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14-12-03 09:25:03  256658
詹雪梅.先搞清砂沙怎降了级
教育
砂拉越和沙巴是马来西亚不可分割的一部份。若从国家发展和现实利益考量,无论是当权者或希望当权者,应当都会认同。搅乱大马领土版图,对现有任何政党皆无益。毕竟继续在旧游戏规则下较劲,要比开辟新战场容易。大张旗鼓搞砂独和沙独,还是无法预见成果的高风险投资。505民联没换成政府,其中一个被看清的事实是东马依然是国阵的定存州。没有东马,大马已变天。在这层面上,东马选民掌握了全马的命运,但参组马来西亚至今51年来,砂沙人民掌握了自己的命运吗?马来西亚成立时草拟的宪法第二条文阐明,联邦是由马来亚半岛(柔佛、吉打、吉兰丹、马六甲、森美兰、彭亨、槟城、霹雳、玻璃市、雪兰莪和登嘉楼)、婆罗洲(沙巴和砂拉越)及新加坡3方组成。但在1970年代,宪法第二条文改为联邦是由柔佛、吉打、吉兰丹、马六甲、森美兰、彭亨、槟城、霹雳、玻璃市、雪兰莪、登嘉楼、沙巴和砂拉越13州组成。修宪后少了新加坡,砂沙则从和半岛平起平坐的“组成伙伴”,“转变降级”为附属州。一些觉得砂沙受尽委屈的砂沙人士,把怒火直喷中央,其实有些失焦了。在为砂沙抱不平时,我们起码该先问问,关系砂沙地位的宪法条文是何年何月、在什么情况下被修改?若是国会中通过,共获得了哪些砂沙国会议员的赞同和附和?如果这样的“转变”是附合程序的,即表明当年的砂沙人民代议士,代表砂沙人民同意了“降级转变”。若是代表们把我们应有的权力和权益拱手相让,大方送上,我们怨不了中央政府。即使我们现在认为前人做了错误的决定,却不可能坐时光机,回去那个可以改变历史的时刻。但我们必须回头查找,可以告诉我们真相的档案资料,反映事实的白纸黑字。发火要找对人,平反要找证据。不知史,无以言。若没有弄清楚砂沙当年的参组实况,也不知道砂沙是怎么从“伙伴”变成州属,便贸然的高喊砂独或沙独,会把自己和东马都陷入不堪之地。主张砂沙独立,以及巫统祭出煽动法令,或许将是恶性循环的开始。在砂沙独立课题上,大家各有不同观点,但绝不能以和平、和谐为代价。
作者 : admin
文章来源 : 星洲网 2014-12-03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