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 

2021-07-21 17:59:48  2515724

居家上网课 | 上课大半年 没拿到课本 学生上网温习眼好累

大霹雳

报道:陈世传

(实兆远21日讯)疫情之下被迫居家上网课,已让学生难以适应,以致可能影响到学生的学习效果,现在更有家长投诉,至今已开学大半年,却还有一些考试班的学生连某些科目的课本都还没有拿到,叫这些再过半年就要面临考试的学生如何应对呢?

来自实兆远五条路新村,女儿就读南华华中中五班的家长彭宏国向《大霹雳》社区报反映上述课题时说,他在知悉女儿报读的经济科目课本,在上学已超过半年后还没有拿到的实况后,感到愤怒及吃惊。

彭宏国信息校长,对就读中五班的女儿,还没有拿到课本的课题,表达忧虑。
彭宏国信息校长,对就读中五班的女儿,还没有拿到课本的课题,表达忧虑。

家长不满教部办事效率

他说,就读中五班的女儿,再过半年就要面临关系到她未来前途的大马教育文凭(SPM)考试,但却在上了中五超过半年后,还没有拿到经济科目的课本,这能不叫人吃惊吗?

“我不是怪责校方,我是不满教育部的办事效率,从年初的开学到今天已是7月,有6个月的时间让他们处理问题,但却连供应给考试班学生课本都办不成。”

也是五条路华小董事长的彭宏国说,受疫情影响,女儿被迫每天对著手机上网课,他能理解,但连课本也无法提供就真的无法理解了。

彭宏国:上了大半年课,还没有拿到课本,说不过去。
彭宏国:上了大半年课,还没有拿到课本,说不过去。

彭宏国:长时间对电脑身心累

“女儿每天早上7时开始对著手机上网课,一直到下午2时,看著女儿强忍疲累的坚持上著网课,揉着酸痛的眼睛,我相信没有做为父母的会不心痛,但想想把书读好是孩子的本分,也得把心痛给吞下肚里。但,到了夜间温习或做功课时,还要因为没有课本而上网看著电子版本的课本时,怒火就会油然而生了。”

他提到,除了就读中五的女儿面对没有拿到经济课本外,就读中三的女儿也面对著还没有拿到课本的问题。

“我的家境小康,在刚开始上网课时,以为这只是短暂的措施,因此只增购了一台智能手机,让两名女儿一人用手机,一人用电脑上课,一直到最近因心疼女儿,再花钱多买了一台电脑让两名女儿都可以用电脑上课。”

他说,据两名女儿反映,上网课比上实体课更加累,尤其是在长时间对著电脑的情况下,身心都累,也无法长时间集中精神,以致学习成果变差。

“针对还没有拿到课本的问题,我有私讯校长询问,而校长的回应是,校方也一直向教育局追著还欠缺的课本,但无论追问多少次,教育局官员的回应都是要求耐心等待。”

陈泽顺:教育部失责!
陈泽顺:教育部失责!

南华华中董事长陈泽顺:

课本未获全数供应

针对以上课题,南华华中董事长陈泽顺受访时说,据他向校长求证后,证实确有此事,而且欠缺的课本不只是中五班的经济科课本,还包括中一至中四,总共20个科目的课本未获得全数供应。

他表示,可以理解家长的不满,换做他是家长也会生气及投诉,教育部的办事效率是在误人子弟。

向教局追讨欠书没下文

他说,根据校长的数据,虽然不是所有学生都没有拿到他们所读的课本,但贷书政策是要确保所有学生都能拿到书,因此在开学已大半年后,还会出现有学生拿不到书的现象,教育部或教育局的官员需负责任。

“校方有向教育局追讨欠书,但每一次获得的答案都一样,就是叫校方耐心等待,但我想问一问官员,还剩半年中五班的学生就要考试了,这还能等吗?”

陈泽顺还说,虽然学生还有电子课本可读,或者是自行打印课本,但在一些学生拿到课本,一些学生则拿不到,并不公平。

本报就此事联络霹雳教育局局长苏海米及县教育局官员,至截稿为止仍未获得回应。

作者 : 陈世传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1-07-21

热门话题 :


分享到 : 


【免责声明】
星洲网促请读者、网民与观众,共同维护言论自由精神,营造理性交流环境;任何人身攻击、鼓吹种族与宗教仇恨、诽谤与造谣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网站立场。本网站有权删除任何违反此原则的留言。


Advertisement

其他新闻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