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下载App
下载App
简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言路

|

文王曰咨

|
发布: 7:50am 15/07/2023

许俊杰

文王曰咨

网购

网红

社交媒体

短影音行业

许俊杰

文王曰咨

网购

网红

社交媒体

短影音行业

许俊杰.累成狗还没有双休

许俊杰

别忘了这个职业有一个非常现实的条件:年龄是优势,没人要看人老珠黄的直播主,在镜头前卖力的叫卖养生酒、风湿贴和拐杖啦。

ADVERTISEMENT

“越来越多学生交上来的作文,都说自己长大了要当、要做生意、要直播带货,这行业有这么好赚吗?”小学老师阿仪在批改了一班学生的作文后,在聚会时这样吐槽。

“10篇作文里,就有四五篇说自己要当网红这些,以前我们读书时写‘我的志愿’的选项,反而变成少数,没有人要当老师、当医生、当工程师当飞机师当药剂师了。”

阿仪的分享,证实这股“我长大后要当网红当直播主”的风气,已经从外国吹入大马,吹进各校园里,深植在学生的思维里,当网红不再像当演员当服员当艺人那样,会被人嘲笑“没有志气、不务正业”,却是一门可以赚大钱,可以名利双收的新兴职业,让老师好生无奈。

“为什么要无奈呢?虽然是新兴行业,未来会发展成怎样的职业也不明朗,但他们都不偷不抢、也不是做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家长老师大可不必感到悲观,或者一看到孩子有这样的职业倾向就加以阻拦,真的不必。”说这话的是阿明,他是IT达人,这番话让阿仪语塞,也让我们认真思考,“我的志愿”作文风向已经从老师、医生、律师转向网红、直播主、播客的趋势。

在这个没有网络,可能连衣食住行都会瘫痪的日常,任何人都可以是任何人,因为有网络,你可以在记者、艺人、达人、专家等等行业里无缝切换,因此就给了所有人一夜暴富爆红的想像,网上的名气是真的可以转换成现实的钱财、名声、让任何人都可以名利双收。

这么诱人的红利,不可能只让特定群体独享,在网络与上左右逢源的00后,都已经先后尝到了网上名气带来的现实利益。眼见他们名成利就,仍在求学的学弟学妹还要苦熬几年,拼死去考取学位,却发现自己的名气与收入都比他们差时,又有谁有资格告诉他们,“我的志愿”是要当网红直播主,是不切实际的?

《我的志愿》作文里写上科学家和网红,没有谁对谁错,只是不同选择,“与其徒劳去想要怎样‘纠正’学生的职业想望,不如想想该如何预防你的学生在OF里卖弄色相,在镜头前搔首弄姿”,我这样说,阿仪眉头锁得更紧。

“不是每个人都像舒淇,可以把衣服一件一件的穿回来啊,脱了就是脱星啦。”关于成为收入可观的网红、直播主、播客,实则背后累成了狗,还没有双休的前车之鉴,网上有一堆故事,但既然决定要朝这个行业发展,自然得吃些苦头。

不管想要成为什么样的人,都该为自己定义:要成为这样的人,就应该付出若干,才能成为你想象中优秀的人。

中国有一项调查,61.6%大学应届毕业生会考虑网红直播等新兴职业,显见这已经成了中国青年响往的;当地官媒与网媒跟进报道,才发现直播、就制造了1亿个就业机会,人人都有机会在网上一夜暴红,接着暴富。

工作,就是要赚取足够的资源让自己与家人能继续活下去,至于名声、成就感、责任感,在没赚到钱之前都是道德绑架,至少00后都是这样想的。

我在新闻平台里看到这段资讯,你也来看看:“中国网络表演(直播与短影音)行业发展报告(2022-2023)”数据显示,去年这个行业市场规模达人民币1992.34亿元,相关公司就有6263家。

网红是红红火火的新兴行业,那些累死人又低薪的职业被他们唾弃了,所以头脑很热的学生纷纷希望成为下一个红翻天的网红,这个行业的辛苦、辛酸、辛劳与辛愁,在巨大的名利诱惑下,全都不值一提。

报告有几段让人深思的段落,我在这里引述,大家不妨看看:有能力的主播薪资相对稳定,但越来越难做,而且收入高低天差地远。

以直播为主要收入来源的主播中,95.2%月收入为5000元以下,仅0.4%月收入达10万元以上。

这就是“二八定律”,20%的人赚走了80%的利润,外界看到的只是20%成功后被仰望的网红,但其实更多人是仰望者。

噢,别忘了这个职业有一个非常现实的条件:年龄是优势,没人要看人老珠黄的直播主,在镜头前卖力的叫卖养生酒、风湿贴和拐杖啦。

打开全文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百格视频

你也可能感兴趣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