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 

2021-06-14 19:31:13  2494581

左行风/解脱不能的人们

马华读立国

林幸谦散文集《破碎与狂欢》内涵浓烈的中国情怀,本质上有着彼时海外华人的因失根引发的漂泊与焦虑。这是十分鲜明的时代印记。及至我们这一代,不提对中国没好感者,即使是最大中华主义的华人,“强大的中国”即使会引发精神高潮(啊~),也不会想让他们回去,因为根在此地,也就没有失根的问题。从这个角度来看,类似的中国情怀已是尘封博物馆的展示品,可以用来缅怀时代。

但即使是同一类器物,内里也还是会有它的细分。〈漂泊的诸神——北台湾的边缘岁月〉起始就说:“上一代的海外中国人曾经对着中国呐喊:流放是一种伤!到了我这一代,我希望伤口已经不再疼痛。”

“流放是一种伤”自然是指温任平的诗,但林已没有温“我的爱,执着而肯定/从来就不曾改变过”的深爱,对林来说,“在追寻中,我发现人类原本就没有家乡,乡园只是一种无可理喻的幻影”。此对照还蛮有趣的。同样受中国情怀影响,温是受伤着前行,而在某个角度来说,林是退缩的,而且是建立在对现实的清醒认知上:

“事实上,侨居地的土著视海外人为外来者,其实并不可悲;悲哀的是祖国已不再承认回锅的原乡人。……更不堪的,海外中国人竟被海峡两岸政权当成贡品来祭祀,沦为政治霸权争夺和经济发展下的筹码,壮烈牺牲了,却无名无姓。”

从宏观的“海外人”到微观的“海外中国人”,历史和现实让林幸谦认知到了“事实的真相”,因而与温有了不一样的姿态。但往深了说,他们身处的位置真的有不一样吗?认知事实并没有为林带来释怀,你仍能读到漂泊作用在他身上的一种伤。

第二节“北台湾的岁月”更多的描写他的台湾岁月,是中国情怀开始变得支离破碎的岁月,也可以看见与“人类原本就没有家乡”类似情绪的语句,如“天地无色,人间无情,倘若有情也是空虚飘渺;民族之情恐怕亦是如此”、“自从挣脱民族主义的信仰,我亦脱离了神话思维的世界”,表面上是淡然看破,却又无法逃离“二律背反的困境中:在精神上是故乡里的异客,在现实里却也无法成为自己的主人。”

由是观之,看穿民族主义的虚无,不见得就等于自我的解脱。解脱不能的人们,大概就是他(们)的缩影吧。


作者 : 左行风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1-06-14

热门话题 :


分享到 : 


【免责声明】
星洲网促请读者、网民与观众,共同维护言论自由精神,营造理性交流环境;任何人身攻击、鼓吹种族与宗教仇恨、诽谤与造谣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网站立场。本网站有权删除任何违反此原则的留言。


Advertisement

其他新闻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