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 

2021-06-11 08:00:00  2491364

【医疗双行道】黄东来/药,并非有病治病,无病强身

养生

近来这两个月,我国的冠病确诊人数持续增加,屡破新的纪录,可见疫情越来越严峻,大家人心惶惶又焦虑。这期间收到不少病人的信息和来电询问诊所是否有卖连花清瘟胶囊,以备不时之需,若有一天不幸确诊,希望这个中药可以帮到他们来减缓症状,有些则是想用来当作预防用药。

一个多月前,有位朋友确诊了Covid-19,在医院隔离期间也信息来问:“是否能服用连花清瘟颗粒胶囊来治疗?”由于不知道他确切的症状,就劝他说好好在医院接受隔离治疗,听医生的指示,不要随便服用药物。还有,一些无症状的居家隔离者,纷纷询问同样的问题,都全部被劝退——药物,勿随意服用!

近来,有不少冠病康复者来求医,他们出院后,身体还存在一些小毛病和后遗症,其中以咳嗽、痰多、肺气虚、身体虚弱和失去嗅觉等居多。有位康复者来看诊时,有咳嗽,痰多色白质稀,没有发热,没有咽喉肿痛,手里拿着的正是连花清瘟胶囊,问:“以目前的身体情况,能服用这药吗?”经过把脉和舌诊后,诊断是痰湿咳嗽。如果他服用了,恐怕只会令咳嗽越发严重。

连花清瘟颗粒是2003年SARS时期,由中国中药科研团队研制的中成药,主要成分包括金银花、麻黄、连翘等辛凉解表和清热解毒药组成,有清瘟解毒,宣泄肺热的功效,用于外感疫毒袭肺,肺卫不固导致的流行感冒,可以缓解发热恶寒、肌肉酸痛、头痛和咳嗽等外感风热毒邪症状,但不是冠状病毒病的特效药。

前在大马市场上出现很多鱼目混珠的连花清瘟胶囊,仅从包装真假难辨,图分别为中国版(右)和加拿大版(左)的连花清瘟胶囊。(本报档案照)
前在大马市场上出现很多鱼目混珠的连花清瘟胶囊,仅从包装真假难辨,图分别为中国版(右)和加拿大版(左)的连花清瘟胶囊。(本报档案照)



不少害怕冠病的人把该药当成安全的保障,但当中有多少是正品?(本报资料室)
不少害怕冠病的人把该药当成安全的保障,但当中有多少是正品?(本报资料室)



不能当预防和养生的药

在大瘟疫的时期,很多人都秉着“有病治病,无病强身”或者“中药没有副作用”等的错误认知,就大量储备连花清瘟胶囊和分发给亲朋好友。

连花清瘟胶囊不能当预防和养生的中成药!中医讲究辨证论治,每个人的症状和体质都不同,所以必须符合相应的症状和病机才能使用,如果症状改变了,则必须停止用药。由风寒或暑湿引起的感冒,并不适合用;腹泻、脾胃虚寒、孕妇、儿童、过敏体质者和年老体弱者慎用;肝病、肾病、糖尿病和高血压病等慢性疾病者,必须在医师的指导下使用。这么多的用药准则和禁忌,人们还可以病急乱投医吗?能随意服用药物吗?

目前为止,连花清瘟胶囊近期才在我国卫生部国家药剂监管机构(NPRA)旗下的药物控制执法组(PKBD)下获得注册(但NPRA所批准的连花清瘟胶囊是“改良版” *註解。因此,早前在市面上流通的清瘟颗粒胶囊,是没有获得国家药剂监管机构注册认证的。再者,我们听过不少假药新闻,很难确定药物的真伪,不小心服用到假药,哪怕是真药也好,在不合理的使用下,也是对身体的伤害。

黄东来,中国陕西中医药大学中医本科毕业,目前于吉隆坡独立经营中医诊所。
黄东来,中国陕西中医药大学中医本科毕业,目前于吉隆坡独立经营中医诊所。


*註解:中国的连花清瘟胶囊并没有在我国卫生部国家药剂监管机构(NPRA)属该局旗下的药物控制执法组(PKBD)下注册,因为这个药品配方含有中草药麻黄的有效成分(bahan aktif herba Ephedra),是被列入《1952年毒药法令》毒品清单中的成分,不允许在传统药物中使用。


更多相关文章:

【医疗双行道】黄东来/疫情清肺排毒汤 需依病情酌情运用 

【医疗双行道 】 黄东来 / 增强体质预防感冒 

【医疗双行道】黄东来/咳嗽,先厘清病源才能药到病除 

【医疗双行道】黄东来/勿取来历不明偏方 


作者 : 黄东来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1-06-11

热门话题 :


分享到 : 


【免责声明】
星洲网促请读者、网民与观众,共同维护言论自由精神,营造理性交流环境;任何人身攻击、鼓吹种族与宗教仇恨、诽谤与造谣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网站立场。本网站有权删除任何违反此原则的留言。


Advertisement

其他新闻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