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 

2021-06-08 20:00:00  2491083

郑丁贤.没有最好的疫苗

非常常识

朋友问:“什么疫苗最好?”

我反问他:“什么样的女人最好?”

他不解:“疫苗和女人有什么关系?”

我答:“最好的女人,或者男人,就是你身边的那个,而不是你追求不到的那个。”

我继续:“最好的疫苗,是打进你身体的那种,而不是你还在等待的那种。”

我的意思是,世间男女很多,疫苗品种也不少;真爱是有缘而聚,疫苗则是无需挑剔。

只是,众生看不破,太执着。

大马目前只提供3种疫苗,分别是辉瑞(Pfizer BioNTech)、科兴(Sinovac)和阿斯利康(AZ);民众对疫苗的选择,却分为4种:

第一种偏好辉瑞;

第二种偏好科兴;

第三种辉瑞和科兴都可以,只要不是阿斯利康;

第四种是什么疫苗都ok,有得打就好。

抗拒阿斯利康的民众占了3种,影响不可谓不大。

话说,阿斯利康(AZ)停止自愿接受(opt-in),而纳入国家冠病疫苗接种计划之后,霹雳州有乐龄人士接种时获得分配阿斯利康,家人发现后抗议遭到不公平对待。

更闹的是,有政党人士帮忙出头,指责当局有隐瞒之嫌,不该主动为民众接种阿斯利康。

这不是个别事件,而是民众普遍的疫苗刻板印象。在许多接种中心,人们发现打的是AZ,就直叹倒霉,满心不悦;发现打的不是AZ,如获至宝,满心欢喜。

我称这种现象是疫苗歧视。大马人很抗拒遭到歧视,但是,却普遍有歧视疫苗之嫌。

阿斯利康几冤矣!堂堂获得世界卫生组织批准,全球最多国家采用(阿斯利康175国,辉瑞104国,科兴30国),而英国则更几乎是靠阿斯利康摆脱疫情,但是,它在大马,乃至一些国家,却是阿三阿四的命。

当然,血栓的争议,始终挥之不去,留下阴影。

根据德国法兰克福大学一项研究,问题可能于疫苗的传送机制上,包括将新冠病毒表面的刺突蛋白基因序列送入人体细胞核,而不是送入细胞质(一般情况下病毒产生蛋白质的位置)的过程,产生罕见的血栓并伴有血小板数量下降,严重的话可能致命。

大家是否了解原因并不重要,这只能交由科学家去解决;对普罗大众而言,重点是“罕见”,统计上是每百万人有4个案例。

幸运的是,大马打了数十万剂阿斯利康,迄今没有出现案例(先说一声大吉利是)。

而台湾接种了约80万剂阿斯利康疫苗,只证实一宗血栓(另一宗还未证实),患者及早治疗之后,已经脱离险境。

以这种趋势来看,不能排除阿斯利康的血栓副作用,即使有的话,大马的几率应该比国际更低。而且,民众和医界已经有警戒,一旦发现有状况,反应会更迅速。

我经常转告接种阿斯利康的亲友说,血栓的几率很低,但不表示不会发生,重点是要有戒备。根据台湾疾病管制中心的报告,血栓可能在接种后4天到28天之内发生,征兆是严重的头痛,躺下和弯腰时疼痛加剧,伴随视力模糊,恶心和呕吐,皮肤出现斑点和瘀青;以及呼吸困难、胸痛、持续腹痛。

万一发生这些状况,及早就医,可以获得对症下药的有效治疗。

需要说明的是,不管是哪种疫苗,都可能会有副作用,不只是阿斯利康。

能够挽救疫情的只有疫苗,即使是变种病毒株,也受到疫苗控制;病毒不会选择人,人也无须选择疫苗,打进身体的疫苗,就是最好的疫苗。

作者 : 郑丁贤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1-06-08

热门话题 :


分享到 : 


【免责声明】
星洲网促请读者、网民与观众,共同维护言论自由精神,营造理性交流环境;任何人身攻击、鼓吹种族与宗教仇恨、诽谤与造谣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网站立场。本网站有权删除任何违反此原则的留言。


Advertisement

其他新闻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