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 

2021-06-09 19:47:22  2491697

全面封锁 | 赚不了钱中罚单还得倒贴 SOP混淆 战战兢兢营业

大霹雳

报道:林綵

摄影:刘剑英

(怡保9日讯)防疫标准作业程序(SOP)和执法标准混淆,使得人心惶惶,疫下获允开业的商家更是战战兢兢,既要防病毒感染,又深怕一点差错就会接罚单,得不偿失。

政府朝夕令改和混淆的标准作业程序和政策,让商家感到混乱,不知所措,甚至白忙一场。

许多商家表示现在做生意做得担惊受怕,需要顾虑的事情太多,行情不好赚不了钱,万一中罚单还得倒贴,有的商家表示若再乱下去,将考虑暂时休业。

早前传出杂货店和便利店不可以出售非必需品的事件,让业者乱了阵脚。(档案照)
早前传出杂货店和便利店不可以出售非必需品的事件,让业者乱了阵脚。(档案照)

黄永进:执法无须矫枉过正

霹雳杂货行总务兼第一花园全记购物市场有限公司东主黄永进表示,虽然杂货店被允许营业,但是每次执法单位有什么风吹草动,业者就会被吓得乱了阵脚,每日做生意做得担惊受怕。

“明明我们是合法做生意,但是感觉好像偷偷摸摸,很怕无端端中一张罚单,我们赚的利润很低而已,罚单一开就是万万声,我们怎样去给?”

“很多同行都做得心慌慌,听到某个地方有执法人员在抓SOP,就会问好不好先关店避一避,担心中招。”

黄永进
黄永进

他说,之前传出杂货店和便利店不可以出售非必需品,而大型商场和连锁便利店都已经把非必需品区域封锁起来,会员那时也不知如何是好。

“大家咨询会长的意见后,为避免不必要的麻烦,大家就跟大队暂时不卖非必需品,会长也将事件反映给总会,经过商议后才澄清杂货店和便利店不受这项限制。”

他表示,大家都没有经历过这样长久的疫情,他理解政府在防疫上的难处,但是疫情期间人民和商家生活已过得很不易,他认为执法方面无须矫枉过正,也不要动辄就开罚,使人们都成了惊弓之鸟。

“好像曼绒29名工厂员工因为没有每天更新MySejahtera而中罚单的事件,有时候执法人员本身混淆了开错了罚单,虽说会取消,但是商家已被吓得半死。”

他说,到现在仍然有不少冥顽不灵的顾客不愿意遵守SOP,劝也不听,多说几句吵起架来吃亏的还是商家,商家又担心因为顾客不守SOP而被连累中罚单,实在左右为难。

安邦和打扪一带有果农早前因为没有通行证而受到警告。(档案照)
安邦和打扪一带有果农早前因为没有通行证而受到警告。(档案照)

陈瑞光:助柚农申请通行证

打扪柚农公会筹委会副主席兼高晶绿色生态柚子园管理人陈瑞光表示,安邦和打扪一带的柚农大多数已上年纪,他们很多不晓得如何申请通行证,所以前阵子都带着战战兢兢的心情去果园工作。

“这次全面封锁执法严厉,前阵子有农民要进果园时经过路障接到警告,其他农民知道后很怕,可是却很无助,因为他们不知道怎样申请通行证。”

陈瑞光
陈瑞光

他说,后来有一些相熟的农民找他帮忙,他协助他们申请后,陆续有很多接到消息的农民前来寻助。

“后来不停有农民涌过来求助,我索性透过打扪柚农公会筹委会邀请农业局的官员前来帮忙,近打县农业局助理斯利和沙菲亲自来当场替他们申请,现在安邦和打扪一带至少98%的柚农都已经申请到通行证。

“申请的过程其实挺繁杂,因为涉及很多文书工作,而且店没有开,找不到人复印,唯有搬出自己的打印机,之前农民非常担忧,现在他们跟我说有了这张东西我们就安心咯!”

打扪柚农公会筹委会特邀农业局官员前来当场为农民申请通行证。
打扪柚农公会筹委会特邀农业局官员前来当场为农民申请通行证。

朱允楠:执法人员不时巡逻

琼南茶室东主朱允楠表示,执法人员时不时来巡逻,他们虽然做足SOP,但是每次执法人员来检查的时候还是会感到担心,深怕些许的疏忽就会被开出罚单。

他说,之前政府说茶室业者必须向贸工部申请营业批准,他们有作出申请,但是不获批,而且当时的系统混乱,业者瞎忙一场后房地部又宣布拥有地方政府执照的饮食业者,无需再向贸工部申请准证。

朱允楠
朱允楠

“政府政策一时一样,一人说一套,现在行情都已经这么差,钱又赚不到,万一不小心中一张罚单,还要倒贴。”

他说,若SOP再缩紧和不明确,执法混乱,生意很难做,他到时可能索性暂停营业。

有的建筑工程虽获得贸工部的运作批准信,但是却受到马来西亚建筑工业发展局、卫生部和警方指示停工。(档案照)
有的建筑工程虽获得贸工部的运作批准信,但是却受到马来西亚建筑工业发展局、卫生部和警方指示停工。(档案照)

陈禗峻:工厂运作审批标准模糊

霹雳锌铁厂商公会会长陈禗峻表示,政府各部门之间没有做好协调,分别依自己的一套标准执法,业者承受着被开罚和亏损的风险。

“我有建筑工程已获贸工部批准信,但是开工后,马来西亚建筑工业发展局(CIDB)、卫生部和警方却来指示我们停工,理由是非紧急工程,就算我们说贸工部已给批准也没用,最后有信等于没有信。”

他说,业者被迫停工后还得做各种善后工作,工人开工前得做筛检,业者出了一笔钱,可是工却不能开。

另外,他表示,工厂运作审批的标准也很模糊,就算得到了批准信,人手却大削减,有些工厂的人手根本无法应付继续运作,最终有批准也开不到工。

他指出,政府强制外劳进行冠病筛检,但却没有明文规定相隔多久必须重新筛检,这含糊不清的政策让业者担忧随时被开罚。

他说,而且筛检后还是存有感染和传染的风险,治标不治本,最实在的还是加快接种速度,尽快达至群体免疫。

陈禗峻
陈禗峻


作者 : 林彩洁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1-06-09

热门话题 :


分享到 : 


【免责声明】
星洲网促请读者、网民与观众,共同维护言论自由精神,营造理性交流环境;任何人身攻击、鼓吹种族与宗教仇恨、诽谤与造谣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网站立场。本网站有权删除任何违反此原则的留言。


Advertisement

其他新闻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