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

国际

财经

体育

娱乐

副刊

订阅Newsletter (电邮新闻)

  • 请用简体字进行搜索,以便得出更精准的搜索结果。
  • 请检查你的搜索字眼是否正确。
  • 去掉搜索字眼周围的引号来进行单个单词的匹配: "blue drop" 匹配度会比 blue drop低.
快报 |
全国

2015-07-17 11:00:12 1459016

轻易受煽动.种族关系不堪一击?

全国
广告



马来西亚在下个月即将迎来58周年国庆日,各族关系表面看似和睦太平,却是非常薄弱不堪一击。但凡冲突事件牵涉不同种族,往往就即刻在网络媒体的推波助澜下触动紧绷的神经线,演变成种族矛盾,轻易点燃分裂种族关系之火。刘蝶广场手机偷窃案险些引发的种族冲突事件,到底是一个单纯的个案?还是反映出我国一直存在的,表面和谐却暗流汹涌,一触即发的种族紧绷关系?如果各族群之间的关系真的和谐;如果国家独立58年后,各族人民真的建立了成熟、稳定、互信的关系,为何又能轻易受到有心人通过网络的煽动,纠众包围刘蝶广场,酝酿马来人和华人的紧张对峙?如果族群之间对彼此真的信任和尊重,为何一宗偷窃案发生后却有各种煽动紧张和恐慌情绪的短讯瞬间传流开来,加上网络世界疯传铺天盖地的谣言,即引起社会的不安?各族认知偏差造成矛盾须培养国民共识王乃志指出,种族之间的社会矛盾源自于族群对社会公正的认知有偏差。他说,马来人认为经济蛋糕都在华人手上;而华人却认为自己是二等公民。“华人认为马来人冲着他们而来;马来人又认为华人边缘化他们。若是大家都从各自的角度来看待社会公正,只是一个争论得没完没了的盲点,结果造成双输的局面。”他说,当各族都认为本身受到不平等对待,很容易就造成种族之间的矛盾与冲突。王乃志指出,各族不应从自己族群的角度来看待事情,觉得自己被忽略,因为不同族群有不同的需求,不同族群对公平也有不一样的诠释。他认为,政府必须培养国民共识,寻求更好的方式来兼顾各族的需求。对他族容忍度比法美印高国人须更理性客观山苏也提到,不能单凭一件暴力事件,就断定大马人对其他种族的容忍度很低。“相较于法国、美国和印度,我国人民的容忍度相当高。前三者的凶杀案和暴力事件,远远超过我国,为什么不拿我们和国外比较呢?如果我们只是以单独事件来评定人民的容忍度很低,这是不公平的。”他说,无论如何,暴力不是解决问题的方法。丹尼申指出,2011年伦敦由抗议引发骚乱,2013年新加坡小印度也有暴乱,相较起来刘蝶广场只是很小的骚乱,令人震惊的是个人和团体可以动员百人捣乱破坏。“当我们看到暴力发生时,也有一部份的人在抑制种族情绪,还有更多的人只是旁观者。我们需要更多的人具有客观的思想来理性看待种族关系,避免有心人或组织扭曲课题达到他们的议程。”刘蝶广场骚动事件省思学者:杜绝种族主义“政府态度成关键”针对“刘蝶广场”现象,本报访问了数名社会学家,探讨这件事对我国的教训,以及从中省思大马的种族关系,是否真的如此不堪一击。受访学者认为,执法单位与政府对刘蝶广场骚动事件的态度与采取的行动,是杜绝种族主义的关键。他们认为,如果警方采取的是暧昧不明的态度,很可能变相助长这股种族主义歪风。如果煽动种族情绪都不会受到对付,那么有心人士日后就可以置于法纪不理,任意妄为。所幸的是,警方在这个事件的反应快速,即对在现场煽动情绪者以及在网上散播谣言煽动情绪的网民展开一连串的逮捕行动,以遏止不负责任的流言继续流窜。丹尼申:庆幸情况受控制促进人权协会(Proham)秘书长拿督丹尼申博士认为,尽管引起了一场骚乱,庆幸的是情况受到控制,并没有进一步恶化成为种族冲突。他说,事发当天虽然警察来晚了,但他们接下来的果断行动,的确阻止了进一步的冲突。“现在我们必须确保它不会再次发生。警察和政府必须审查所有种族或宗教团体,避免种族极端主义者继续渲染他们的目标,必要时对后者采取适当的行动。”雷蒙:裁决须能警惕社会公共政策研究中心主席丹斯里雷蒙则认为,从警方的调查到司法的裁决,必须有警惕社会的效果,否则可能变相成为鼓吹以种族之名的纠纷。雷蒙同意首相拿督斯里纳吉所说的,这起事件应从刑事调查,而不该归咎种族课题。他进一步补充,在类似的课题上,政府必须有一致性的反应,而不是一时采取行动,一时又默许这些行为,以致人们一而再,再而三地操弄种族课题。偷窃案变骚动原因互不信任社媒渲染刘蝶广场事件经由警方证实只是一宗偷窃案,而为何却演变成种族骚动呢?雷蒙:大马不乏种族主义者雷蒙认为,这宗事件的起因是一宗偷窃案,却酝成一宗种族冲突,反映了我国有一些人陷入种族主义的状态,而各族互不信任,关系亦十分脆弱,在这样的情形之下,只要随便掰个理由,就可以引起骚乱。山苏:社媒成危险煽动媒介国大种族研究所创办人兼主任拿督山苏教授则提到,偷窃案时常发生,但是不曾发生类似的状况。“根据警方报告和闭路电视显示,这是一宗偷窃案,然而一些涉及者却在社交媒体谎造故事,经过一传十,十传百的渲染下,煽动了一些人信以为真。”他认为,社交媒体在我国来说是一个危险的煽动媒介。因为有心人可利用社交媒体来污衊,使一件简单的事情变成危言耸听的迫害。王乃志:无煽动法令如何执法另一方面,首相政治秘书王乃志也提到,刘蝶广场暴力事件的发生,让人不得不省思,很多人崇尚自由,但是绝对的自由,却也让一些人躲在言论自由背后炒作宗教和种族课题,然后演变成暴力冲突。“当我们处在和平的生活状态,危机意识就忪懈下来。当时人们坚决反对煽动法令,而眼前发生的就是言论煽动,如果没有煽动法令,如何执法对付这些种族极端分子?”种族矛盾有增无减政客极端组织煽风点火我国的种族矛盾事件,近年来有增无减,有的是政治人物发表极端言论;有的则是种族极端组织煽动种族情绪。往往一件单纯的事情,只因涉及者是不同族种,就被种族化。这颗对异族不满的计时炸弹,是怎样埋在彼此的心中呢?丹尼申:非所有人种族主义丹尼申认为,首先不要轻易掉入上述的迷思,当遇到这种情况,不要立刻断定所有人都将事情种族化。他解释说,这起事情是因为有一个组织挑起种族愤怒的情绪,动员搞破坏,不过并非所有人都认为这是种族冲突。山苏:政治人物影响力渐降山苏认为,政治人物时常为了自己和政党玩弄政治课题,这对支持他们的选民来说会带来负面的影响。“无论如何,有迹象显示,政治人物对人民的影响力已逐渐下降。”山苏不讳言,即使我国独立近58年,但是各民族的关系依旧处于稳定但紧张,又或是紧张但还受控的情况。他进一步指出,某个族群里可能有一些极端分子,他们做出种种事情,破坏种族之间的和谐,成为族群的害群之马。无论如何,他不认为有某个种族特别容易受煽动。“可能他们来自某个乡区,刚刚成为城市居民,他们很容易受到其他人的行为所影响。”政党利用课题影响选民丹尼申也认同,我国种族关系紧张归咎于政治问题,大多数政党利用种族课题来影响选民。“引发种族情绪的根源,可追溯到不管是在生意或其他领域,有部份人,尤其是年轻人内心深处觉得不平等。这些不满的情绪必须得到纾解,否则就如刘蝶广场暴力冲突案件,明明只是发生一宗偷窃案,但是它却演变成华人和马来人之间的紧张情绪。”他吁请人民必须保持谨慎。他说,倘若政府、政党不改变体制,种族问题仍旧春风吹又生。【相关新闻请点大事件:刘蝶广场骚乱事件】
作者 : admin
文章来源 : 星洲网 2015-07-17

广告

分享给朋友:
其他新闻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