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

国际

财经

体育

娱乐

副刊

订阅Newsletter (电邮新闻)

  • 请用简体字进行搜索,以便得出更精准的搜索结果。
  • 请检查你的搜索字眼是否正确。
  • 去掉搜索字眼周围的引号来进行单个单词的匹配: "blue drop" 匹配度会比 blue drop低.
快报 |
全国

2015-10-27 11:12:08 1474629

本地中文电影的春天几时来(下篇).本地电影人还需磨练

全国
广告



国际知名导演李安执导的《少年Pi的奇幻漂流(Life Of Pi)》勇夺第85届奥斯卡金像奖最佳视觉特效奖,而参与负责制作视觉特效的大马团队,就是幕后功臣之一。尽管本地电影水平参差不齐,但却不乏优秀的电影技术班底,因此国外片方在大马取景时,会聘用本地的摄制团队,甚至邀请他们出国拍摄。虽然本地电影的幕后人员在各方面已经有不错的表现,但在成熟度、技术和工作态度上,仍有很大的进步空间,而参与国外电影的拍摄和制作,在与来自电影产业成熟的地区团队合作后,又从中看见什么?杨毅恒:日本电影人超专业幕后人员熟读剧本日本早稻田大学重点栽培的新锐导演杨毅恒在多次与日本团队合作后,对他们工作态度给予很高的评价。“他们超专业,整个剧组,即使只是灯光师、化妆师,都能将剧本倒背如流,每句台词、剧情都能记得比我还熟,他们会好奇导演想怎么做。”杨毅恒自嘲,碰上他,他们就很倒霉,“我在现场是很靠感觉的人,比如我觉得男女主角应该要站起来,他们就会说‘剧本里是坐下来的啊’。”日本人本性严谨的优点,就变成一板一眼,不够灵活。“大马的团队就不会每个人都熟读剧本,可能就专注在自己的工作,可是弹性化相对地高了。”陈海量:熟读剧本加强效率与他合作的知名摄影师陈海量认为,如果熟读剧本,无疑能加强工作效率。“这是我们的缺点,虽然每人都有剧本,可是不是所有人都会看,比如灯光师只会读一次,但我是摄影师,我是要看几次的。”“灯光师如果有熟读,他就会知道到了这个剧情,应该是什么情调,就能和摄影师沟通,做事就比较方便。”美摄影师分工很仔细他透露,他亦与来自美国的摄影师合作,发现他们分工很仔细,基本不掌镜头。“美国摄影师不掌机,若他们亲自动手就等于抢了别人的饭碗,不能逾越这个制度。”摄影师不掌机,那究竟他们的工作是什么呢?他说,在拍摄大片时,摄影师和导演沟通后,再向负责掌机的摄影师(Operator Camera)下达指令,把注意力放在灯光上,大马的电影拍摄则没有这个预算。孙咏钊谈电影美术《一路有你》热气球创奇迹孙咏钊是周青元御用美术班底,也参与多部本地中文电影的布景、道具制作,影片中所能看到的大至房子,小至80年代的电话,皆是他一手包办。最为人知的作品,莫过于《一路有你》中,由成千上万个塑料袋粘贴而成“热气球”。别人眼里垃圾是宝物“我们做了好几个不同尺寸的热气球,最后做了一个尺寸跟正式拍摄的一样,尝试放飞时真的成功升空,当时就觉得是奇迹!”在这行已从事十数年,除了亲手制作道具以外,亦经常到废墟或废弃的房子,搜刮一些别人眼里是垃圾,对他来说是宝物的废品。他一边向记者展示一件件旧物,一边道:“这50年代的驾驶执照是在一所旧屋找到的,我们跟屋主的亲人花钱买了里面所有的废弃物,以后制作年代剧或电影是有用的。”被询及与新加坡、日本等国外团队合作后,感到最大的差别是什么,他叹息:“还是资金问题,国外片方比较舍得花钱。”政策诸多阻碍本地电影一本苦经《初恋红豆冰》及《结婚那件事》成功登上中国的大银幕,虽然没为郑建国赚来一分钱,却给他一个了解中国市场运作的窗口。“他们的售票方式就很不同,电影票价格很高,若直接到售票处购票,一张票大约要90人民币,3D的可能要120人民币。可是如果是在网上买,才30人民币。”“每家电影院有自己的绩效指标(KPI),所以就会有各种千奇百怪的售票方式。”再来,由于中国市场很大,在电影的宣传、发行方面,片方都会不惜成本地展开铺天盖地的宣传。“他们的市场很大,只要作品好,是足够有机会收回所有宣发费,无论是地推还是网上推都很厉害。但在大马的市场就只有这么大,当你的电影要上,怎么可能会花钱去推?”“比如我,没有媒体撑腰,没有优势,做不到那么深远的宣传。”封街拍摄官方难配合虽然政策对本地电影的发展诸多阻碍,所幸本地人对“拍电影”这回事抱着“能帮就帮”的心态,给了成本不多的电影制作人许多便利。对曾参与过香港剧组拍摄工作的周青元来说,大马的电影业是处于刚起步的状态,但是跟香港比较,大马多了‘人情’的部份。”“大家来拍戏不只是工作,不只是专业的付出,还有热忱,很想为本地影业做什么。甚至我们对外接洽,跟别人借场地时,他们一看是拍本地电影,甚至没有太多考量,马上就借出来,这点让我很感动,跟真正的工业很不一样。”不过,周青元透露,电影拍摄最常面对的问题是,当剧组需要进行封街等较为大动作时,很难获得官方的配合,甚至是要向政府部门提交申请时,往往不知该何去何从。缺电影辅助部门“比如我们要求封独立广场,要做比较大的举动,在配合上可能就很难做到。在申请的程序上,常常会很疑惑要往哪边走,因为有很多东西是介于很多部门之间的灰色地带,有的是市议会负责,有的叫你去其他部门。”“有的国家会设立电影的辅助部门,你只要把剧本、所需地点、申请警局,需要军队、消防队交给它,它就是一个中心点,由它来负责跟各部门接洽,我觉得我们未来可以考虑给予本地制作的一个方便,因为我们经常在穿梭各个部门上耗费很多时间。”不仅如此,一名制作人曾跟记者表示,他们向政府要求借出军营做拍摄用途,最终政府却只借出国民服务营,“货不对版”令他倍感无语。.资料档案不完善珍贵画面遗失历史资料对电影工作者来说,是十分重要和宝贵的。可是我国当局在保存资料档案时,因管理不认真,而往往遗失许多重要的资料。这是本地电影工作者感到头痛的问题。杨毅恒谈到,近来刚完成了关于1949年,夺得第一届汤杯的大马选手纪录片时,也面对资料不完善的问题。由于年代久远,当年捧杯的珍贵画面却因收藏不当遗失了,加上大部份大马球员离世了,只能找到一名尚在世的球员以及他们的后人。“新加坡这点做得比较好,当年马新尚未分家,球队中还有两名新加坡人,1997年时,新加坡相关单位在其中一人还在世的时候,拍下长达6小时的口述记录,在网上也能找到。”“其实这是管理的问题。”他无奈笑道。官员形象负面修改剧本他亦提到在拍摄一些戏份因受到官方的限制,必须改变创作方向和内容,比如必须修改剧本以维护政府机构、官员甚至是警方的形象。“想拍警匪片、有警察的话,你的剧本可能要先让内政部过目,或有市政局等政府部门工作人员,他们的形象不能是负面的。”“以前拍电视剧,剧情是说男女主角是非法食档的老板,一看见市政局的人出现就想跑,到最后发现他们是来买吃的,本来是很搞笑的剧情,可是后来要把剧本改成市政局的工作人员对他们说教,告诉他们应该要申请执照。”因此,他情愿绕开“政府官员”的剧情,也不愿修改自己的创作。电影人使命拍好电影郑建国强调,不管预算多少,将电影拍好,是每个电影人的责任和使命。“只要把作品做好,不能期望一朝一夕重新把观众拉回影院,需要用长时间来证明。”真正的好电影,是可以超越语言隔阂和资金限制,引起观众共鸣。预算,并非决定一部电影好坏的主因,也许花大价钱堆砌的特效能为电影加分,但若故事以及表述能力不佳,再豪华的布景、再华丽的服装、再强大的阵容,让电影最终沦为只能烟火,灿烂片刻后稍纵即逝,什么都没留下。【本地中文电影的春天几时来(上篇).还需一路有你】【本地中文电影的春天几时来(中篇).“强制上映”爱变成害】【本地中文电影的春天几时来(下篇).本地电影人还需磨练】
作者 : admin
文章来源 : 星洲网 2015-10-27

广告

分享给朋友:
其他新闻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