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 

2021-07-22 17:48:42  2516366

隆市“疫”起济贫天天上演·派饭街友送温饱

大都会头条

 只要有慈善团体或善心人士派饭的地点,就会聚集许多流浪者等候领饭。
只要有慈善团体或善心人士派饭的地点,就会聚集许多流浪者等候领饭。


(吉隆坡22日讯)一场疫情迫使吉隆坡这个繁华大都市成了流浪者的聚集地,他们无家可归、失去收入、三餐不得温饱,每当有非政府组织或慈善组织在街头派饭时,就会吸引街友蜂拥而上,每次派饭都有上百人领取,情况也随着疫情恶化及持续封锁越发严重。


据了解,这场疫情导致许多人失业,甚至露宿街头,或是只能等派食物来救济。吉隆坡数个地点成了流浪者的据点,如在半山芭、茨厂街一带,随处可见流浪者的踪迹,他们在商店的五脚基、巴士站、公园的椅子、后巷等地歇息。

在广场等公共场所,成了流浪者的歇息场所。
在广场等公共场所,成了流浪者的歇息场所。

他们在领取善心人士或慈善团体派发的食物后,就会在路旁排排坐吃饭盒,成了这座大城市奇特的景象。


这些流浪者聚集的据点也是慈善团体固定派饭的地点,流浪者也会在附近等候领取饭盒,其中半山芭红宝石大厦一带已成了流浪者的“热点”,聚集在该处的流浪者有上百人。


在车来车往的半山芭桥底下,也是流浪者的住所。
在车来车往的半山芭桥底下,也是流浪者的住所。


克切拉香积厨(Kechara Soup Kitchen)会到各地区派发食物给流浪者,让他们能有温饱。
克切拉香积厨(Kechara Soup Kitchen)会到各地区派发食物给流浪者,让他们能有温饱。

部分有住所 非街友

失业者领免费食物


受访的非政府组织及慈善团体表示,这些领取食物的流浪者当中,有些并不是真正的街友,他们有本身的住所,但可能受疫情影响,导致他们失去工作,也无所事事,白天只好出来等待领取免费食物,也省去一餐的费用。


他们指出,在近期派饭时,发现前来领饭的流浪者越来越多,他们也必须准备比以往更多的分量,他们也会注意是否同时有其他组织在场派饭,或是流浪者手中已有饭盒,避免他们重复领取多盒食物,以致浪费食物。


15分钟内派完

他们说,他们也担心流浪者群聚感染的风险,因此每次都迅速派发,在15分钟内派完,也会让流浪者在保持人身距离下排队领饭。


他们表示,若有善心人士有意派发食物,可与非政府组织配合行动,避免重复派发,同时也能确保有规律地进行派饭工作。


他们也希望吉隆坡市政局能关注流浪者日益增多的问题,或是能定下慈善团体派饭的时间,更有系统化管理及避免浪费食物。

公共厕所附近也会出现许多流浪者,以解决上厕所的问题。
公共厕所附近也会出现许多流浪者,以解决上厕所的问题。


在疫情期间,也有不少善心人士发挥爱心,派饭给有需要的人。
在疫情期间,也有不少善心人士发挥爱心,派饭给有需要的人。


陈美仪(What A Waste创办人)
固定时间每周去一次 

不与其他组织重叠


“我们通常在周末其中一天到半山芭一带派饭给流浪者,已固定时间每周去一次,这段时间也没与其他派饭的组织重叠。


我最近发现在半山芭一带的流浪者人数暴增,从以前60人到如今的80至100人,不过他们当中有些不是流浪者,而是从家里出来领饭。


来领饭的不一定是露宿街头者,有些是无所事事或面对生活困难,拿一包饭就省一餐,但我们最多只给2份,尽量不让他们浪费。


半山芭是流浪者的据点,即使我们不去派饭,他们还是会在那边,就算是市政局驱赶他们离开,之后又会回来。他们在那边吃睡,难免会制造很多垃圾,我们也会顺手捡垃圾,维持社区整洁。


盼市局带动派饭团体


我们也发现有些是个人去派饭,打开后车厢就开始派饭,会吸引流浪者一涌而上,担心若是控制不好将弄巧反拙,也会比较危险。


我希望市政局带动所有派饭的非政府组织在或团体,制定各自的时间表,定好每日派发三餐的团体,尽量不要重叠派饭食物,就不会有浪费的问题,有系统化管理。


若是正式定了派饭时间,可能将衍生社会问题,导致大家理所当然来领免费食物,很多人在特定地点等候。不过,我们主张不浪费食物,如果大家固定时间派饭,他们扔掉食物的几率是几乎没有。


此外,我也发现巴生也有类似问题,有组织不定时在巴生桥底下派饭,也因为食物不够而寻求我们的协助,我们也会把食物送到巴生派发,如今在该处领饭的人数已有200人。


我们的宗旨为了拯救食物,再把这些食物分派给有需要者,但要协助流浪者,不能一味的派食物,他们需要的不只是食物,需要自力更生,这才是解决方式。”

陈美仪
陈美仪


谢国良(克切拉香积厨营运总监)
天派800份食物

半山芭成“热点”


“我发现吉隆坡一带的流浪者越来越多,我们准备的食物份量也越来越多,一天派发700至800份食物。


流浪者白天在等着领饭,他们不一定都是露宿街头者,可能因为疫情影响失去工作,以致越来越多人来领饭,我们也发现很多新面孔。尽管流浪者越来越多,我们也会持续去派饭,让他们获得温饱。


我们每天固定在燕美一带派午餐,每天派约120份,也会到不同地方派饭。我们也有在半山芭派饭,该处已成了流浪者的‘热点’,警方也知道有关问题,曾叫他们疏散,不要聚集一起,可能有些流浪者较不懂得遵守SOP,若口罩没戴好会有病毒传染的风险。


我们也曾劝告他们不要在聚集那边,他们也不听,担心搬到别处,派饭者找不到他们。如果越来越多人在同一个地点派饭,也会引发流浪者重复领取多份的问题。因此,我希望他们不要聚集在一起,宁愿他们分散各地,我们一对一去派饭,到各个角落去派饭给他们,而不是聚集一个地点。


避免重叠及浪费食物

其实很多地区都有流浪者,分布在不同角落,除了在隆市中心,秋杰律及冼都一带都有。除了流浪者,我们也会派饭给独居或贫困长者。


此外,当有人拍视频上载社交媒体指某处有很多流浪者,就会吸引许多善心人士去该处派饭,但他们不知道已有团体固定去派饭,当很多人都去派饭,就会造成重复领取及浪费食物。


我希望能更有效派饭,若善心人士有意派饭,可与我们联系,就会避免重叠及浪费食物,将食物分派到更多人手上。”

谢国良
谢国良


拿督洪细弟(吉隆坡小贩商业公会主席)
避免街友聚集

慈善团体勿到茨厂街派饭


“最近茨厂街一带的流浪者情况已获得改善,在三、四个月,因为有很多非政府组织及慈善团体下午及晚上去派饭,食物有素食或荤食,有时他们甚至会同时领取了4、5盒饭,导致食物过剩丢到满地。


公会希望这些团体不要好心做坏事,因此就不希望他们在茨厂街派饭。在近几个月以来,鲜少团体前来派饭,也不见流浪者聚集,晚上在茨厂街露宿街头的并不多,有少数人会躺在档口睡觉。


忧茨厂街犯罪问题增加

其实派饭会导致流浪者、吸毒者等聚集,增加茨厂街的犯罪问题,如非法征收停车场、用石头砸向车辆等暴力事件,近期也没有发生这类事件。


吉隆坡随处可见流浪者,这是全吉隆坡的问题,因为生活水准高,流浪者也比较多,许多人没得吃住,就在街边露宿。有些是失业人士,他们外出溜达透气,等待领取饭盒,只要不做出不雅举动或破坏公物就行,担心他们继续贫困下去,会出现犯罪、抢劫等问题。


我也发现半山芭一带最近出现很多流浪者,因为较多团体在那边派饭,流浪者也知道可以在该处领饭。慈善团体在派饭时也要做好安全措施,可能流浪者有犯罪的倾向,而且风险较高,因为他们的防疫意识不高,要非常小心。


我希望市政局及福利局关注流浪者的问题,疫情影响很多人失业导致问题加剧,当局要更积极去处理,公会也会配合在能力范围内把吉隆坡的流浪者问题减低。”

洪细弟
洪细弟
巴士站也是流浪者的歇息场所,一名流浪者正在阅读报纸。
巴士站也是流浪者的歇息场所,一名流浪者正在阅读报纸。


排排坐,吃饭盒!在领取善心人士派发的饭盒后,就会发现流浪者坐在路边吃饭。
排排坐,吃饭盒!在领取善心人士派发的饭盒后,就会发现流浪者坐在路边吃饭。


在茨厂街,可发现流浪者至今睡在没有营业的档口上。
在茨厂街,可发现流浪者至今睡在没有营业的档口上。


作者 : 庄舜婷 摄影/林毅钲、谭湘璇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1-07-22

热门话题 :


分享到 : 


【免责声明】
星洲网促请读者、网民与观众,共同维护言论自由精神,营造理性交流环境;任何人身攻击、鼓吹种族与宗教仇恨、诽谤与造谣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网站立场。本网站有权删除任何违反此原则的留言。


Advertisement

其他新闻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