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 

2021-07-21 07:20:00  2515227

佐汉惹化.重设我们的政治结构

本报特约

在大马政坛,曾经有一位反向操作者。他与雪兰莪州的其他同僚不同,没有任何包袱,也没有对任何政党抱持期望。

但阿都加巴莫哈末索夫(Abdul Jabar Mohd Yusof),也就是大家熟知的加巴老师非常勇敢。他曾在1974年、1978年和1982年担任万津峇都湾(Batu Laut)区州议员。他肯定非常受欢迎,才能连续三次在州选举中战胜巫统强大的政治机制。

我们从加巴老师身上学到了什么?实际上有很多。以独立人士赢得选举并不容易。即使赢了,也很难为选区“服务”。拨款通常都输送给执政党或联盟的成员。“发展项目”没有来到峇都湾,但他的选民理解。1986年,他以现已解散的国族主义党(NASMA)的旗帜上阵。他输得很惨。

加巴老师本身就是一个传奇。他重新定义了“独立人士”的概念。他可以单枪匹马地发起一场政治运动。他印证了虽然没有任何政治背景,但作为一个有原则的代表仍然可以为人民服务。

然后是沙里尔沙末(Tan Sri Shahrir Samad),他在1988年以独立人士身分参选,以对抗敦马哈迪领导的巫统。他赢得了选举,自1978年首次上阵以来,柔佛新山一直是他的据点。

多年来,有许多独立人士为在国会或州议会争夺一席之地而奋战。但是,赢得选举的独立人士的好名声总是被那些把自己“灵魂 ”出卖给出得起最高价格的人玷污了。看着他们一有机会就往胜利的一方靠拢是很平常的。

在大马政治中,曾有一度,独立人士可以成为一股不可忽视的力量。新政治有了希望。他们原本可以对国会的法律制定产生影响。

那是在2010年3月召开的第12届首次会议上。当时下议院有7名独立议员,其中4人刚刚退出公正党。当时的说法很有意思。前公正党议员正在讨论成立一个“独立核心小组”。他设想的核心小组是一个由“志同道合的代表组成的”。这本来可以成为大马政治中一股强大的“第三势力”。

国阵当时只有137名议员,不到三分之二的多数议席。但遗憾的是,这个想法泡汤了。我现在更有信心看到那些当选国会议员和州议员可以超越政党。

目前的形势对这种行动来说是成熟的。实际情况正在发生变化。国家政治格局已经被在很大程度上重新划分。现在,人们普遍不信任政治人物和政党。政治分裂正在吞噬我们。

种族和宗教正被毫无顾忌地利用。我们必须努力建立一个更好的政治生态系统,以让我们的政治文化回到理智。我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多针对政治人物和政治机构的敌意和仇恨。对朝野政治人物的尊重都处于历史最低点。人们对疫情的处理方式并不满意。他们鄙视各政党花费太多时间争夺权力。

即使我国持续创下单日最高确诊纪录,人们仍然在谈论政治和政治生存。人们在受苦,但政治人物却在做政客最擅长的事情——保护他们自己的利益。我相信现在是重设我们的政治结构的好时机。

国会议员必须往好的方面改变。关于政策的重要决策必须超越党派。看在他们所服务的选民的份上,国会议员必须有勇气与他们所属政党持不同意见。他们需要独立核心小组,在必要的时候站在他们这边。要改变整个制度,更要改变思维方式,这并不容易。你不可能那么轻易“从政党手中夺回政治权力”。考虑到大多数政党都有完善的机制和强大的基层支持,任何试图与他们对抗的行为都是一项艰巨的任务。

然而,更现实的做法是,确保有合理数量的独立人士在下议院着手打造一个新的政治平台。毕竟,在2008年大选后,没有一个联盟能获得三分之二的多数议席。因此,独立行动是符合时宜的。

根据其创办人的说法,这个运动是为了推举独立议员。他们将是“有纪律和有原则”的个人,正直地服务于人民,并“保护和维护联邦宪法所赋予的权利”。他们把这个数字定为20人,考虑到我们现在有222个国会议席,这个数字并不多。但这是一个好的开始。

加巴老师在雪兰莪州议会孤军奋战了15年。他并没有改变制度。但他帮助改变了人们对“独立人士”在民主制度中能做什么的看法。

作者 : 佐汉惹化(JOHAN JAAFFAR)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1-07-21

热门话题 :


分享到 : 


【免责声明】
星洲网促请读者、网民与观众,共同维护言论自由精神,营造理性交流环境;任何人身攻击、鼓吹种族与宗教仇恨、诽谤与造谣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网站立场。本网站有权删除任何违反此原则的留言。


Advertisement

其他新闻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