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 

2021-07-17 07:10:00  2513210

黄泉安.从疫苗策略看老慕行军走棋

开门见山

民选国会的五年一届任期,是从下议院国会议员宣誓日算起。第14届大选是于2018年5月9日落实,议员宣誓礼延至7月16日举行,因此昨天(716)是转捩点,本届国会已经走完三年任期,此后若有席位悬空就不再举行补选,余下的两年也成了来届全国大选的倒数,解散国会的跫声近了,风声鹤唳的日子也快到来。

过去一年半,环球遭受冠病疫灾摧残,各国领袖面对同等煎熬,我国也不例外,总不能把本国疫情转劣成灾、经济崩败归罪于人殃天灾,唯一活路是善用有限资源,杀出疫情重围。

回顾16个月来我国危机管理的表现,尽是荆棘满途,疫灾当前但朝野权斗终日不息,首相慕尤丁遭受政敌十面埋伏,戏剧性腹泻入院留医后一星期内即施展扑朔迷离招式,大家有没领会山雨欲来风满楼的窒息感?老慕若不反攻为守,要待何时?

第一战线是颠覆敌方。

乱军中巫统突然冒出副首相、一个新晋高级部长;随着,巫统内讧正式浮上台面,鹰派鸽派划清界线,党魁临阵磨枪并将战略变调,先革除选战主任,然后退居一隅看风转舵,一时难以看穿整个套路。

结果,时局僵持不下,国盟政府持续不稳,大家还要走着瞧。

第二战线是国会重开,兵来将挡。

8月1日紧急状态是否如期解除,一直都是国会议员争议不休的课题,在野党借国会管道对首相施压下台投“不信任票”伎俩,始终都是可行的潜议程。

下议院议长宣布,第14届第4期的第1次国会会议,将在9月6日起召开直至9月30日,为期15天;至于第4期的第2次国会会议,将于10月25日至12月16日举行,长达32天。

这也意味,明文规定每年召开三次国会会议的惯例,已受疫情及紧急状态影响而另有特别安排。此外,7月26日连续5天的国会特别会议也被重新定位,议程只限国家经济复苏计划汇报会,马哈迪恫言斗士党杯葛缺席,那又怎样?

第三战线:做好心理准备,面对“变相”不信任票。

从上述国会会议日期演算,大有可能7月国会特别会议势将硝烟尽散,老慕敌手倒灶摊牌行动,可能要延至第4期第2次国会会议(10月25日-12月16日)才能开演。

缘由如下:一般上,每年财政预算案会在10月间提呈,并将拨出3周时限进行政策辩论,过后再由朝野投票并以简单大多数票通过,然后晋入委员会阶段进行各部门拨款辩论,并在各部门总结时段逐个部门投票通过,最后才三读通过并接纳相关供应法案。

分析员盘算,目前国盟政府的国会多数票是在113至115席之间,到时如果巫统倒慕派议员又再发飚倒米,拖走4至6名议员的支持,慕尤丁政权就会有难。

因此,慕尤丁被“变相”投不信任票的黄金机会,应在提呈财政预算案三周后的政策辩论总结阶段。

预料,今年财政预算案将在10月29日提呈,政策阶段辩论总结预定是11月18日,最迟也只能拖延一个星期,延至11月5日提呈预算案,投票通过的流程不会迟过11月25日。

所以,政治杠杆的游戏,全然锁在“信任票换取供应协约”(Confidence and Supply Agreement)者环节。但是,慕尤丁会轻易从容就范吗?

第四战线:强力进行疫苗接种计划,摆脱跛脚鸭形象。

慕尤丁内阁充斥庸才,难得有疫苗接种计划协调部长凯里从旁力撑,预料年终或11月间达致全国80%特定人口接种指标,大致上可依预定时间表培育社群免疫效应,扳低感染率与活跃感染群,争取战胜疫灾的道德制高点。

看来,慕尤丁的基本盘算是做满任期,用尽行政权来巩固国盟政府,拖到2023年7月才来定夺解散国会、进行大选的契机。最坏打算,若在预算案期间面对信任表决而被击败,至少到时疫苗接种和社群免疫指标已达,随时可在11月下旬解散国会,并可遵循宪法规定在60天内举行大选见真章。

第五战线:法庭审讯,消耗政敌势力。

眼前国会陷入悬峙状态,慕尤丁多数票微薄,最大顾虑是掌握议席数量的政党,提防他们在紧要关头倒戈相向。当前沸腾的揣测是巫统阿末扎希与希盟/行动党的暗中默契,数月前也在霹雳州对土团党州务大臣倒灶事件彩排成功,政治是门万事都可能的艺术,要说老慕不提心吊胆,是假的。

答案,可能就在数宗高调审讯的涉贪案件里。

话说我国宪制三权鼎立,行政权不能干预司法权,但我国也有众多前例,涉贪官司审讯中途也能单靠总检察司一纸命令而中途撤除,希盟执政中央时代早有新鲜前例,至今记忆犹新。慕尤丁只要依样画葫芦,对涉贪案党魁逐个量身定制克敌法,刚柔兼施,必有成果。

7月16日,前联邦直辖区部长东姑安南涉贪案在上诉庭获判无罪释放,这可被阐释为政治讯号,不知其他高调涉贪案政治人物,有何跟进动作?

第六战线:政治献金现无法令管制,务须检视各地金钱卡特尔。

举个例,槟城州不乏政商人物涉贪的高调案件,除了海底隧道案件刻正庭审,最近峇央峇鲁巫统区部主席兼前州议员曼梳慕沙被控164项受贿罪名,涉及数额共达2200万令吉,再次掀高槟州政治人物因政商联营生意被控洗黑钱的热潮。

分析家认为,全国大选跫音已近,政治献金原属敏感性课题,也是民间茶余饭后的话题。上个月慕尤丁回应国家元首文告时,刻意强调现任政府会坚绝执行远离贪污的管治,涉贪待审的政治人物听了,不知是否不寒而栗?

综合以上6张皇牌在手,有谁还敢蔑视首相手中的行政权?

作者 : 黄泉安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1-07-17

热门话题 :


分享到 : 


【免责声明】
星洲网促请读者、网民与观众,共同维护言论自由精神,营造理性交流环境;任何人身攻击、鼓吹种族与宗教仇恨、诽谤与造谣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网站立场。本网站有权删除任何违反此原则的留言。


Advertisement

其他新闻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