于是拿号码、填资料、见医生、打针的过程中,我都在紧张剩下的1%电源,几乎忘记自己是来打针的。幸好我的手机也许感应到我的意志力,成功和我一起度过这“漫长”的45分钟。在步出礼堂,来到拍照炫耀的时刻,手机才耗尽电源。所以本人没有拍到任何一张照片,匆忙中也没有留意太多事。

就这样,我打了第一支疫苗,懵懵懂懂中只像被蚂蚁咬了一下。打完疫苗之后,妈妈煮的鸡丝粥大部分进入羊男的肚子里,因为羊男的严重副作用是每两个小时饿一次,不停地找食物,我则没有胃口。每个人的身体对疫苗的反应都不一样,所以我也不过是头疼、发烧两天就好了。

和冠状病毒宣战


两天之后回到店里开工的我们,不时招到来买咖啡豆和雪糕的客人们上下打量。大家都说,看起来没事耶。他们在社交媒体上的休店启事里看到我们要打疫苗(其实重点是要休息两天),来店买东西顺便看看我们,好放心确认其实打针前后没有两样。也许不同的是,羊男胖了一点点,我则瘦了一点点。一样可以烤咖啡豆做雪糕,一样跑进跑出。只有前面的两天必须请羊同事帮忙打开大铁门之外,其实也和平时一样,牛津大学的针没有让我英文变更好,或者不怕小强。

不过,我知道打了疫苗就像和冠状病毒宣战,不会变成它的好朋友,不会让它占据我的身体,不会把它传染给更多人。试想想那个从此我们不需要担心害怕的日子,那个可以出门拍拖,手牵手逛街吃饭看戏拥抱聚会的日子。那个你可以涂上红色橙色蓝色黑色口红给人看的日子,那个你可以戴各种耳环不会勾到口罩的日子。你是不是很怀念?是不是?那就打疫苗吧,让我们向那个世界迈进。


作者 : 许书简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1-06-08

热门话题 :


分享到 : 


【免责声明】
星洲网促请读者、网民与观众,共同维护言论自由精神,营造理性交流环境;任何人身攻击、鼓吹种族与宗教仇恨、诽谤与造谣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网站立场。本网站有权删除任何违反此原则的留言。


Advertisement

其他新闻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