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 

2021-06-21 15:35:00  2498251

完整的礼物/庄益安(寄自伦敦)

星云

我心目中的玫瑰花园,每一朵都是一份思念。
我心目中的玫瑰花园,每一朵都是一份思念。

又见夏天,伦敦玫瑰花再度绽放艳丽的风釆,对玫瑰花的眷恋与爱慕,是近几年的事,还得从2018年在朋友的鼓励下,写了一本纪念妈妈的书《思念的猫头鹰》说起。那段走过的日子像印制在日记上,随手翻页,都是一桩桩深重的故事。

当时朋友说掏心的写吧,用最真的感情,把想要対妈妈说的话都写出来。

原来最简单的话,往往越难说出口,我从未对妈妈说过我爱你,甚至不曾好好牵过妈妈的手。记忆中有一次过马路,行动不方便的妈妈牵着我的手,当时觉得很不自然,感觉就是怪怪的,如今却不再有这个机会了。

居住在囯外,看西方人把我爱你3个字常挂在嘴边,说得顺口体贴,不时还互亲面颊拥抱,在我们亚洲人看来仿佛是件尴尬的事,忽略了这温馨亲切的小举动,包含着满满关怀与爱念。

在妈妈离开后的第一年清明节,我拿着刚出版的书到安置妈妈骨灰龛位面前,开心对着妈妈说,这是我为你写的书,里头有很多很多我们的回忆。我望着妈妈的照片,我知道她默默在听着。

接下来凡是每次从伦敦回槟城,隔天一早我便乘Grab到公冢殡仪馆拜祭妈妈,这巳经成为一个习惯。也因为回来的时候不在清明节,场地通常就只有我一个人。虽然是大白天却显得阴阴沉沉,那排排高耸的龛位,挡住不少阳光,像一层层向海的洋楼,迎面微风轻拂。

有一次在拜祭的时侯,突然有一位打扫工人,边打扫边开着手机的音乐,声量极大。我走过去和他说,麻烦你可以把音乐关掉吗,我正和妈妈说话怕她听不到。

他非常合作,马上关了手机音乐。于是我继续坐在楼梯级,対着骨灰龛位妈妈的照片,开始聊起生活琐事。

5分钟后打扫工人突然走了过来,他向我的周围望了望,我们双眼短暂交集一秒钟,然后他低头从我身旁走下楼去。在这样的环境工作久了,来拜祭亲人的都有倾诉不完的心里话,我相信他是明白人,対此情景早巳司空见惯。

我一直想为妈妈多做点事情,开始是抄金刚经、念佛、点光明灯,听说可以回向和超度往生者,到西方极乐世界修行。対宗教信仰不同的人来说,或许是一种迷信,但是只要対妈妈好的,我都很乐意去做,甚至还以妈妈的名字行善布施。

有一天我灵机一动,忽然想到我还可以为妈妈写一首歌,在愐怀思念最深的时刻为她歌颂,这会是最窝心最有意义的事情,除了报答养育之恩,也算是心灵的寄托。

于是3年前我写下了〈六月、雨、玫瑰〉这首歌词,因为6月是妈妈离开的月份,也是英国夏天玫瑰花盛开最灿烂的季节。

那一年雨后的黄昏,我慌忙赶往机场,希望可以尽快回家,探望躺在病床的妈妈,在地铁里和挤满刚下班的人群,冋样归心似箭。

火车有意无意地走了又停、停了又走,每分每秒令人坐如针毡。

那是我一生中,坐过最难熬最长远的旅程。

我一直在等待时机,等一位有缘人可以为这首词谱曲。时间走过一年又一年,皇天不负苦心人,去年12月圣诞节前夕,这位有缘人出现了,他通过脸书找到我,应该说是我等到了他—— 陈时迖先生。

一位热爱唱歌的本地歌手,也是一名直播厨师,他接到歌词了解我的背景后,惊讶地告诉我他父亲往生后出殡的日期,和我妈妈离开的日期,刚好也是在6月的同一天,那时他远在美囯表演,无法及时赶回来送别。两个失去至亲的人,在茫茫人海中遇见,都为心中欠了一句的再见,努力弥补。

他珍惜的说会用心谱好它,并告诉我会在我生日的当天编好曲,这样我便可以唱给妈妈听,一了心愿,当作是他送给我的生日礼物。

放开以往的歉疚


当他从录音室出来后,立即把录好的歌曲发过来。那一刻我迫不急待,戴上耳机屏息凝神,透过清脆钢琴演奏的引进下,那封尘已久的伤痛和记忆,再度缓缓掀开,内心如冲击的海浪声一波紧接一波。从宛转悠扬的旋律,接着被独特低沉的歌声、如泣如诉深情的演绎感动、释怀。

无法形容内心的激动,此刻我以欣慰的心情,去迎接一首难能可贵、期盼已久的结晶品。

感谢上天好意成全,还有在天堂的妈妈保佑,让我圆满了一桩心愿,无数次夜里的祈祷她听见了,终于迎来一道光,照亮了心底阴霭的每处角落。

有些告别,换成了另一个再见的方式。

这是我送给妈妈最珍贵的礼物,错过的时间和陪伴,往后就让歌曲来替代,那是最好的怀念,如歌词写着:当岁月写成告别的歌,每个音符编织成哀愁,但我知道你的爱,细水长流。

从此以后,我在心里建立了一座玫瑰花园,每逢6月夏天,玫瑰以一身惊艳的姿态,无论在阳光低下、微风细雨,都散发着馥郁迷人的芬芳,唤起我无比的悬念。

放开以往的歉疚和遗憾,用心慰问,多年不见另一个世界的你,是否一切安好无恙。

记妈妈5周年纪念。

我衷心感谢陈时达老师为我完成了心愿,往后我可以用歌声,来代表我対妈妈的思念。
我衷心感谢陈时达老师为我完成了心愿,往后我可以用歌声,来代表我対妈妈的思念。


作者 : 庄益安(寄自伦敦)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1-06-21

热门话题 :


分享到 : 


【免责声明】
星洲网促请读者、网民与观众,共同维护言论自由精神,营造理性交流环境;任何人身攻击、鼓吹种族与宗教仇恨、诽谤与造谣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网站立场。本网站有权删除任何违反此原则的留言。


Advertisement

其他新闻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