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 

2021-07-22 17:17:36  2516320

中央县野新县未委发展官·没拨款 新村发展停摆

古城


由于中央县及野新县迟迟没有委任新村发展官,以致许多华人新村面对没有拨款维修基本设施的困境,发展“停摆”。
由于中央县及野新县迟迟没有委任新村发展官,以致许多华人新村面对没有拨款维修基本设施的困境,发展“停摆”。


报道/摄影:梁德福

(马六甲22日讯)房地部迟迟不委任中央县及野新县新村发展官,无人协助向房地部下情上达以及申请拨款,导致二县新村面对无钱维修或提升基本设施的窘境,进而导致新村发展陷入“停摆状态”!

自从国盟政府上台后,马六甲三县,即中央县、亚罗牙也及野新的新村村长也换人,可是,从去年9月开始接手后,目前只有亚罗牙也有一名新村发展官,另外中央县及野新县则至今仍没有委任,以致村长面对没有新村发展官协助向房地部传达民声,尤其申请拨款来维修村内基本设施的困境。

没发展官助申请拨款提升设施

《古城》社区报向中央县数名村长了解,发现因为没有新村发展官协助申请中央拨款,以致许多新村的设施在没有资源的情况下,无法维修,原本要提升的设施也只能暂时保持原状,新村处于发展“停摆”的状况。


黄渶禄:村长被怪没做事
黄渶禄:村长被怪没做事


黄渶禄:村长被怪没做事

爱极乐新村村长黄渶禄受访时指出,从去7月上任村长至今,供新村发展的中央拨款没有批下,以致村内许多基本设施,例如沟渠、篮球场等都不能提升。

他说,早年国阵时代,村长都会通过新村发展官向房地部申请拨款来提升新村的基本设施,可是,中央县至今没有委任新村发展官,以致出现这种局面。

“许多村民斥怪我们村长没有办事,一年多了村内没有任何发展,甚至损坏了的基本设施也没维修,事实上不是我们没做事,而是我们提呈了问题,但没有新村发居官去跟进及申请拨款,才会出现今天的局面。”

他举例,爱极乐新村沟渠需要提升,因为没有新村发展官,现在什么都不做了。

他表示,他计划提升村内的有盖篮球场及室内足球场,可是因为没有拨款,现在什么都不能进行。

他说,亚罗牙也新村发展官戴上揉曾协助中央县村长反映问题,但目前没有进一步消息。

他希望马华总会长魏家祥可以关注,尽早委任新村发展官,让新村发展得顺利进行。


林千宏:村委掏腰包筹款修设施
林千宏:村委掏腰包筹款修设施


林千宏:村委掏腰包筹款修设施

阿依沙叻新村村长林千宏表示,因为没有新村拨款,有时村内一些设施需要提升,除了州选区发展及协调委员会外,村委会有时也要自掏腰包或筹款。

他说,一年多来没有中央拨款,遇到紧急需要提升或维修的基本设施,唯有向该区班台昆罗州议员求助,但有时也是村委会自行出资处理。

他表示,该村道路、沟渠都需要提升,但是因为没有新村发展官的关系,无人向中央争取拨款,结果很多事情都不能做。

他说,亚罗牙也新村发展官戴上揉今年4月有收集各村长针对新村发展的意见,以及需要提升的基本设施名单,协助向中央反映,但目前没有消息。


林佑福:提升沟渠计划被迫搁置
林佑福:提升沟渠计划被迫搁置


林佑福:提升沟渠计划被迫搁置

丹绒米雅新村村长林佑福也表示,原本计划提升及扩大新村沟渠,现在因为没有拨款,只能暂时作罢。

他说,有关沟渠从入口一直到尾端武牙丹绒礼堂,因为太窄及部分崩坏,下大雨时就会满溢,雨水淹过对面马路,很不方便。

他表示,村民一直询问为何没有提升沟渠,一些更以为村长没办事,令他很委屈。

“如果有新村发展官,我们可以通过他向中央申请拨款,可是现在中央没委任新村发展官,在没拨款之下,我们很难提升新村的设施。”

他说,遇到新村设施损坏的问题,他向市政厅反映,市政厅表示应该通过州选区发展及协调委员会,后者又说新村的事要向房地部申请拨款,就这样结果问题一直不能解决。


蒋育贤:沟损好几年没钱提升
蒋育贤:沟损好几年没钱提升


蒋育贤:沟损好几年没钱提升

丁赖新村村长蒋育贤受访时也大吐苦水,因为没有房地部的新村拨款,新村大路旁的沟渠损坏好几年都没钱提升。

他说,除了沟渠,民众会堂也已破烂,就是没钱去维修。

“有些人以为村长没做事,小小一条沟渠这么多年都没有维修,事实上村委会没钱维修。”

他表示,疫情期间,村委会在获得村民的资助下,自行组队在村内消毒,中央分文没有协助,所幸有村民自动自发出钱出力自救,不然也不知要等到何时才有人来为新村消毒。

他希望中央可以尽快委任新村发展官,让新村在村长及新村发展官的配合下,有更好的发展。


戴佛淞:新村发展官助发展不可缺
戴佛淞:新村发展官助发展不可缺


戴佛淞:新村发展官助发展不可缺

柏淡芙露新村村长戴佛淞表示,该新村基本设施目前良好,所以暂时没有面对其他新村无钱维修基本设施的问题。

无论如何,他认同必须应该委任新村发展官,因为后者扮演重要角色,协助村长向中央房地部申请拨款来提升新村设施。

他说,新村发展的经费都是通过房地部拨款,或者村委会向当地国州议员申请。可是目前的政治局势,拨款也不明朗化。

“以往每年房地部都会拨款给新村,作为建沟、修路等经费。上届509大选变天,操作模式有所改变,过后又希盟垮台,国盟上台后,马六甲新村村长很快获得任委任,可是新村发展官却迟迟不受委,目前仅亚罗牙也新村发展官。”

他表示,往年的情况是新村发展官会召集村长们提呈各自新村的发展项目,一般村长会提呈两个,由新村发展官带上房地部去申请拨款。所以,新村发展官在新村发展方面扮演一定角色,应该及早委任。


丹绒米雅礼堂旁沟渠窄小而下大雨时满溢,造成道路淹水,给村民及其他驾驶人士带来不便。
丹绒米雅礼堂旁沟渠窄小而下大雨时满溢,造成道路淹水,给村民及其他驾驶人士带来不便。


作者 : 梁德福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1-07-22

热门话题 :


分享到 : 


【免责声明】
星洲网促请读者、网民与观众,共同维护言论自由精神,营造理性交流环境;任何人身攻击、鼓吹种族与宗教仇恨、诽谤与造谣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网站立场。本网站有权删除任何违反此原则的留言。


Advertisement

其他新闻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