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 

2021-07-12 16:29:44  2510645

小汤 | 用温情主义读华语电影

读者投稿

欣赏电影,可以像影评人从剧本、表演到摄影技巧等追根究底的理论论述;但也可以抛弃一切束缚,单纯欣赏观影的乐趣,融入情节陶醉其中。记得每次看完某部跨世纪大作都会感叹“这部电影拍得太好了!”但是“如何好?”往往欲言又止,总是想不出形容的文字。感叹电影的“好”,像是可以“意会”而难以“言传”的事情。虽然欣赏电影应该不是非常严肃的课题,但如果能够找到一个属于自己的方式或语言,或许更能够理解导演在银幕上表现的声与光。

周蕾,一位华语文化领域重要学者,阅读她的文字,让我深深感受原来电影是可以这样阅读的。没错,就是阅读。如果不是细腻的阅读方式,一格一格似的翻阅,一般在流动的电影情节中,很难像她一样随意调动所有情节,与导演身处的社会处境,找到切合的意涵。其中的视觉艺术或叙事形态,她将以一种命名的“温情主义”(the sentimental),贯穿在所有的国族、家庭、乡愁、女性、移民、乱伦等主题当中,探究华人在当代存在的现实处境。

像陈凯歌那无法言语的文化情节,如果说拍电影即是一种返乡的话,那他在拍摄《风月》时以电影的叙事,不断营造各种诱惑迫使男主角忠良返乡并最终走向灭亡。即便明知返乡之路其实并无前景,但偏偏陷入一种文化传统的落叶归根情调,而无可自拔。又或是,《我的父亲母亲》中对农村日常生活的深刻描绘,暗示着某种坚韧不发的传统美德;或像在物资匮乏的时代,群体农民以集体团结并勇于开拓命运的精神,致力于强化周遭的人与世界的联结,达到社会主义的理想走向乌托邦之路。最后,《花样年华》一连串精彩的因缘际会,表现出典型华人对人与人之间“长相厮守”的渴望的“温情主义”。

“温情主义”提供我们一个如何观看华语电影的视角。尤其在当代华语电影,往往夹杂着有别于西方的情感基调,这是中国独有的情感意象。这也让西方科技式的电影论述中,注入了新的异国文化情调。虽然sentimental一般上都被翻译为“感伤”或“多愁善感”,但是作者认为被译为“温情主义”更能贴切华语电影论述的特色。

“感伤”往往意味着一种情绪化反应,在情感上表现上具有倾泻的意味或热泪满眶的夸张意图。相对来说,“温情”反而比较温和,介于严寒与酷热之间,那适温状态的含蓄节制意涵。它是一种在面对压迫与难以忍受的苦难后,带有反省自身意识的妥协或调和的情感约束。所以,它也可以说是一种隐忍,始终无以名状的朦胧心境,所酝酿出的某种情调。


作者 : 小汤(巴生)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1-07-12

热门话题 :


分享到 : 


【免责声明】
星洲网促请读者、网民与观众,共同维护言论自由精神,营造理性交流环境;任何人身攻击、鼓吹种族与宗教仇恨、诽谤与造谣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网站立场。本网站有权删除任何违反此原则的留言。


Advertisement

其他新闻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