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下载App
下载App
简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言路

|

边缘评论

|
发布: 7:10am 27/08/2023

边缘评论

安焕然教授

吃狗肉

文明

《周礼》

边缘评论

安焕然教授

吃狗肉

文明

《周礼》

安焕然教授.是谁在吃狗肉

安焕然教授

谁是?谁才是野蛮了呢?其实无关文野,而是生活方式和历史之际遇,改变了一些文化的传承和传统之再造。

ADVERTISEMENT

古时中国人不仅吃生肉(脍),吃生鱼片(鲙),而且还

周代之时,吃肉机会不多,能吃到肉,多是与祭祀有关。古时的祭祀,是神圣而庄重之事,上供给神灵祖先的食物,祭祀完毕后会分享给参与祭祀的人。祭神之供品是与人一起享用,共享以示同蒙神灵祖先的庇佑。然而,我们若认真来看看祭祀上供的肉类(牲)有哪些,可能会吓一跳。

记载,古时上供祭祀之肉有所谓的“六牲”。《周礼》〈地官·牧人〉篇有记:牧人“掌牧六牲而阜蕃其物,以共祭祀之牲牷。”意思是说按《周礼》里的牧人职务,就是负责掌理牧养六牲并使其种类繁殖,以供应祭祀时所需全体完备(即一整只)的纯色的牲(按:“牲牷”是指角体完具而毛纯色的牲畜)。而这祭祀供献的“牲牷”有六种,亦即六牲。学者考证这六牲,一般就是指牛、马、羊、豕(猪)、犬(狗)和鸡。狗还真是上供祭祀的牲牷之一。

那这六牲的犬(狗)有没有拿来吃呢?再看《周礼》〈天官.膳夫〉,记云:“膳夫,掌王之食饮膳羞……凡王之馈,食用六谷,膳用六牲”。(清)孙诒让《周礼正义》指说“进物于尊者曰馈,此馈之盛者,王举之馔。”也就是说,《周礼》里的膳夫是掌理天子(王)的饮食之官,给天子进献的食物,就包括六种谷物和六种牲肉(膳用六牲)。郑玄注释“六牲”亦是指“马牛羊豕犬鸡”。但王引之则认为《周礼》〈天官.膳夫〉的“六牲”与〈地官.牧人〉的“六牲”有点不同。〈牧人〉篇供祭祀的“六牲”是马牛羊豕犬鸡,但此处〈膳夫〉篇里给天子(王)吃的日常“六牲”之肉是指“牛羊豕犬鴈鱼”(鴈即鹅)。惟不管是郑玄注的六牲抑或是王引之注的六牲,犬(狗)肉都在其列。明确说明,周天子吃狗肉。

也就是说,依《周礼》,古时祭祀或天子用膳之六种牲内,都包括犬(狗)。祭祀六牲有狗肉,膳用六牲也有吃狗肉。从春秋战国到秦汉,狗肉应该是当时人所食的肉类之一。君不见汉高祖刘邦的开国功臣大将樊哙,他在鸿门宴危难时刻闯帐进入,为救主公刘邦,就敢敢在项羽面前显“壮士”气概,现场切肉生吃(这肉应该是猪肉)。而樊哙的出身,司马迁《史记》有写:“舞阳侯樊哙者,沛人也,以屠狗为事”。唐代张守节《史记正义》注释记云:“时人食狗,亦与羊豕同,故哙专屠以卖之。”

中国人什么时候忌食狗肉?这或许跟游牧民族的入主中原有关。张竞《餐桌上的中国史》考证,大概在魏晋南北朝,尤其是北方胡人政权治下的“中国”,当时的文献书籍已很少把狗肉列为饮食料理,而且狗很多时候已被当成时尚宠物,怎么舍得杀来吃呢?

至宋元时期,更是中国饮食的大变革时期。蒙古人等游牧民族,是把狗当成协助他们狩猎的忠实伙伴。古蒙古语nokai(奴才)即是狗的意思。遂而亦和农耕民很多不吃牛的情况一样,忌吃狗肉。这个饮食禁忌随着蒙古人的入主中原、“征服”中国(学界有“征服王朝”之说),更是改变了中华料理的饮食习惯。如今中国一些偏远地方还有吃狗肉,想来不是这些地方的人落后或没文化,而是某种中国饮食“传统”的“遗风”吧!

由此,您说,谁是文明?谁才是野蛮了呢?其实无关文野,而是生活方式和历史之际遇,改变了一些文化的传承和传统之再造。

同理,今天,你也不好傲慢嘲笑“缺乏发展”的马来传统乡村挖井喝井水。你喝过井水吗?尝过清甜井水的滋味吗?

打开全文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百格视频

你也可能感兴趣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