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 

2021-06-10 19:00:00  2490524

我的妈呀/又方(寄自新加坡)

星云

大概所有的孩子都写过一篇作文,题目叫“我的妈妈”。一代人又一代人,林花谢了春红,不变的,却是这篇作文。如今落笔写下“我的妈呀”这个题目,一字之差,差的却是几十年的光阴和一抹含笑的泪光。

记得小时候,父母吵架时,我会憨憨地举着一把猪鬃床刷站在父亲身后,翻着小眼睛,一脸正义地力挺老爸,心里嘀咕着老爸怎么会娶这么一个刀子嘴的媳妇。直到自己结婚生子,才在油盐酱醋的日子里品出生活的真滋味,才想起黑白照片上那位梳着两条大辫子的姑娘(年轻时的母亲)曾经也是温柔如水、含情脉脉,才理解甜美可爱的姑娘是如何变成在菜场为了一角钱而使出全身解数的大婶。一分钱尚且可以难倒英雄汉呀!对于平民百姓来说,日子就是在一分一角里熬过来的。

母亲现在和我居住在新加坡,生活虽谈不上富裕,但也衣食无忧。她依然会每天走遍附近的超市和巴刹,对蔬菜瓜果鱼虾蛋肉的价格进行综合比较,该出手时就出手,不该出手绝不出手。节省几块钱,会让她脸上挂满胜利的笑容。

有次读到一篇网络文章,写的是洋人女婿抱怨中国岳母。原因是岳母会在家里尾随这位洋女婿关掉他身后所有的电灯,给洋女婿走过的路留下一片黑暗。读完,我会心地笑了。省电,就是省钱。过日子,你懂的。

小缺点数不清


母亲似乎不比这篇网文中的岳母逊色。那还是母亲刚刚搬来新加坡与我同住的时候。睡前洗个热水澡对于上班族的我而言是一天之中难得独处和放松的时刻。每当我享受冲凉的惬意,想要对着花洒一展歌喉的时候,水温就开始一路下降。浇一头冷水的感觉实在让人忍无可忍,偷偷从浴室门缝一瞄,原来是老母亲不声不响关掉了热水器。省电又省钱的心意我领了,但孰不可忍。经过严正交涉,母亲改变了策略,等我冲完凉她才关热水器,然后她自己用热水器的余热冲洗。我苦笑,老人家真够环保。后来我也有幸用热水器余热洗澡,等到要冲掉身上的肥皂泡时,水已经凉了……再后来,一家人在饭桌上闲谈,提起母亲关热水器的事情,她没抬眼,声音低到好像是说给自己听:我能为女儿做的,只有这些了。我顿时湿了眼眶。

最近再次翻看马来西亚导演李勇昌的影片《大手牵小手》(又名《我的妈呀》)。老戏骨鲍起静在影片里塑造了一个年轻时为生活所迫离开年幼儿子去异国打工,年老患上黄昏症候群和癌症却被长大的儿子误解的妈妈。这位“最不靠谱”妈妈又是撒谎又暴粗口,一个眼神不对就挥拳相向,却在观音庙高高的横梁上留下了一个个积满灰尘的祈福红包,打开来,里面的吉祥纸条上写满了一年又一年对儿子的祝福。再次翻看,我依然没能控制住自己的泪腺。平凡的妈妈才是你我的妈妈,数不清的小缺点纠缠着数不清的母爱。

我的母亲把爱与隐忍糅合在青丝变白发的岁月里,变成了每天清晨端给我的荷包蛋,每个我晚归的夜里留着的一扇门,还有每天守着孙子写作业时戴上的老花镜。

“缅怀过去常陶醉,一半乐事,一半令人流泪”,情到深处何须多言,我的妈呀!


作者 : 又方(寄自新加坡)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1-06-10

热门话题 :


分享到 : 


【免责声明】
星洲网促请读者、网民与观众,共同维护言论自由精神,营造理性交流环境;任何人身攻击、鼓吹种族与宗教仇恨、诽谤与造谣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网站立场。本网站有权删除任何违反此原则的留言。


Advertisement

其他新闻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