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 

2021-06-11 07:10:00  2492387

莫辛阿都拉.“匿名信文化”卷土重来?

游车河

一般上,“匿名信”有两种。第一类乃“恶意中伤”(poison pen letters),意即“在信中对收信人或第三方进行非常不友善、不愉快、辱骂和恶意的陈述或指控”。这类信件通常是匿名发送的。显然,“毒”(poison)这个字眼或术语是比喻性的。

在我看来,恶意中伤信多数时候是关于政治的——由党员写的,针对的是与他们不和的同党政治人物。这些信被寄给政党内的许多,甚至所有党员。在这种情况下,恶意中伤信会在党选期间出现。

以我多年前报道党选的个人经验来看,尤其是巫统党选,让我“认识”到这种 “匿名信文化”。稍后会有更多关于这方面的内容。

第二类是举报人揭发公司、组织,甚至政府滥权、贪污和其他弊端的信件,在我看来,这些信件不能或不应该称为“恶意中伤”。对我来说,这应该是 “揭发”。真相或谎言将由收到信件的当局来调查。总之,在马来语中,“surat layang”(匿名信)也广泛用于这类 “揭发信”。

总之,这篇文章的重点是第一类,即政治上的恶意中伤。

如上述所言,我是在很久以前的巫统党选中了解到“匿名信”,当时我还是一名年轻的记者。

当时,巫统的一些阵营(现在想来,党内仍有不同阵营)在争夺控制权。这些斗争或应该说是 “战争”,就像所有的战争和冲突一样,是恶毒的和不堪的。

这时,“匿名信”出现了,内容有各种各样的指控——从贪污到性丑闻,你想要什么,他们就有什么——都是针对在党选中争夺党职的巫统领袖。这些信是由对立阵营的党员撰写的,并在党员特别是有资格投票的人中广泛流传。

自然会有反驳。但只有在党选结束后,事情才会平静下来。然后到了下一次党选时,“匿名信”才会重新出现。 那是巫统 “过去的美好时光”(双关语)。

随着数码时代的到来,“匿名信”慢慢消失了。但针对党领袖的恶意攻击仍在继续,是的,你猜对了,是通过社交媒体。

但正如《新海峡时报》前集团总编辑赛纳兹里所言,这种 “曾经在20世纪70和80年代广泛使用,高速刺杀目标人物的导弹,如今已经变了本质和结构”。

在2016年12月一篇题为〈正在消失的匿名信艺术〉的文章中,赛纳兹里写道:“本质上匿名的批评文章,已经像其他东西一样变成了电子版,许多致命的刺也一并消失了。”

他说:“这是因为在网上,没有什么东西是完全匿名的,因为贴文的来源最终是可追踪的,因此,所提出的指控几乎总是不像传统的匿名信那样不加掩饰和让人产生质疑”。

根据赛纳兹里对此事的看法,我想要问一下,这是否就是“匿名信”卷土重来的原因?首先,有卷土重来的可能吗?

几天前,一名巫统基层领袖在脸书上发文说,他收到了一封题为〈阿末扎希应该辞去巫统主席职的30个理由〉的传单。

这位基层领袖说,这已经是第二次收到这种传单了,而且很可能所有巫统基层领袖都收到了传单。

显然,这位基层领袖是支持巫统主席阿末扎希的。他指责传单背后的人 “不择手段,不惜斥巨资进行诽谤”。

“一切都没有必要,只要做个君子,上阵(党)选举”,这位基层领袖写道,他把矛头指向了那些散布传单的人或批准散布传单的人。

巫统党选原定在去年年底举行,但由于一些原因,尤其是疫情,导致他们不得不展延党选。

几天前,《当今大马》援引消息人士的话说,巫统向国家安全理事会申请在本月(2021年6月)展开党选但被拒,理由是国内冠病确诊病例不断增加。

总之,阿末扎希阵营与巫统亲土团党势力之间的分歧是有目共睹的。在阿末扎希掌舵下,巫统已经决定与慕尤丁领导的土团党断交。

毋庸置疑的是,土团党会急于看到其在巫统的盟友推翻阿末扎希,接管主席职并控制整个政党。

回到反阿末扎希的传单。那张传单就是“匿名性”的一种形式。事实上,它可能就是第一类。

一位巫统内部人士告诉我,这份传单或他称之为“risalah ”(小册子)的传单有32页,“提出了以前提及的老问题”,但他没有详细说明。

这位内部人士透露,根据信封上的邮戳,这些传单被认为是从柔佛州邮寄过来的。“那些负责做这件事的人可能使用了巫统的旧资料来获得他们想要接触的人的地址” 。

他怀疑这可能是能够接触到旧资料的巫统人所为,因为新资料是由阿末扎希委任的新团队处理的。

“我不能确定他们现在是大红花党党员还是支持部长感染群的现任巫统党员”,内部人士说。

“大红花党” 是指土团党,其标志是大红花图形,而“部长感染群”指的则是慕尤丁政府中的巫统部长。

在该名巫统内部人士看来,在社交媒体获得广泛青睐的时候祭出“匿名性”,“背后显然有着野心勃勃的旧部”。

我无法对上述传单发表评论,因为我没有看过。因此,我不知道对巫统主席的指控是什么,哪些获得回应,哪些没有,或者谁对谁错。

但我可以说。每当政党交战,比如在这种情况下,巫统没有任何底线,他们会用尽所有策略。不管是新的还是旧的。对交战的阵营来说,只要能达到预期的目的——做什么都行。

Mohsin Abdullah: Is the 'surat layang culture' back?

作者 : 莫辛阿都拉(Mohsin Abdullah)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1-06-11

热门话题 :


分享到 : 


【免责声明】
星洲网促请读者、网民与观众,共同维护言论自由精神,营造理性交流环境;任何人身攻击、鼓吹种族与宗教仇恨、诽谤与造谣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网站立场。本网站有权删除任何违反此原则的留言。


Advertisement

其他新闻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