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 

2021-06-10 19:10:00  2490521

【征文/物】过客的旅程/过客(礼让)

星云

从小就爱听歌,抄歌词是当年的风气,一本本手抄的歌词都是珍藏和炫耀的本钱。久而久之,耳濡目染,对歌词的格式和铺陈多多少少摸索到一些皮毛。

1979年,寄出一首歌词参加娱乐杂志《歌与星》的写词比赛,竟侥幸入选,更有幸获得名制作人李俊雄青睐谱曲。一年后,歌词随旋律,随广播在空中飘扬,遂开始了过客的旅程。

惊喜交集,兴奋之情久久无法平息。买了一本五线谱,从娱乐杂志上把歌谱亲自一笔一划抄下。

当年年少无知,以为从此平步青云,在填词这一块会有一番作为,在创作这方面将大放异彩,沉醉在自我陶醉自以为是的词海里。殊不知,接下来的整整3年,所有呕心沥血的作品通通石沉大海,五线谱上始终只有可怜的过客,孤独的浪迹天涯……

慢慢的开始领会到,任何事,任何职场,都有一大堆不成文的潜规矩,没有人事关系,缺少人脉,初哥自然处处碰壁,不过,最大的因素,自然是作品还不到水准,初试啼声,作品得到采用,只不过是机缘巧合,最大的考验还在前头。

尝试联络各唱片公司,得到的讯息是:作品太前卫,不符合当时的市场,将无法获得群众的共鸣。

翻出作品,一一审阅,再和市场上大热的歌曲做对比,果不其然,原来自己一心想创新,想脱颖,结果拿捏不准,歌词无论是内容、意识或铺排,都出现突兀或格格不入的现象,自然无法引起共鸣。

痛定思考,下心思揣摩,放下自己的眼高手低,尝试找出一个最合适的定位,在迎合市场的情况下另行突破,避免操之过急。

随后,大马歌坛进入一波“选唱本地创作”风,唱片公司不再一味翻唱海外作品,本地创作得以抬头,加上媒体的大力推动,甚至举行票选“十大歌曲”时也特别设立本地创作组,一时本地创作的需求量大增。与此同时,唱片公司渐渐放开先前的观念,不再墨守成规,开始接受更新颖的作品,有前瞻的制作人大胆的采用被一般人认为“前卫”的歌词,算是一大跃进。

自此,过客不再孤独,作品以翻倍的速度发表,再一一被收入五线谱内,成为永恒的记录。只是,顾此失彼,后期的作品,在忙碌之下,再也没有时间笔录,只能依靠打印保存,现在回顾,多少有点失意。


作者 : 过客(礼让)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1-06-10

热门话题 :


分享到 : 


【免责声明】
星洲网促请读者、网民与观众,共同维护言论自由精神,营造理性交流环境;任何人身攻击、鼓吹种族与宗教仇恨、诽谤与造谣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网站立场。本网站有权删除任何违反此原则的留言。


Advertisement

其他新闻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