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 

2021-07-19 07:55:00  2512917

郭少麒/中国古典舞编舞手法──《暮蝶》

艺文

四大名旦之一程砚秋。
四大名旦之一程砚秋。


水袖的美,源自京剧戏曲中旦角之手与臂上的功夫。早期旦角一般是陪衬的角色,经四大名旦的崛起,令旦角在京剧中提升了地位。四大名旦之一——程砚秋,更将水袖技法练出炉火纯青的境界。东方表演的美,在早期不特别提倡身体的表现,儒家思想更是忌讳直接以身体谈论美,所以,表演中手上拿着的器具将是表达中心意涵的主要手法。水袖连接着袖子,从身体延伸到体外,随着不同的水袖技法,可以使水袖写意的传达一种内在的心理状态,而其委婉曲长的形象,更容易在表演空间中达到视觉性的展现。在中华人民共和国于1949年建国以后,先有北京中央戏剧学院,后有北京舞蹈学院建立了一套复古的中国舞体系。而由李正一、唐满城老师所建立的身韵体系,更将水袖技法融入了更多以身体为主体的表现方式,标榜身体主轴引导的水袖技法,成全了中国古典元素重新复兴和多元化的发展。

2845CFL2021-07-16162641670400510025017.jpg2845CFL2021-07-16162641670565710025023.JPG

《暮蝶》这一支舞蹈,是编给台湾飞天舞集水袖班学员成果发表的作品。以水袖以及女性议题出发,将时空定位在清朝末期的封建时期,探讨女性拘束在礼节与规范之下,描绘女性在封建社会阶级的样貌。如在暮色渐深的夜里,飘逸而无奈的蝴蝶,悲凉而不知何去何从。

从建筑模式到编创发想

表演艺术向来由不同的表演形式结合而成,如音乐、灯光及服装造型等,而编舞手法更可以借由不同的表演艺术形态得以取其精髓而幻化成创新的舞蹈编创手法。如编舞附着在音乐上,以音乐的架构和段落,来设计舞蹈的起伏变化;如果从舞蹈服装的概念进行编制,可以随着展现其多个面向,设计身体的动态等。这次的作品我选择了从建筑的模式为编创的发想。

2845CFL2021-07-16162641670565210025021.jpg2845CFL2021-07-16162641670565410025022.JPG

旧时大户人家的小姐奉行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礼仪约束,如果这一群女孩常年困在家中,那么园林造景的庭院,必是她们舞动的背景。故而着手研究中国园林造景特色,意图将建筑手法转化为编舞技巧。我留意到园林里的步道蜿蜒曲折、曲桥“之”字型由远处而来的动线,乃以此设计出了舞动的路线。观赏园林的美景有个很有趣的观赏方式,即是步移景异、人移物移的空间变化。由于园内的动线都经过精心设计,当你置身在园林里,每走一步便可以观赏到不同的景色,也许是一个流水潺湲的池塘,抑或层次分明的坡道。我想像观众坐着观赏的同时,舞者队形渐渐变化营造观众在移动观赏景色的错觉。园林造景法如框景、借景、引景、对景、借景等等,更奠定了舞者们流动、驻留及互动的动静。

2845CFL2021-07-16162641670398710025016.jpg

从世俗中挣脱沉重枷锁

水袖技法则运用了大量的横扬袖,去模拟蝴蝶的形象。而搭袖和大扬袖则体现外来的束缚以及内在的挣脱心理。搭袖的技法非常适合修饰女舞者的舞姿,当袖子搭在肩上、手肘上或是手腕上的时候,水袖的形态如挂在梁上的彩绸,袖子弯曲的垂落下来,配合舞者婀娜的动态更显典雅。当搭袖技法稍作表演上的调整后,如加重袖子搭在身上的重量感,这些原先展现轻盈的搭袖形象,转化成一种背负的重担,似一层层附着在女性身上如无奈的枷锁。为了挣脱那沉重的枷锁,袖子被用力的撑开,大幅度的敞扬袖子寓意试图从世俗中挣脱,可是又再次被另一个搭袖捆住,如此反复中重蹈覆辙。

如李清照的〈如梦令〉里一句“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便深深体会那种大雨打落海棠花,只剩下绿叶那种无可奈何花落去的悲凉情境,与《暮蝶》有种不谋而合的意境。

更多文章:

粉墨勾兰/通俗杂交励志──《疫爆》百密三疏

粤剧,一门博大精深的传统艺术

吴伟才/我对过往、当下、未来的表述


作者 : 郭少麒(图片由郭少麒提供)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1-07-19

热门话题 :


分享到 : 


【免责声明】
星洲网促请读者、网民与观众,共同维护言论自由精神,营造理性交流环境;任何人身攻击、鼓吹种族与宗教仇恨、诽谤与造谣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网站立场。本网站有权删除任何违反此原则的留言。


Advertisement

其他新闻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