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 

2021-07-21 22:00:00  2515710

汤志伟.中医界能软着陆吗?

言路

政府先后于2001年公布国家传统与辅助医疗政策、2013年首次宪报颁布传统与辅助医疗法令(简称《传辅法令》)、2016年该法令获第二度宪报颁布,并于同年8月启动第一阶段,成立法定管制机构:传统与辅助医疗理事会。随着条件成熟,第二阶段于今年3月15日启动为期3年的注册工作,传统与辅助医疗领域(下称传辅医疗)即将面临转型为系统管制,调试过程势必充满挑战。

癸违20年的卫生政策水到渠成之际,竟在6月晴天霹雳,政府突然下令全面禁止传辅医疗领域营业而陷入异常尴尬的局面。回顾我国中医药近代史,即便最严峻的日治时期与50年代征收中药入口税风波,都未遭到强制“熄灯”。如果说这禁令是中医在我国落地生根600年来的空前危机并不为过,而且全部传辅医疗源流无一幸免。

传辅医疗是国家卫生体系的分支,不该在任何时候遭边缘化。政府为了抗疫动用公权力禁止传辅医疗不仅打击业者,无形中也惩罚患者,两者经不起折腾双双举白旗的社会悲剧,只是时间上的问题。

国安部在纷纷扰扰一个月后姗姗来迟推出让业界感到诚意不足,食之无味的“复业套餐”,此缓兵之计难免留下一条尾巴。

纵观此风波,传辅医疗在去年2次行管令获列为关键服务却在今年临时说禁就禁,官方没有及时拟定有效的缓冲,也没有明确交代缘由,高官更是神隐,显而易见高官显要的高姿态。从公共管理而言,无论公关、规划、知情权与问责,表现均令人遗憾。

试想,攸关生命健康、具有国家政策地位的关键服务行业都可以一夜变天,让人怎能对公共政策与制度有信心呢?这或多或少反映西医体系为主流的医疗霸权。此段黑暗的经历委实重创中医界,并为栽培未来接班人留下难以磨灭的阴影。

这次世纪危机让中医界意识到命运无法自主,更深深体会到认识国家体制与政策的重要性,以及理解国情有别于中医的发源地。新世纪带来新希望、机会以及风险,比如:西医界已做好准备吸纳符合循证医学模式的传统治疗方法。各种崭新挑战接踵而来,中医界做好准备迎战了吗?

作者 : 汤志伟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1-07-21

热门话题 :


分享到 : 


【免责声明】
星洲网促请读者、网民与观众,共同维护言论自由精神,营造理性交流环境;任何人身攻击、鼓吹种族与宗教仇恨、诽谤与造谣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网站立场。本网站有权删除任何违反此原则的留言。


Advertisement

其他新闻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