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6:27pm 21/10/2021
留台生客死异乡 50年未发死亡证 家属越洋寻“自杀”真相
整理报道:胡喜明
照片:郑振辉/受访者提供
1963年,俞自锋的命案,被台湾媒体描述成为情自杀。

这是一起家属苦等58年,仍盼不到一张死亡证明书,时间要拉回1962年9月说起的事件。

来自槟城22岁的俞自锋,胸怀到海外升学的梦想前往台湾政治大学修读新闻学系,没想到这一去是永别。1963年7月27日,他被发现卧尸在台北指南宫崖边。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台湾报道指为情自杀

根据当时台湾联合报的报道,俞自锋是为情自杀。报道描述,俞自锋单恋一位与他同级不同系的女生,不过这名女子对他没有意思。俞自锋后来收到女子一封决绝信,希望他不再纠缠她,随后就发生了这起命案。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俞自锋的尸体是在清晨5时50分被发现,命案发生的那一天,远在槟城的俞自锋家属,于当日下午4时收到政大校方的电报,通知俞自锋自杀身亡。同日晚上10时,家属收到第二封电报,这次是由侨委会发出,通知家属俞自锋已下葬。

弟最先得知死讯

出国留学却客死异乡,对家属来说,这是多震憾的事。当年,第一个知道俞自锋死亡消息的家属,是弟弟俞自海,他到电报局解密电报得知噩耗后嚎啕大哭,甚至不敢马上把消息告知家人。

突如其来的消息,让俞自锋父母肝肠寸断,往后的日子,家里成员没人有勇气在他们面前提起俞自锋的名字或相关事件,深怕两老伤心,大家只能接受俞自锋自杀的说法。

ADVERTISEMENT

俞自海手持俞自锋的遗照,58年过去,他依然深深怀念着他的二哥。
家属深信自杀说法50年

命案发生后的50年以来,俞自锋家属不曾怀疑他自杀身亡的真实性。

多年来不知葬身之地

即使当年政大电报内有说明,会另外告知自杀身亡的详情,不过这么多年过去,除了侨委会当年来函确认俞自锋自杀身亡,以及室内处理尸体的照片外,家属事后并未收到俞自锋的任何遗物如护照、钱财、死亡证明书或死亡事件报告,甚至连葬身之地在哪里也不得而知。

兄弟姐妹只有在双亲皆逝世后,才敢重提俞自锋死亡事件,并于槟城檀香寺设立灵位,缅怀俞自锋。而随着时间流逝,俞自锋兄弟姐妹在随后的岁月里,也渐渐淡忘了这起事件,鲜少提及。

只得两封电报及自杀报道

但是,不知道坟墓在何处,没有死亡详情,只有最初的两封电报及自杀身亡报道,俞自锋真的是自杀身亡吗?

50年以来对此说法的深信不疑,却在命案发生已过半世纪后,在契机下,让家属萌生怀疑之心。自杀,或许不是俞自锋死亡的真相。

他们继而决定深入调查,并在几年的收集资料及分析到手的资讯后,他们推论俞自锋的身亡另有隐情。

ADVERTISEMENT

台湾1963年有关俞自锋命案的新闻报道,俞自海还保存着全文。
2016年起展开翻案拉锯战

于是,家属从2016年起,与台湾相关单位,包括政大和侨委会,展开了一场漫长的为俞自锋翻案的拉锯战。他们多次致函相关单位,要求针对俞自锋的“自杀身亡论”做出解释。但是,直到今日,相关单位依然无法给出一个让家属满意的答案。

这场拉锯战至今还在进行中,发生在58年前的命案,能够找出真相的机会微乎其微。

但是,家属这些年依然费尽心思,自行以寻获的证据,努力拼凑出命案的一条条线索并做出非自杀的推论。

盼获解释和道歉

他们希望的是,台湾能够正视这些线索并给予解释,同时希望政大及侨委会,在处理俞自锋事件上,因行政疏失给家属一个道歉。

1979年寻墓之旅无功而返

是什么契机,让俞自锋家属想要深究前者的死亡原因?这说来话长。

俞自海(73岁)接受本报记者专访时,述说这58以来,他与家属是如何从对自杀说法的深信不疑,到在探寻真相中,发现整个事件充满疑点,继而坚信俞自锋并非自杀,而是另有案情的过程。

ADVERTISEMENT

1979年是俞自锋逝世16周年,这一年,俞自海于11月首度飞到台湾,欲寻找俞自锋的葬身之地。

当年的他,对俞自锋自杀说法仍旧没有多加怀疑,仅是希望履行身为弟弟的义务,寻获二哥的坟墓并上香祭拜。

政大指档案冲毁

这一年,他首度到访政治大学和侨委会查询相关资讯,也向俞自锋当时任职报界的一位新闻系同学打探消息,以及在返马后,拜访俞自锋在政大宿舍的室友,但都一无所获。

“当时政大校方告诉我,因为该校遭遇洪水事故,很多档案都被冲毁,已无法寻回,因此无法提供任何俞自锋的相关资料。

“二哥同学和校友,也都异口同声表示,二哥是为了女同学不喜欢他而自寻短见,与当时的新闻报道无异。”

当时的台湾尚处于戒严时期,言论自由普遍受到约束,俞自海当年听从这个“统一声音”,这一趟寻墓之旅无功而返,而寻墓一事,一搁便搁了数十年。

ADVERTISEMENT

50周年忌日前
姐获托梦 弟二度寻墓

直至2012年,俞自海与家人准备为2013年的俞自锋逝世50周年活动,做一场大型拜祭活动时,适逢其姐姐获得俞自锋托梦,梦里,俞自锋以海南话说:“侬想回去槟城一趟……”。

这是俞自锋49年以来首度托梦家属,也是一个契机,让他们觉得俞自锋的托梦,必定是有所嘱托。而适逢隔年就是50周年忌日,他们开始思考,俞自锋的死,会不会是一件冤案?

他们决定先从寻获俞自锋坟墓开始着手,在2013年7月俞自锋50周年纪念之前,俞自海同年5月再度飞到台湾,希望赶得及在忌日之前,找到二哥的坟墓。

寻墓前曾大哭两次

这次的第二度到台湾寻墓,与第一次不同,俞自海嚎啕大哭了两次,让他自己也觉得不可思议。

他再度到访侨委会欲查询墓地所在地,当谈及俞自锋事件,他内心突然涌现一股感触,放声大哭,这吓坏了办公室职员,他等情绪稳定后,才能与侨委会职员谈论事件。

与1979年一样,侨委会依旧无法帮助俞自海找到其二哥的葬身之地。他之后再度到访政大,亦是同样的结果。

ADVERTISEMENT

“我当时也向校方了解旧宿舍的方向,之后面朝旧宿舍方向拜拜,表达对二哥的思念。”

自杀地求签获指引

这一趟二度寻墓,他还到访俞自锋被指自杀之地——指南宫,以缅怀二哥并且求签。

当他身在指南宫求签,师傅问及想求问什么时,他又失控大哭。指南宫师傅过后解析签的涵义,告诉俞自海,他的二哥现在正过着无忧的日子,希望他不要再为此伤神。

隔天,俞自海再回到指南宫走一趟,在宫旁阶梯休息时,他看见一只蜻蜓与飞舞的两只蝴蝶,遍寻二哥坟墓不获的俞自海,将眼前现象解读成一个来自二哥的暗示与指引,认为冥冥中有一股超自然力量正在引领与鼓励他,让他有了继续探寻下去的动力。

这张摄于2013年9月26日的照片,显示墓碑上的字迹,在经过50年后依然清晰。
锲而不舍终寻获
家属墓前平静上香

俞自海最后是如何寻获俞自锋的坟墓?

在政大与侨委会无法指引俞自海找出其二哥所葬之地情况下,俞自海和其兄弟姐妹并未放弃,他们重翻所有文件,搜索相关资料,最后在当年新闻报道中,发现俞自锋遗体曾移往极乐殡仪馆。

ADVERTISEMENT

俞自海(右)与家人在找到俞自锋坟墓后,千里迢迢到台湾为俞自锋上香。
向台北殡葬管理处求助

以此为线索,俞自海及其家属于2013年7月26日俞自锋50周年忌日当天,联系上台北市殡葬管理处求助。没想到两个星期后,当局回复已寻获俞自锋埋葬之地,但坟墓真正地点尚无法确定。

当局在同年9月再告知俞自海,已寻获俞自锋坟墓真正位置,俞自海同年10月飞往台湾到墓园,经历了这么多年,二哥的坟墓终于被寻获,他在墓前没有流泪也不哭泣,心情平静,张开双手伏在坟墓上,然后为多年未见的兄长上香。

俞自海说,从他们自行寻获坟墓来看,台湾相关单位并非无法帮上忙,而是愿不愿意帮忙而已。

“他们50年都找不到俞自锋的坟墓,是真的找不到还是特意隐瞒?”

2014年4月4日清明日,俞自锋家属到台北市六张犁墓园,为俞自锋诵经。

打开全文
留台生
客死异乡
台湾政治大学

ADVERTISEMENT

4月前
4月前
5月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