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 

2021-07-20 09:00:00  2511211

李开璇/从叶子的形态谈创作的精彩

文艺春秋

我的写作策略很简单,就是尽量把每字每句都写好,组合起来整体也要好。日常生活中只要多加留意,都会发现可以入文的课题。然而把概念变成作品,却需要素材的辅陈。往自己的经验和知识里搜寻,是常用的方法,如今也利用网络的方便确定资料的正确性。组合内容的困难,和造文选句的不易,却没有捷径可循。

文字是文明的符号,每一个字都包藏着一层含义,串在一起又有新意增添,为个别文字加起来所不能企及。文字的婀娜多姿正好应对了语文内容的丰富,我觉得自己恍若一只文字的工蚁,搬动着意义的泥粒,一颗,又一颗,堆砌成文字的建筑。越接近完成,越散发它的美感。本来胡乱散放一地的这些材料,既碍眼也妨碍行动,然而,经过工匠妙手的艺术性处理,一栋房子逐渐成形,那些砖瓦、铁条、洋灰、石子,都去了该去的地方,扮演了各自的角色,占据了属于它的空间,一切都显得恰如其分的时候,好像得到一个天外的恩赐,忽然散发出一种它独有的美。叫人看了,忍不住要走进去看个究竟。

如果作品是房子,林林总总的文字就是它的材料。我到了一定的年龄,就不再想诗好还是散文好,该写小说还是要写论文,觉得这样的思想没有好处,只有分散精神,转而专注于寻找时代的意义。有些人觉得,要在某个领域闯出一番作为,才会被人注意,然后才能得到肯定,然后有了名气,然后才有读者。那样的思想使人免不了掉入俗套,即使取得名声也是个所谓虚名,不如把个人的得失忘记,看看这世界是否有需要你的地方,尽点儿心力在服务的道路上。时代的浪潮拍打在身上,难道你一点儿感觉也没有?有机会做大事的做大事,没机会做大事的做小事。这年代,是一张白纸,你要人家怎样评断你,自己写上去,时代不会辜负你。大人物不洁身自爱,要沉船是很容易的,小人物也有呼风唤雨的机会。所以写作,正在面临一场革命。

我选择简单的土方,不想大的计划,只盯着当下的工作,觉得符合心灵的要求,就是在正确的轨道上,光顾能力所能及的句子,老老实实搭建自己的小屋,给读者传达一点儿时代的真相。

文字的功能,最适合表达心灵。景物描绘,摄影似乎是更省力的媒介。人物性格刻画,声色文字俱全的电影似乎更加驾轻就熟。音乐、绘画,书法,对美的呈现又比文字更直接。留给文字的空间似乎便只剩下心灵,思想情感的流淌,通过文字表达最为全面、准确,没有其他媒介可以取代,所以圣贤都用文字传播教义,也是文字的力量使它流芳百世。历史作为心灵的记录,也是用文字记载。虽然不过是一些线条,画在纸上,却有通达天庭的力量。

所以,文学作品要有魅力,万万不能乖离心灵,不能缺乏道德的维护。人类社会,物质文明已经到达高峰,然而精神文明却远远落在后头,可见有意义的文章目前极度供不应求,需要大量的出现弥补那个巨大的缺口。我就是在这样的理解下,推出些许拙劣的文字结构,期待它也能被炼成小小的五色石,给女娲拿去缝补崩塌的青天。

我以前写过一篇文章,企图说明现象世界的物体,虽然千奇百怪,却都有它的独特的作用,不会无缘无故出现。譬如自然界的叶子,凡是你可以想像的形态,在大自然中都可以找到。尖长的、椭圆的、滚圆的、细长的、粗厚的、小而薄的、复生的、单生的、叶脉平行的、叶脉网状的、长达一米乃至数米的、短不过一公分的、粗面的、面上有一层油的、光滑亮丽的、叶面有毛的、叶背有毛的、像针一样细长的,或宽大的一片可以拿来做蒲扇的,还没有包括颜色,配上了颜色又可以制造出千姿百态万种风情。叶缘的形状也多到无法想像,叶和茎交接的形态,也不可胜数。到公园走一趟,就可以轻易发现,许多形态完全溢出我们的想像力之外。即使同一棵树上的叶子,也没有两片是一模一样的,而叶子和枝茎和主干之间的配合总是非常的美,恰到好处。

写文章就好像上帝造叶子,在不同的地方和不同的时季,需要不同的构造。不同的时代有不同的文学,好的文章不该是一模一样的。我在兴楼云冰国家公园的一座山上,看见一种道地的特种棕榈,长在耸天大树下面,并不高大,深青的叶子却有两米多长,宽有两尺,显得十分怪异。大树把光线都拦截了,但还是有些泄漏到下面,它们就拿出巨型的叶片,把剩下的阳光据为己有。看它长满整片山坡,这个策略应该是蛮管用的。我并不觉得它结构别扭,反而慢慢看出一种美感。如果是文章,就是一篇难得的奇文。

那时,我不相信上天会制造一种中间有洞的叶子,并不是我们玩弄小聪明,想到这样一个他不小心漏掉的结构,而是觉得他不会故意搞些古怪噱头取悦人类,因为给叶子中间挖个同,既没有实用价值,也并不美,仿佛叶子被虫咬过,或患了病留下疤痕。

后来,到一个集会玩游戏,主持人分给每个人一片叶子,叫参加者根据手中的叶子发表一篇讲话。我才惊异的发现,他发出去的叶子,有些是中间有洞的。参加者也的确根据这上天故意留下的空白,说了许多看法。原来长这种叶子的树叫“仙洞龟背竹”,单单这名称就给了我们许多遐想。我突然想到,这何尝不是上天故意在叶片中间留洞的智慧?实际作用也有,就是让我们有故事可讲,有故事之后我们的傍晚就快乐了。

写文章要像这些中间有洞的叶子,叫人意想不到却意味深长。


作者 : 李开璇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1-07-20

热门话题 :


分享到 : 


【免责声明】
星洲网促请读者、网民与观众,共同维护言论自由精神,营造理性交流环境;任何人身攻击、鼓吹种族与宗教仇恨、诽谤与造谣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网站立场。本网站有权删除任何违反此原则的留言。


Advertisement

其他新闻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